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景均:举理论红旗 为人民求是

    为贯彻中央关于“在党刊有效覆盖、有效传播上下功夫”的要求,求是杂志社与四川省委宣传部共同召开“学党刊用党刊”研讨会,很有意义,很有必要。不仅有利于进一步办好《求是》杂志,而且对促进党的理论发展与传播十分重要。我作为求是杂志的忠实作者与读者,讲以下几点。

    一、应进一步重视党的理论研究与传播

    在我们党,对党中央机关理论刊物《求是》重视与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对党的理论的态度。

    中国共产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很早就重视党的理论研究与传播。早在建党前夕,27岁的青年毛泽东就大声疾呼:“主义譬如一面旗子,旗子立起了,大家才有所指望,才知所趋赴。”这里讲的“主义”,并不是一般的“主张”,而是以系统的理论为基础的主张、目标和追求。千百年来,有多少人提出过各种各样的美好的主张啊,但真正能够吸引人、形成气候的,并没有几个。这是因为,更多的主张没有能够说服人的理论为基础。只有建立在雄厚理论基础上的“主义”,才有号召力,才能引导历史。

    由于我们党对理论的高度重视,所以,尽管在革命战争年代的艰苦岁月,党依然坚持创办理论刊物。据统计,仅中央主办的机关刊物就有16种之多。其中影响较大的有《新青年》、《向导》、《布尔塞维克》、《斗争》、《解放》、《群众》、《共产党人》等。这些党刊及其刊发的理论文章,对我们党领导人民取得革命事业从胜利走向更大胜利起了很大作用,也是党从小到大、从幼稚到成熟的真实纪录和历史见证。中国共产党所以能够从小到大、由弱到强,成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执政党,一个重要原因,是党有强大的科学理论支撑。历史告诉人们,由于把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产生了毛泽东思想,党才能夺取政权,领导中国人民站起来,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由于党坚持理论上的与时俱进,把毛泽东思想适时发展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才有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成就,领导中国人民富起来、强起来,成为全世界瞩目的重要国家。实践证明,一个政党要成为国家、民族的坚强领导核心,其凝聚力就在于其科学理论以及这一理论指导下的伟大实践。

    党执政后,中央决定创办一个具有高度权威的理论期刊,毛泽东亲自命名为《红旗》。“红旗”,极其恰当地反映了这个杂志的性质与重要性:它以研究和传播党的理论为宗旨,党的理论是党的旗帜;有这面“红旗”的指引,党就有前进动力,人民就有前进方向。我们这一代人都清楚地记得,那个时代,全党重视理论学习,集中体现在重视《红旗》的学习与运用。《红旗》杂志上发表的许多文章,人们都翻来覆去地学习、领会,并努力用来指导工作。

    后来,有人借口说,《红旗》宣传了错误理论,所以就把《红旗》砍了。应该说,这样做没道理。第一,以前的理论有错误,并不是一切理论都错,《红旗》刊发的理论文章更不是一切都错;第二,以前理论的错误,源于党犯了错误。《人民日报》不是也宣传过错误的东西吗?为什么没有把《人民日报》砍了?党可以改正错误,一个报纸、杂志也可以改正错误。杂志毕竟只是一个“平台”。戏演的不好,可以换演员,有必要把戏台子扒了吗?

    再后来,办起了《求是》,但杂志社的“格”降了。这不仅仅是一个杂志社的命运,而是党的理论地位变化的一种折射。本来,社会越是发展、进步,越应该重视理论。然而,这些年来,有人竟把理论视为发展的障碍,提出所谓“不争论”。常识表明,任何科学理论都是在争论中成熟、发展和完善的。“不争论”的背后,要么是轻视理论,认为理论只会“坏事”不会“成事”,要么是缺乏理论自信,不相信自己那一套是真理,更不相信能够被人民群众接受。在权力的作用下,“不争论”还真的推开了。于是,轻视理论、贬低理论、排斥理论的现象泛滥开来。人们越来越重视老板、明星和产值、税收,有谁重视理论工作者和理论期刊呢?社会对理论不再重视,浮夸奢靡之风、急功近利之气盛行,理论很大程度上失去了对社会的指导作用。既有的理论作品也多沦为粘贴复制的抄袭,不但有量没质,而且带坏了理论学术风气。粘贴复制的理论作品既没有经典理论的功底,也没有对社会现实问题的回应和关切,也就是说,没有创新。这样的理论当然是没有生命力的,无用的。党的理论是党吸引人民、率领人民前进的旗帜。如果一个党真的轻视理论了,党的理论真的没有生命力了,还会有活力和前途吗?如果一个民族缺乏了理论思维和科学理论支撑,还会有上升的希望和空间吗?结论是不言自明的。

    所幸的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党的理论工作。他强调,我们党之所以能够历经考验磨难无往而不胜,关键就在于不断进行实践创新和理论创新。全党特别是领导干部的学习,这是推动党和人民事业发展的一条成功经验。他号召,加强理论研究与传播,进一步把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实现中国化、时代化。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中国共产党党委(党组)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规则》,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认真遵照执行。《规则》提出,党委(党组)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是建设学习型服务型创新型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的重要途径,是中国共产党一个独特的政治优势。中心组学习以政治学习为根本,以深入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为首要任务,以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为重点,以掌握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为目的,坚持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坚持知行合一、学以致用,坚持问题导向、注重实效,坚持依规管理、从严治学。毫无疑问,这对于党的理论研究与传播是个利好消息。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机遇,进一步加强理论工作,把“学党刊用党刊”工作推向新的高度。

    二、《求是》是党的理论研究与传播的第一平台

    我们这代人年轻的时候,《红旗》杂志、《人民日报》是一个近乎神圣的字眼。在这一报一刊上发表文章,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但实践可以改变一切。1977年2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我的第一篇理论文章。如今40年过去了,我总共在《人民日报》发表理论文章228篇,成为改革开放以来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理论文章最多的作者。我是从2001年开始给《求是》杂志写稿子的。到现在,17年间,在《求是》共发表理论文章24篇。因为当了作者,所以格外关注杂志。深深感到,这些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杂志社紧跟党中央前进的步伐,在党的理论研究与传播方面,起到了“第一平台”的作用。正如2015年10月中央第四巡视组向求是杂志社反馈专项巡视情况时指出的,“党的十八大以来,求是杂志社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认真贯彻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在引领主流思想舆论、加强党的思想理论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里,我结合自己十八大以来在《求是》杂志发表的8篇文章,谈三点体会。

    一是,《求是》杂志大力宣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成为十八大以来的一个鲜明特点。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围绕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等方面,发表了一系列讲话,以巨大的理论勇气和政治智慧,提出了许多富有创见的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新要求,深入阐释了党的十八大精神,深刻回答了新的历史条件下党和国家发展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丰富和发展了党的科学理论,进一步深化了我们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规律和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建设规律的认识,为我们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实现新的奋斗目标提供了基本遵循。《求是》杂志坚持把宣传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讲话精神放在首要位置,每一期都有多篇这方面的理论文章。这对于全党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把各项工作推向前进,都大有益处。2015年第5期杂志,发表了我撰写的《伟大的战略擘画 强大的思想武器——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重要论述》。这篇文章,实际上初步系统论述了习近平反腐败思想。从习近平反腐败思想的逻辑起点开始,到反腐败的领导力量、依靠力量,再到反腐败的战略策略及反腐败的基础工作等,进行了理论概括。这篇文章发表后,不论是在纪委系统,还是在理论界,都取得了一定的积极反响。它被中宣部评为2015年度优秀理论文章。

    二是,《求是》杂志积极宣传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为深入开展反腐败斗争、加强党的作风建设,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我对这一点感受极深。十八大以来,我们党在治国理政方面取得了多方面的伟大成就。其中,最耀眼的,是反腐败。许多有识之士说,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的反腐败,是振兴中华征程上的伟大创举和救亡行动。倘若没有以“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为主旨的反腐败斗争,亡党亡国难以避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知会推到何年何月。在这样一场事关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伟大斗争中,《求是》杂志坚定不移地走在前面。几乎每一期杂志,都有反腐败方面的文章。我在十八大后在《求是》发表的8篇文章,大多数都是这个方面的。如,2013年发的三篇:第5期的《廉洁政治与长治久安》,第10期的《首先是管 关键在严》,第17期的《清除享乐主义之风》;2014年,第10期发表的《关于系统反腐的几点思考》;2015年,第5期发表的是《伟大的战略擘画 强大的思想武器》和第24期的《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今年第6期发表的《全面从严治党必须强化党内监督》,都是以反腐败为主要内容的。我希望,《求是》关于反腐败的文章还要继续发下去,因为这个伟大斗争还在进行中。

    三是,《求是》杂志正确宣传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的历史,为捍卫党和民族的光荣不断作出贡献。这些年来,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对党和国家历史的歪曲与反歪曲。清代龚自珍说:“欲知大道,必先为史。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他说的非常有道理:了解历史,就了解了世间大道;把握史学,才把握住社会规律。而要一个民族灭亡,首要方法是让它的史观消亡——践踏民族历史,解构民族文化,涤荡民族自信,破坏民族认同。习近平同志任总书记后,敏锐地提醒党的高级干部:重大政治问题处理不好,就会产生严重政治后果。他引用“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的古训,强调,牢记历史经验历史教训历史警示,为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有益借鉴。对绵延5000多年的中华文明,我们应该多一份尊重,多一份思考。在这个重大问题上,《求是》杂志同样付出了心血和智慧,发表许多有针对性的史学论著,正本清源,以正视听。我写的《中国力量何以能凝聚并强大起来》,在2016年第1期发表。这篇文章通过回顾鸦片战争以来我国受到列强侵略的历史和抗日战争的胜利,提出:“原因只有一个:敌强我弱。我之弱,不仅是国力弱、军力弱、装备弱,更是精神弱、意志弱、心理弱、斗志弱、领导者弱。而抗战胜利的过程,就是包括国力、军力、精神力、意志力、领导力等在内的中国力量不断凝聚、壮大的过程。中国力量足够强大了,才能一雪国耻,实现一百多年来梦寐以求的民族解放和独立。”我认为,把这样的结论告诉大家,有利于中国人民团结在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下,为民族振兴、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继续凝聚和壮大中国力量。

    三、举全党之力继续办好《求是》杂志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践创新和理论创新永无止境。办好《求是》杂志,“学党刊用党刊”也是永无止境的。必须明确,《求是》是全党的理论刊物,是为全党的理论发展与创新服务的,也必须依靠全党的力量才能把它办得更好。

    首先,全党同志,特别是党的高级领导干部,应加强理论思维,增强党的理论意识,把“学理论用理论”作为必修课。在此基础上,自觉地“学党刊用党刊”,学《求是》用《求是》。

    其次,发动党内一切有理论写作功底的同志,积极向《求是》投稿。必须看到,当今世界,纸质刊物走向没落,网上杂志发展势头强劲。《求是》杂志的同志应该顺应这个大势,在继续办好纸质杂志的同时,增加网上《求是》的容量,吸纳更多的优秀理论文章,使《求是》不再是极少数领导干部和专家的“精英园地”,而真正成为全党的理论阵地。参与杂志的人多了,才能实现中央要求的“有效覆盖、有效传播”,才会有“学党刊用党刊”的热潮涌现出来。

    再次,向党中央建议,使用部分党费,免费向全党每一个党支部赠阅党中央的一报一刊,即《人民日报》和《求是》。这些年来,报刊发行是办报办杂志的人最头疼的事情,包括《人民日报》和《求是》。每到发行季,各种各样的手段都用了起来,甚至出现了某些违纪违法行为。其他报刊我们不讲。作为党中央的机关报、刊,完全可以不这样做。我们党已经执政多年,党的工作人员都纳入到国家公务员行列,党的机关办公经费都由国家财政列支。在这种情况下,党费干什么用是合理的?就应该用于向党的基层组织赠阅党中央的机关报、刊。事实上,我们的许多基层党组织囿于经费紧张,无力订阅党中央的机关报、刊,许多党员常年看不到《求是》和《人民日报》。这对于宣传、贯彻党中央的重要思想理论和治国理政方略,是极其不利的。为此,党中央应该果断决定,拿出部分党费,向全党的基层组织赠阅《求是》和《人民日报》。与此同时,《求是》和《人民日报》必须相应“瘦身”。比如,《人民日报》正刊办8个版或4个版,只发布党中央最重要的信息(含政策、法规等)。原来的一般性文化、体育、经济和国际等信息放在子报上,付费发行。《求是》杂志的正刊可以是32个或16个页码,只发表那些最重要的理论文章。这样做,既能够使广大党员干部和基层的同志都可以及时听到党中央的声音,也有精力和时间进行阅读,方便大家“学党刊用党刊”,又倒逼《求是》和《人民日报》的编辑同志精益求精,办好报刊。

    “学党刊用党刊”的基本前提是,党刊的质量得好。倘若杂志的质量不好,就别指望有人学、有人用。目前,我们的党刊基本情况是,“阐发”“解读”有余,创新、发展不足。作为党刊,对于党中央的重大理论和决策当然要有“阐发”“解读”,没有这个不行。但又不能都是这个。须知,理论的生命力在于创新。如果老是那一套,没有丝毫新意,任凭是谁,都不会感兴趣的。党刊也是这样。党的理论是需要不断发展与创新的,必须善于寻找发展源和创新点,尤其需要关注具有原创类理论的观点、火花。一旦发现,不应视之为洪水猛兽而排斥之、打击之甚至消灭之,应以共产党人的博大胸襟包容之。这是理论发展规律的启示。此外,理论的发展与创新,是在回应社会关切中实现的。随着社会发展,产生了许多新问题、新情况,需要进行理论回答。如果回答的好,就是理论的创新与进步。在当今中国,有一些社会思潮严重影响着党中央路线方针政策的贯彻落实,作为党的理论工作者和党刊,不应该回避,而应该直面回应。比如,对毛泽东、邓小平的评价,有些是全盘否定,有些全盘肯定,两种思潮相当对立;再比如,对“文化大革命”,对“中国特色”,对“普世价值”等,也有一些对立的观点。虽说,党的文件对这些人和事有过结论,但面对新问题,不该默不作声。党的理论是讲理的,讲理就要堂堂正正、理直气壮,既敢于坚持真理,也敢于修正错误。对于我们的先辈,应该把他们放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进行分析和评价。他们正确的东西,我们要肯定和继承。对于他们的错误和不足,我们要纠正和避免。绝不能抓住他们的某些错误就全盘否定,也不能为了维护他们正面形象就容忍、姑息他们的错误。只有这样评价历史人物,才能让人服气,达到统一思想、团结一致向前看的目的。

    2015年5月,王岐山在会见美国客人时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同中国打交道,不了解中国共产党不行。我们也可以说,要了解中国共产党,不了解党的理论不行。我们坚持“学党刊用党刊”,就是为了帮助全党同志了解党的理论,遵循党的理论,按照党的理论,把我们的事业不断推向新的胜利。我想,这应该是“学党刊用党刊”的初心。

    (作者系中共中央纪委研究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部监察专员、研究员)

标 签:
  • 求是,学党刊,用党刊,有效覆盖,有效传播
( 网站编辑:程卫军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