未了的牵挂

——再记河南省长葛市坡胡镇水磨河村原党委书记燕振昌

  图① 燕振昌留影。 张松桥摄

  图② 燕振昌留下的工作日记。 (资料图片)

  图③ 水磨河村文化大院一瞥。 张松桥摄

  题 记

  本报7月14日刊发的人物通讯《94本日记写满民情——追记河南省长葛市水磨河村原党委书记燕振昌》,在河南省长葛市引起强烈反响。连日来,结合正在开展的“三严三实”专题教育,人们学习燕振昌真干实干的工作作风,学习他无私奉献的精神,以他为榜样,用无私忘我的境界追求做好各项工作。

  逝去的是时间,不变的是怀念。2015年8月12日,《经济日报》记者再次来到河南省长葛市坡胡镇水磨河村,追忆原水磨河村的当家人、优秀共产党员、原水磨河村党委书记燕振昌。

  刚注满水的幸福湖波光潋滟。规范整洁的街道,掩映在绿树红花中的楼房,向人们默默诉说着村民的幸福生活。村民们联名给政府写信,要求给燕振昌建座纪念馆。纪念馆施工过程中,大家纷纷前来添砖加瓦。村民赵国义说,“我们想永远把燕书记留在这里,他属于水磨河”。

  这就是水磨河村民对燕书记的爱,他们用自己的方式缅怀他、纪念他。而燕振昌也用自己的一生,为水磨河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94本日记——

  大事小事皆是百姓事

  燕振昌人生的最后时刻,是在办公室度过的。2014年12月12日凌晨,他静静地伏在案上,再也没能醒来。医护人员证实,燕振昌因突发心肌梗塞,于凌晨4时去世。他去世时,台灯依然亮着,桌上的日记本依然摊开着,这是他的第94本日记。

  从1972年风华正茂决心在农村干一番事业开篇,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搁笔,燕书记用94本日记,为我们谱写了水磨河44年的发展史,也向我们传达了燕书记生前未了的遗憾。采访时,赵国义眼含热泪,“只要我们向燕书记反映困难,不管多大或多小,他都记在日记里,生怕忘了。当年我因为房子的事向书记吐苦水,他都记下来了,还给我们一家盖了新房,你说说,我能不感动吗”?

  原来,几十年前水磨河村几乎都是土坯草房,因为宅基地窄,五户一院、三辈同室、儿大不婚的情况比比皆是。为让村民摆脱破旧拥挤的土坯草房,住上规划整齐的新房,1976年,燕振昌和班子成员商议后,确定了排房建设规划:保留并加宽该村以十字街为中心的街道,住房统一坐北向南,每排10间房。

  没有烧石灰用的石头,村民就去山上拉石头建石灰窑;没有砖瓦,燕振昌就发动生产队建砖瓦窑。后来,大队还成立了3个近100人的建筑队,统一给各户建房。就这样,新房渐渐成型,300间、420间、433间、480间……直到1986年,水磨河村历时10年的旧村改造结束,全村1000多户村民基本都住上了新房。

  现在的水磨河是另外一番景象。全村1000多户人家陆陆续续都翻盖了新房,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二层、三层楼房,外墙贴瓷片、室内铺地板砖,功能设施齐全。“现在家家户户的房子比以前强上百倍,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空调。没有燕书记,我们可建不成这样。”80岁的村民张中斗说,他以前住土坯草房,1983年盖了6间瓦房,2007年又盖了两层小楼。

  这边盖新房,那边修大道。燕振昌领着大家把全村街道硬化了,大街小巷畅通无阻。“燕书记说过,村里每硬化一条小巷子,他就捐1000块钱。现在,全村硬化的小巷足有20多条,你算算他得捐了多少钱。”村党委副书记张松山说。

  6年奔走呼号——

  幸福湖水重返村庄

  水磨河村从来不缺水。村西的幸福湖长年不息,浇灌着水磨河90%的农田,是水磨河和周边村庄的命脉。水磨河地下浅水层水源十分丰富,村内的吃水井水位不超过3米,老百姓担水用扁担挂桶就可以了。有了水的滋润,水磨河人合力打造了美丽乡村。为充分利用水资源,深谋远虑的燕振昌还主导建设了水磨河生态园,它不仅是美丽的水磨河一景,还是重要的旱涝调节蓄水池。

  可是,这一切在2008年12月31日发生了骤变。这天,水磨河村村民发现:幸福湖水莫名其妙地没了。当天,燕振昌焦虑地在工作日记中写道:“水磨河村村民发现,幸福湖突然干了……”幸福湖水的一夜蒸发,导致23个村近4万口人吃水困难,4000多亩地绝收。村民张海林说,“湖水干了4年,我家的地绝收了4年啊”。

  水究竟去哪儿了?2009年,燕振昌经多方考证发现,水磨河这边水凭空消失,西边的平禹煤矿(原新峰龙屯煤矿)却在用4个大水泵24小时不断往外抽水。他推断,应该是煤矿透水事故导致幸福湖水及地下水全部流向煤矿所在地。

  水的消失找到了原因,可是确认事故原因,特别是让水回流,又谈何容易?燕振昌开始不断向上级写报告,汇报幸福湖的遭遇。由于这一问题的协调、解决难度太大,一点儿进展都没有。为解燃眉之急,村干部千方百计争取资金,给各组打150米以上水井12眼,新修水渠和地埋管各1万多米。可是,缺水问题依然困扰着这个曾经被水滋润的村子。

  2013年夏,事情迎来了转机。第一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征求意见时,河南省纪委副书记齐新安到长葛市调研。座谈会上,燕振昌提出了长葛西部的吃水难题。齐新安听后非常重视,将其作为民心工程来对待,协调省水利厅等部门组成专案组前去实地调查。经仔细勘察论证,终于确认了系平禹煤矿透水事故导致湖水干涸。

  水磨河村和周边23个村的这个大难题,终于得到了实质性解决。2013年10月,长葛市西部引水灌溉工程得到批复——该项目通过引平禹一矿矿井排水入长(葛),注入幸福湖,解决坡胡镇、后河镇等灌溉水源问题,并配套建设2.56万亩田间灌溉工程。燕振昌常说,“这是咱这里的‘小南水北调’啊”。

  经过燕振昌6年的奔走呼号,幸福湖水回来了!

  幸福湖再度盈满,燕振昌借此机会,在湖周围修了小路、添了绿化带,建成了园林一般的景致。“我们这一方人都是他救活的。”村民张海林说,“我们村里人坐在一块儿就议论,这功劳就是他燕振昌的,换了谁都不中”。

  44个春秋——

  为水磨河鞠躬尽瘁

  从1986年带领村民创办集体企业开始,燕振昌领着村民办起了农机配件厂、面粉厂、冰糕厂、机瓦厂。1986年,“股份制企业”刚萌芽,他就带领群众办起了水磨河村造纸厂,这是河南省第一批股份制企业。随后几年,水磨河村冒出了50多家股份制企业,成为许昌市首个产值超亿元的村子。2014年,全村社会产值4亿元;仅水磨河村商业街上就有300多家店铺、50多家企业,吸纳周边劳动力近万人。今天,水磨河村已经从贫瘠的村落一跃成为远近闻名的明星村。

  在燕振昌的追悼会上,他的女儿燕新红向我们讲述她眼中的父亲,“父亲是一个有信念的人,一个有信仰、有雄心壮志的人。他曾在2005年6月25日的日记上写道‘人家华西村能够做得那么好,就是坚持了一张蓝图绘到底的科学发展思路,我也想在有生之年,把水磨河打造成第二个华西村’。从那时起,父亲就开始了他一个又一个惊人之作:规范集贸市场、平整亮化街道、扩建中小学校、建生态园、打深井建水厂、搞社区……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水磨河村发展的大事,正如日记中写的那样,父亲把毕生的心血和生命都奉献给了水磨河村”。

  燕振昌用其一生,向人们诠释了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的付出和信仰。

标 签:
  • 燕振昌,水磨河,土坯草房,河南省,长葛市
( 网站编辑:赵梦姣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