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殿仁:一种思想意识形态的鸦片

2018年04月11日 18:49:30
来源: 国防参考 作者: 李殿仁

历史虚无主义:一种思想意识形态的鸦片

  充分认识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及危害

  摘要:“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隳人之枋,败人之纲纪,必先去其史;绝人之材,湮塞人之教,必先去其史;夷人之祖宗,必先去其史”。能否正确对待历史,是关乎国家治乱兴亡的大问题,是关乎民族兴衰的大问题,是关乎做人立国的根本问题。

  历史虚无主义也是舶来品,源自拉丁文,德国哲学家雅各比在1799年《给费希特的信》中首次使用。后来尼采把否定系统和道德原则的现象称为历史虚无主义。一般认为,历史虚无主义产生于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由于历史虚无主义在理论上是荒谬的,思想上是错误的,政治上是有害的,所以在西方也未成气候。它真正发挥作用还是对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催化腐蚀。历史虚无主义就像一种思想意识形态鸦片,西方人知道它有毒,在自己的国家禁止吸食,却向苏联、中国大量倾销。其目的一是麻醉腐蚀这些国家的人民,控制奴役其思想;二是达到分崩离析这些国家的目的。对此,我们必须高度警惕,坚决抵制,在历史虚无主义暗涌冒头的时刻坚决封堵,决不允许其泛滥成灾。

  历史虚无主义错在哪里?

  历史虚无主义是一种违背历史唯物主义的错误思潮。它完全背离了实事求是的根本原则,用假设否定事实、用支流否定主流、用主观分析否定客观规律、用个别现象否定本质趋向,甚至编造历史、肢解历史,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丑化领袖和先进人物,美化反面人物,以达到所谓“重构历史”“西化”“分化”中华民族的政治目的。历史虚无主义所宣扬的错误观点和其惯用手法有下列几种:

  否定人类社会发展规律。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类社会是按照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发展规律不断地从低级到高级发展的,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在中国面临民族灭亡,国将不国的时候,中国向何处去?各种主义和思潮都进行过尝试,资本主义道路没有走通,改良主义、自由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民粹主义、工团主义等“你方唱罢我登场”,但都没有解决中国的前途和命运问题。是中国共产党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领导人民起来进行革命,推翻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建立了中国人民自己当家做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又经过“一化三改”完成了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逐步探索确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道路和理论体系。这就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是历史的必然选择,人民的正确抉择。历史虚无主义将历史运动视为无规律可循,随着领袖人物的意志改变,是受偶然性支配的事件堆积,从而提出所谓“革命制造论”“革命破坏论”“误入歧途”等谬论,企图通过否定革命来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否定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性。

  以假设推断代替历史事实。历史虚无主义经常提出“假设不搞五四运动”“假设不向苏联学习而向英美学习”“假设当年不出兵抗美援朝”,等等。通过提出一个假设的观点尔后推论可能产生的效应和结果来证明自己判断的正确。其实这是不值得一驳的。我们分析认识问题只能是对已经发生的历史事实进行分析判断,而不能以尚未发生的想象作为依据。历史是不承认“假设”的。如果人人都用假设来作论据就是没完没了的毫无意义的空争论。因为假设本身就是不存在的空想,没有经过实践那就有多种可能的结果。研究历史只能研究分析已经发生的事件和人物,除此之外没有第二个依据和标准。

  抓住枝节无限夸大。历史的发展是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的,不可能是平坦大道,没有曲折。尤其是新事物代替旧事物,新制度取代旧制度更是曲折复杂。中国共产党是经过艰苦奋斗,不断同各种困难作斗争,同敌对势力作斗争,同时也不断同自己的缺点错误作斗争的过程中探索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毋庸讳言,在这个艰苦的过程中也犯过不少错误,有“左”的也有“右”的,也出现过多次失误。但是这些错误和失误放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中分析,毕竟是前进中的错误,是主流中的支流,是探索过程中难以避免的。如同中国一句老话,“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中国共产党从不讳疾忌医,更不坚持错误。我们的制度、道路和理论体系就是在不断地纠正错误和失误中逐步补充完善的。历史虚无主义却专门去搜集、罗列我们工作中的失误以无限夸大,来否定我们所取得的成绩,以历史的个别现象来否定历史的本质。

  用今天的标准去衡量历史事件。判断事物的功过是非只能放到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分析判断,不能用今天的形势和条件去衡量过去的事件和决策。比如,历史虚无主义大肆宣传我们过去是“闭关锁国”,早就应该“跟美学英”“不要跟着苏联与美国和西方为敌”,等等。其实,从历史角度分析一下这个过程就再明白不过了。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当时中国的安全环境首先是生存问题,是政权安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根本不承认我们政权的合法性,和中国建交的只有以苏联为首的十几个社会主义国家和周边的几个小国,如缅甸、柬埔寨等,在联合国我们连个合法地位都没有。帝国主义在政治上歧视我们,经济上封锁我们,军事上围堵我们,一直想把新中国扼杀在摇篮中,直到现在还在对中国实行方方面面的封锁和限制,你怎么去对他们开放。中国经过几十年斗争,政权上站稳了脚跟,在广大第三世界朋友的帮助下获得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后来美国、日本才相继和我们建交。这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又说共产党独裁,说社会主义制度不行,企图搞垮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这时我们面临的是制度安全。中国依靠广大人民的力量自力更生,特别是改革开放,生产力大解放、大发展,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国际地位和世界影响力明显提高。这个时候,美国和西方世界又和我们争夺资源、争夺市场、争夺话语权和制定规则权,现在我们又面临着发展安全的问题。这才是我们走过的实实在在的历史过程。

  把探索中的不同认识说成是个人之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前无古人的崭新事业,没有现成经验可以借鉴,只能在实践过程中不断探索。既然是探索,就难免有不同意见,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历史虚无主义则把共产党内的历史说成是个人恩怨的斗争,是整人的历史,和封建宫廷争权夺利没什么区别等。笔者2003年曾两次与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和他们的儿子刘源交谈。我曾问:“王老,刘主席和毛主席到底有什么矛盾,最后搞得那么残酷?”王光美坦然地说:“你问的这个问题尚昆同志也问过我,主席和少奇没有什么个人恩怨。两个人都是想把新中国建设好,让人民过上好日子,只不过是思路不同。主席主张搞快一点,少奇主张搞稳一点,主席想通过抓阶级斗争、上层建筑推动生产力发展,少奇想通过抓经济建设推动生产力发展。主席和少奇的出发点都是想把中国的事情办好。而且长时间的历史证明还是毛主席想得深一些,考虑得远一些,也对的多。所以,当时全党都是拥护主席的决策的。”听了这话,当时笔者对老人家肃然起敬,觉得她真是了不起,思想境界之高,胸怀肚量之大,真不愧为优秀的共产党人。后来笔者又问刘源,他的答复也是一样的。

  披着学术的外衣谋求政治诉求。历史虚无主义一个很迷惑人的手法就是以学术研究为幌子去“挖掘新的材料”“还原历史真相”“用新的视角”“重新审视历史”,利用所谓“学术无禁区”,发扬“学术民主”来宣传自己的错误观点。比如,有的搬出清政府1908年颁布的“钦定宪法大纲”,大纲中提出了教育、司法、经济制度、政治体制、外交等方面一系列社会改革,就断言说这是属于“革命性改革”“是中国社会成为民主社会的雏形”,“如果按慈禧太后、光绪皇帝的宪政路子走下去,中国会走上英国式的民主化道路,遗憾的是这个进程被辛亥革命打断了”。实际上,这也经不住分析。其一,“钦定大纲”所提改革目的是为了维护清朝封建皇帝的统治;其二,因为它代表的是封建统治者的利益,得不到广大人民的认同和支持,所以根本就没推得开;其三,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王朝才掀开了历史新篇章,不打烂压迫人民、剥削人民的旧的国家机器就不可能争取到真正的民主和人权,没有人民当家做主的环境,当然就很难解放和发展生产力。

  利用文学艺术否定传统文化和红色文化。任何思想、思潮统统都要自觉不自觉地表现在文学艺术创作上,历史虚无主义也不例外。他们利用电影、电视、小说、讲座、研讨会等形式嘲笑我们祖先创造的龙的传统、长城的精神、黄河文化都是落后愚昧的,而海洋文化、西方文化才是先进的;提出“如果不把这种传统抛弃,中国就没有希望”;通过影视等渠道美化汉奸、歌颂叛徒、贬损革命伟人和爱国人士、贬损英雄模范。尤其是在网络上,谁攻击共产党、谩骂社会主义,谁就被捧为敢于解放思想,谁就是英雄好汉。而谁坚持党的文艺路线,宣传正能量,他们就攻击谁,谁就是“老左”,就是“僵化”,甚至对其进行人身攻击。

  集中攻击党的重大事件和领袖人物。历史虚无主义在苏联得手,首先就是从否定斯大林开始,尔后否定列宁,通过否定党的领袖进而否定苏联共产党的整个历史。戈尔巴乔夫宣布解散苏联共产党时竟无一人站出来捍卫党的生命,当红旗落地、苏联解体才恍然大悟,但为时已晚。历史虚无主义在中国运用的是同一套模式,集中力量丑化和否定共产党的重大事件和毛泽东。党也会犯错误,领袖有功也有过,这是不争的历史事实。但怎么看待党的失误,怎么看待领袖的过失,对此唯物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有着截然不同的立场和态度。毛泽东领导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开辟了中国历史的新纪元,但毛泽东是人不是神,他一生中也犯过错误,出现过一些失误。对此,党内有决议,人民有共识,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有许多论述和评价。历史虚无主义却只一味无限夸大毛泽东的错误,把工作上的失误说成是个人品质问题,甚至对其进行丑化、诬蔑、人身攻击,目的就是通过否定毛泽东来否定中国共产党,否定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

  利用互联网等先进手段碎片化历史。微博、微信等互联网手段是信息技术在人类社会生产生活中的具体运用,具有传递速度快、涉及范围广的特点,而且是不经审查把关的自媒体。一方面,这对广大民众交流思想、发表见解、抒发感情,包括揭露腐败、监督权力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同时也为各种错误思潮泛滥提供了方便。历史虚无主义利用互联网媒体宣扬它们的错误观点,有的断章取义,有的伪造历史事件,有的散布政治谣言,特别是对一些历史事件不讲前因后果地任意剪裁,把一部完整的历史碎片化、简单化,再加以宣扬,迷惑了不少网友,造成了恶劣影响。

  历史虚无主义的危害

  清代著名思想家龚自珍说,“欲知大道,必先为史”,“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隳人之枋,败人之纲纪,必先去其史;绝人之材,湮塞人之教,必先去其史;夷人之祖宗,必先去其史”。这说明,能否正确对待历史是关乎国家治乱兴亡的大问题,是关乎民族兴衰的大问题,是关乎做人立国的根本问题。历史虚无主义催化苏联解体的惨痛教训值得我们认真汲取。

  历史虚无主义搞乱人们的思想,瓦解人们的积极进取精神,企图动摇中华民族做人立国的根基。五千年的中华民族文明史,特别是近一百多年的奋斗史证明:“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有在自力更生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强不凌弱、富不污贫、大不欺小、和而不同是中华民族五千年经久不衰传承不息的历史基因。历史虚无主义从中寻找负面影响,鼓吹妥协投降,称颂外敌侵略,抹杀爱国主义,企图动摇我们做人立国的根基。比如,宣扬琦善、李鸿章妥协投降是明智的、负责任的,而爱国抵抗的林则徐等是盲目蛮干;公然说鸦片战争后“资本主义终于打入了封建主义禁锢的神圣天国”“鸦片战争一声炮响,给中国带来了近代文明”;甚至还说不平等条约也应当遵守,因为即使是不平等条约,也是国家信誉;等等。还有声音宣称,中国人民不应反抗西方侵略,“如果当时执行一条‘孙子’战略,随便搭上一条顺风船,或许现在的中国会强盛得多。比如追随美国,可能今天我们就是日本”。奴颜卑骨,毫无尊严。

  历史虚无主义呼应西方“西化”“分化”中国的战略企图,是“和平演变”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平演变”是西方对社会主义国家特别是对中国的既定方针,“分化”“西化”是它们的战略企图。早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中情局长艾伦·杜勒斯就当着总统杜鲁门的面,在国际关系论证会上发表演说,明确提出了瓦解苏联的目的、任务、手段。他说,“人的脑子、人的意识是会改变的。只要把脑子弄乱,我们就能不知不觉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并迫使他们想念一种经过偷换的价值观念。用什么办法来做?我们一定要在俄罗斯内部找到同意我们思想意识的人,找到我们的同盟军”;“文学、戏剧、电影——一切都将表现和歌颂人类最卑劣的情感。我们将使用一切办法去支持和抬举一批所谓的艺术家,让他们向人类的意识中灌输性崇拜、暴力崇拜、暴虐狂崇拜、背叛行为崇拜,总之是对一切不道德行为的崇拜。在国家管理中,我们要制造混乱和无所适从……”;“……只有少数人,极少数人,才能感觉到或者认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们会把这些人置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把他们变成众人耻笑的对象;我们会找到毁谤他们的办法,宣布他们是社会渣滓。我们要把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根挖出来,把精神道德的基础庸俗化并加以清除。我们将以这种方法一代接一代地动摇和破坏列宁主义的狂热。我们要从青少年抓起,要把主要赌注押在青少年身上,要把他们变成无耻之徒、庸人和世界主义者”。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杜勒斯之流终于在苏联得手了,他们搞垮了苏联,又将矛头直接对准了中国。“和平演变”并不和平,实际上是一场地地道道的没有硝烟的战争。历史虚无主义的种种宣传和所作所为,正在腐蚀着我们一部分不坚定的领导干部和青少年的肌体。

  历史虚无主义否定“四项基本原则”,企图把中国引到邪路上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我们党总结几十年艰苦奋斗历史得出的基本经验,而历史虚无主义则全面否定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认为“五四”以来中国人民选择社会主义方向是偏离文明主流和走上歧路。经济落后的国家没有资格搞社会主义,新中国建设的社会主义是“农业社会主义”“封建社会主义”“空想社会主义”,说“党的历史是一系列错误的延续和堆积”“中国应该以英美为师走资本主义道路”“改革开放就应该补上资本主义这一课”,等等。否定了“四项基本原则”就否定了我们以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的正确性,否定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必要性,否定了人民政权的合理性,否定了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性,也就打乱了我们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发展方向,对此我们要高度警惕。

  积极应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挑战,正确认识和对待历史

  面对新的形势,我们必须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旗帜鲜明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揭穿历史虚无主义制造的种种谎言和迷雾,引导人们正确认识和对待历史。

  首先,要广泛深入地开展唯物史观的学习教育,坚持正确的立场、观点、方法。历史的发展是按照自己的内在规律运动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但怎么认识历史,把握规律,正确汲取历史的经验教训,却要有正确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作指导。唯物史观认为,社会历史的发展有着自身所固有的客观规律,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决定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一般过程;不是社会意识决定社会存在,而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又反作用于社会存在。社会发展的历史是人民群众实践活动的历史,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把这些基本观点学懂弄通,就有了观察分析历史的望远镜和显微镜,就能识破历史虚无主义的种种伎俩。

  其次,进行党史、国史、中华民族文明史的教育,把握历史事实和发展脉络,正确借鉴历史的经验教训。国内外敌对势力往往拿中国革命史、新中国历史来做文章,竭尽攻击、丑化、污蔑之能事,其根本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煽动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有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就是前车之鉴。因此,我们应当把院校的党史课、国史课、中华文明历史课恢复起来,加强起来。使青少年学生“知史达理”,知道我们中华民族的根、我们的魂、我们的责任、我们的担当。

  第三,旗帜鲜明地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提高抵制错误思潮的自觉性和主动性。党的理论工作者,一切有正义感的中国公民,特别是领导干部都应该积极主动地揭露历史虚无主义的虚伪性、欺骗性,认清它的本质和严重危害。现在有的理论工作者和领导干部在一些错误思潮面前麻木不仁,要么忙于经济建设,忽视意识形态工作;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麻痹大意;要么怕得罪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等。这些消极情绪必须克服,不要等到像苏联一样亡党亡国,后悔晚矣。在党和国家利益受到损害的时候,敢不敢站出来旗帜鲜明地捍卫党和国家的利益,是对每一个理论工作者特别是领导干部政治立场、理论品格、水平能力的实际考验。

  第四,充分发动和依靠群众,增强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力量。党的任何工作要想取得实效,归根结底要依靠群众的力量,将党的政策主张落实到群众中去。历史虚无主义虚无的是民族的历史,否定的是人民群众的力量,危害的是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要充分相信人民群众有鉴别力、战斗力、抵制力。在民众中形成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制度和理论的共识,建立起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

  第五,及时有效地解决现实问题,增强战胜历史虚无主义的信心。历史虚无主义之所以有一定的市场,还有一条重要原因,就是利用我们工作中的失误,利用我们在实际工作和现实生活中有些现实矛盾没有处理好的问题肆意搞扩大化。这就需要我们在做好教育宣传工作的同时,下大力解决当下遇到的现实矛盾和问题。比如,经济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太大、消极腐败、“四风”问题,以及人们遇到的就业难、上学难、看病难、打官司难等实际困难问题。把这些问题解决好,就从实际层面上建立了人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坚定信念和高度自信。这是对历史虚无主义和各种错误思潮的最现实、最有说服力的回击。

  第六,充分利用互联网等现代化传媒手段,占领意识形态领域的新阵地。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早就占领了互联网阵地,我们必须高度警惕,认真分析形势,了解舆情,积极应对。除了要建章立制做好防范工作外,还应该未雨绸缪,打好主动仗。理论工作者和领导干部首先要了解互联网,要学会运用互联网,组织队伍,组织文章,正面发声,发挥舆论引导作用。

  (作者:国防大学原副政治委员)

标签 - 历史虚无主义,历史事实,历史必然性,历史过程,历史条件
网站编辑 - 张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