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庆:健康社会管理文化理论体系汇聚党建正能量

    创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人文体系——健康社会管理文化理论体系坚持以人为本,是运用中华优秀管理文化在唯物史观语境中的文化创新,亦是在唯物史观语境中传承、创新和发展中华优秀管理文化。因此说,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人文体系——健康社会管理文化理论体系简称“健康文化”理论体系,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管理文化两者的有机结合,创构的党的文化,用于治党治军治国理政。

    一、创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人文体系是党建的当代命题

    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是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进程中的一个重大使命,应该说,“前两化”从中国共产党成立时,就一直在指导着中国革命、建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并取得了丰硕的实践与理论成果,而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理论研究与实践的推进却显得滞后,需要突破和加强。

    讨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问题,需要确定马克思的学说是什么。根据我们30多年的理论探索与实践探究结果表明,马克思的学说是构建人类理想社会之学说。这一学说中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阐述,无论在西方国家的经济领域还是在推崇唯物史观之国家在政治领域,马克思的学说均在客观地指导着人类社会的生活与实践。

    而构建人类理想社会之学说应该包括政治、经济、人文三个哲学体系。马克思的经济哲学体系体现在《资本论》和《剩余价值学说》等文献中,马克思的政治哲学体系体现在构建社会主义社会直至共产主义社会等文献中。目前人类需要马克思的人文哲学体系来解决人的异化——感性、冲动、暴力等问题,推动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时,我们发现马克思的文献中这部分内容没有展开。因此,创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人文体系——先进的、科学的、中国特色的健康文化理论体系——当代中国人文,不仅能够推进中国社会的健康发展与文明进步,而且具有全球性意义。

    先进性、科学性、中国特色是健康文化的三大特征:健康文化的先进性体现在从农耕社会以“家经济”为背景的“家伦理”,向现代社会以“经济全球化”为背景的“类伦理”的范式转换,以全面提升公民思想境界。健康文化的科学性体现在社会主义合格公民培养的完整体系的深入探究、深度开发、着力建构和广泛应用,以及在此基础上中国社会问题综合治理长效机制创新建立的总体结构设计和诸多相关因素的开发应用设计等。健康文化的“中国特色”就体现在唯物史观语境中传承、创新和发展了中华民族优秀管理文化,使其历久弥新。

    二、创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人文体系为党建提供可行路径

    时代呼唤创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人文体系——健康社会管理文化理论体系,以整体提升党的执政能力。那么,马克思主义如何大众化?笔者认为,马克思主义在延伸中发展并大众化,延伸的内容是人文哲学,发展的方式是人文科学,大众化的方法是人文教育。具体内容:

    ⒈人文哲学。在整体理解人类经验的哲学视域中,以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目标,展开对新时期出现的新问题进行系统分析。同时,系统阐释解决新时期出现的新问题的有效方法。在微观方面研究人的存在质量、价值、责任、义务,以及存在的意义;在宏观方面,研究社会主义国家最佳生存状态的形成、周期、方法、人格界定与社会主义国家公民——新型劳动者之表述文化。

    ⒉人文科学。人文科学将致力于探索和研究呵护新时期生命和国家的实施方略。如,幼儿人格教育启蒙方式与培育方法研究;各个年级的大中小学人格教育启蒙方式与培育方法研究;社会主义国家公民的生理成长年龄与人格成熟期相宜的时段均值研究;社会主义国家合格公民考核周期与方法研究;社会主义国家人口质量管理办法研究;以人为核心的中国经济健康、持续、稳定发展的路径与方法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运行新规则重建研究等等。

    ⒊人文教育。人文教育在微观方面,将致力于培养公民在对祖国、对中华民族、对社会主义文化和社会主义道路的认同中全面发展的、融知识与技能的工具理性和人格乃至道德等价值理性于一体的、具有价值向上运动能力的、全素质的大中小学生、党员、领导干部等新型劳动者,使其在各个领域认真的、完整的、充满自信地履行社会生活中多种角色赋予的责任和义务,来彰显生命的整个历程,从而汇聚党建正能量,形成公民文化力、民族凝聚力和国家软实力。人文教育在宏观方面,打造可评估、可评价的、由各行各业、各种各类唯物属性构成的社会主义国家性的意识形态系统,创构社会主义社会规范性约束机制。

    简而言之,这里提及的创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人文体系是将人文哲学的思考,运用人文科学的方式,量化为唯物的人文教育的课程。普及该课程的过程,是运用党的文化创构唯物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打造社会主义思想、铸就社会主义精神介入国家治理,以夯实政治基础之进程。

    综观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历程,在各个历史时期中国共产党分别采取了相应的治理措施,以凝聚民众力量,促进社会进步。如在20世纪上半叶党采取军事治理措施,建立了新中国;在中国社会主义改造与建设时期党和国家采取政治治理措施,统一了国民意志,形成了社会主义建设初期的治理体制;改革开放党采取经济治理措施,经济发展取得为世人瞩目的伟大成就。在新阶段、新常态下,我国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在新的历史阶段,党需要采取国家治理的最高境界——文化治理(或称为人文治理)措施,即运用党的文化,整体提升党的执政能力,达到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之目的。

    三、创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人文体系是党员标准建设需求

    创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人文体系——党的文化,汇聚党建正能量。一方面体现在新时期党的思想建设,以占领唯物阵地;另一方面体现在党的组织建设,以建设唯物阵营。将从健康文化的高层理论、中层理论和基础理论三个层面,为着力推进党员的全面发展以引领社会的全面进步,提供对策与方案。其一,健康文化的高层理论是创新建构可评估、可评价的、科学的、唯物的、健康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之学术体系。其内涵是着眼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及健康发展与文明进步,所产生的思维活动、心理状态和意识的总和。其实践价值体现为两个层面:一是社会主义国家性意识形态的教化存在,铸就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二是社会主义国家性意识形态的顺向运动和目标性的逆向运动,形成社会主义思想道德、思想品德和思想政治体系。其二,健康文化的中层理论是创新建立中国社会问题综合治理长效机制之学科体系。内容包括健康伦理学、健康心理学、健康管理学、健康生理学、健康行为学、健康社会学等,其实践价值在于推进传统观念的变革与进步,服务于国家的长治久安。如,致力于从传统的、以“家经济”为背景的“家伦理”向当代的、以“经济全球化”为背景的“类伦理”的范式转换,以全面提升党员境界;再如,致力于从传统的“能忍则安”向当代的“乐善人安”的范式转换,以全面提升党员素质等。其三,健康文化的基础理论是党员思想梳理和人格重塑之话语体系——新时期人格教育理论。其内容包括生存理念、生存修养、人格修养、价值修养、生存境界,称之为大五维度的党员思维装备。其实践价值在于为党员提供新的健康标准,从而打造新型党员,使之了解自身的本真状态与使命。

    1.何谓新型党员

    新型党员是具有“丰富的属性和联系的人”。马克思指出:“培养社会的人的一切属性,并且把他作为具有尽可能丰富的属性和联系的人,因而具有尽可能广泛需要的人生产出来——把他作为尽可能完整的和全面的社会产品生产出来……”。马克思的这段论述为社会主义建设者的打造指明了方向,并提出了社会主义建设者的素质——具有“丰富的属性和联系的人”。一方面,新型党员是了解社会生活中的多种角色、并具备在社会生活中承担多种角色赋予自己的责任和义务之丰富的唯物属性的人。另一方面,新型党员在现实生活中凭借丰富的唯物属性之功能,通过履行社会生活中多种角色赋予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建立丰富的情感世界,成为有各种社会化职业功能和多种牵挂的联系的人。

    新型党员具有自我完善的导向,自我学习的潜能,是具有在唯物史观语境中价值向上运动能力,并在这种能力的支撑下产生精湛的技术力和创新、创造力的人。这就是说,新型党员在个体发展方面,接受在唯物史观语境中传承、创新和发展中华优秀管理文化、社会主义革命文化、建设文化、改革文化的教育,通过无数个唯物属性的打造,逐渐形成以责任彰显生命整个历程的学理性和系统化思维,来打造规范性的理性行为,是精修“内圣”,以在社会生活中引领在各个领域成就“外王”的人。

    概括而言,新型党员是具备在唯物史观语境中融人格、道德等价值理性和知识与技能的工具理性于一体的、全素质的、具有价值向上运动能力和技术力的人。其特质是在社会生活中脱离了异化状态,以责任彰显生命的整个历程的人。

    2.如何打造新型党员

    在推崇唯物史观的当代中国,打造新型党员需要强化唯物属性的培育。立足于唯物史观关于人的理解,新型党员的文化素质是由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人文体系——健康社会管理文化理论体系中,无数个具有社会化职业功能的唯物属性构成。

    唯物属性是什么?唯物属性是具有唯物意识的理性行为,是具有唯物意识的社会化的职业功能。内容包括,产生积极心态和实践品格的力行之唯物属性——积极进取,产生技术力的认真之唯物属性——全神贯注,以及产生政治和经济原动力的党员勤奋之唯物属性——劳动+追求等等。这是强化唯物属性之系统性的人文教育,使其渗透到国企、民企以及高校等社会生活中的各个领域,发挥价值理性对工具理性的引领作用。在这种意义上说,新型党员唯物属性的多少,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新型党员文化素质的高低。

    打造新型党员需要运用学术和文化的功能,即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人文体系——党的文化之育人功能,根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需求,遵循学习原理、认知心理、教学规律来开发课程系统、教材系统以及教学结果与评价系统,通过教学系统的实施,对新型党员进行思想梳理与人格重塑,使之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以责任彰显生命的整个历程,将社会责任全员化,在不断取缔肤浅性自由的同时,规范社会主义社会秩序。打造新型党员的实践应用设计:

    古有,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这当然是中华优秀管理文化的精髓,这精辟的14个字,道出了勤奋与思考的真谛,揭示了事业成败之根源。而今,在唯物史观语境中建立的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相融合,打造以责任彰显生命整个历程的新型党员,可以在遏制我国人口劳动能力弱化及其蔓延现象的发生、发展的同时,整体提升人口的创新能力、创造力以及科技进步能力。

    四、创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人文体系开创党建新局面

    创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人文体系——健康社会管理文化理论体系的目的与意义在于创构党的文化,通过人文教育夯实政治基础,提升党的执政能力,开创党建新局面。

    这可从社会的各个层面、各个人生时段切入。既可从党的思想建设层面切入,全面提升党员以责任彰显生命整个历程的思想境界,打造政治清明。更应该从娃娃抓起,在幼教机构、大中小学进行思想道德、思想品德和思想政治一体化创新建设,致力于纠正认知偏差,提升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与健康发展之路径与方法的认识能力及水平,全力推动信仰回归之进程。

    就捍卫国家安全方面而言,教育是第一国防。人文教育说到底是生命教育,是现实的个体在生命实践过程中建立社会主义先进的价值观与规范,以引领人间正道的生命教育。因为,幼教机构、大中小学以及社会教化机构,是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人文体系在经济领域解决党员的社会化职业功能等人文性缺陷问题,以夯实政治基础的第一、第二、第三场所;是中国社会问题综合治理长效机制创新建立,以提升执政能力的第一、第二、第三场所;更是促进党员的价值认同与意志整合,以巩固党的执政地位的第一、第二、第三场所。

    在新时期、新形势、新常态的当下,我们需要党建课程的完善,即需要新时期党员先进性道德建设——人文教育课程体系的创构,来解决党员的建构问题。人文教育课程体系的创构,旨在唯物史观语境中价值理性的建立,强调遵循科学的方法对工具理性的应用取向逐步加以引导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上来。提出了通过培育唯物属性——具有可测量、可评估的、科学的唯物意识的理性行为,来传播唯物意识,培育理性行为,占领唯物阵地,建设唯物阵营之新时代的新课题。

    总之,面对新的世情党情国情民情,创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人文体系——健康社会管理文化理论体系,就是创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创构党的文化,并运用党的文化引领党员以及社会成员走在人间正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成为全面发展的人,是时代赋予我们的、关系到民族复兴、改革成功之迫切而严肃的光荣使命。因此,创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之人文体系——健康社会管理文化理论体系,即创构党的文化,开创党建新局面,以治党治军治国理政,是我国国情之需要,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之需要,更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需要。

    (作者:清华大学教授、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人文教育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标 签:
  • 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健康社会管理文化理论,党员
( 网站编辑:孙思清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