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不能虚无

2018年04月12日 16:02:44
来源: 人民网 作者:

  近年来,随着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泛起,有人对老百姓心目中的英雄人物,抓住细枝末节进行解构,试图用枝节掩盖整体、用支流取代主流。其要害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党的历史,消解激励我们中华民族前进的爱国主义精神。这既是其错误史观的必然表现,更是不珍惜国家历史的具体结果。我们对此要时刻保持警惕,要坚决反对和抵制党史问题上存在的错误观点和错误倾向,尤其是在一些原则性问题上,要敢于对历史虚无主义亮剑。

  就狼牙山五壮士的英雄事迹来说,党史研究部门的研究成果、当事人口述以及事发地村民的口述史料等已经完全印证了这件事是真实发生过的,构成了不容否定的历史事实。结合2015年人民日报刊登的中共党史研究权威部门关于此问题的研究成果,可以清楚地看到事情的原委。该成果是在大量实地调查和对既有文献资料数理研究基础上形成的,值得信赖。

  史料可证,狼牙山五壮士英雄事迹发生的主要经过是:1941年8月,日军华北方面军派出7万余日伪军(其中日军6万多,伪军1万多),对晋察冀边区发动空前规模的秋季大“扫荡”。日军企图在短期内摧毁晋察冀根据地。晋察冀军区对于敌人的合围“扫荡”,预先做了一些准备。一分区改造了部队主力所在的狼牙山驻地的地形工事,精简了机构。狼牙山属太行山脉,呈西南、东北走向,位于河北易县的西南方向,包括有棋盘陀、莲花峰在内的5坨36峰。日伪军发起进攻时,留在狼牙山的部队人数并不多,这里还有易县、定兴、徐水、满城4个县的党政机关、游击队和群众三四万人,必须想办法尽快组织突围。在一分区首长指挥下,大部党政机关和群众突围成功。按照首长指示,一团的一个连留下来作掩护。这一任务交给了一团七连。一团七连完成掩护任务后,由其所属二排六班负责后续撤退的掩护工作。掩护主要由班长马宝玉、副班长葛振林和战士胡德林、胡福才、宋学义等5人承担。当时,棋盘陀有一条路通往主力转移的方向,另一条是通往棋盘陀顶峰的路,也是一条绝路。为了不暴露部队转移路线,保障主力安全,25日这一天5名战士选择撤向棋盘陀顶峰。日军紧追不舍。六班战士把敌人引向顶峰这一绝路,同时也使自己陷入绝境。在最后的危急关头,5名勇士宁死不屈,他们将所带枪支毁坏后,纵身跳下了悬崖。马宝玉、胡德林、胡福才3人壮烈殉国,葛振林、宋学义二人跳崖后挂在绝壁的树枝上,幸免于难。狼牙山战斗结束。马宝玉等5名战士誓死抗日的壮举,表现出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的高尚品质和中华民族不可征服的英雄气概。这一英雄事迹逐渐成为全军和全国人民学习的对象,成为当代中国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成功案例。

  近年来,在历史虚无主义沉渣泛起的情况下,有人对这一英雄事迹进行了重新解构。他们从小细节入手,对狼牙山五壮士的跳崖地点、跳崖方式以及与百姓间关系进行了武断怀疑,并在影响力较大的媒体上进行发表,产生了恶劣影响。经认真研究和仔细调查,目前从棋盘陀顶峰下方发现三烈士尸骨的事实及实地考察调研的情况来看,五勇士跳崖处在棋盘陀顶峰是真实可信的。在日军“扫荡”期间,狼牙山下的南淇和北淇村惨遭屠村,家家户户都有国仇家恨。而狼牙山五壮士为了掩护主力部队转移到外线作战,为了保护群众安全,最后舍身跳崖,以死报国,他们赢得了当地群众的敬仰和爱戴。抹黑他们,人民不答应。

  对这段历史,经过多年来的研究积淀,已经基本搞清楚了。但有人盯住细枝末节,试图借考证史实为由,试图从否定细节着手,干扰我们对民族英雄事迹的真实回顾。这实际上是在虚无我们党的光辉历史。对此,我们不能当看客、看笑话,更不能做旁观者。这次关于狼牙山五壮士问题的法律诉讼,充分反映了历史虚无主义的实质。这也明确告诉我们,仅凭一些网络胡言或不能证伪的口述,就敢于诋毁一个既定的英雄群体的事迹,是多么可笑和可耻。“狼牙山五壮士”幸存者的后代用法律捍卫英雄名誉,要求被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这一行为值得敬佩。任何懂得这段历史的人,都应该表示尊重和支持。

  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我们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我们的英雄。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忘记英雄,意味着自我矮化、丑化。这涉及到个人情感、尊重历史、客观看待历史等诸多问题。尽管历史只能走近,不能完全揭示,但历史的真实不容一些细小的环节所抹煞和掩盖,尤其不允许用一个小的细节来颠覆已经深嵌在民族记忆中的真实事件。这里实际上就涉及到一个历史观的问题。凡是具有一定历史学知识的人都会知道,历史只能走近,但决不容戏说更不容抹黑。研究历史,首先要拥有对历史的一种敬畏。对过去发生的史实,应着眼于历史事实的客观性,着眼于历史事件发生的整体可能性,而不是搞有罪推定,立足于否定,设下前置情境。

  近年来,有人占有一点所谓历史材料之后就以为自己才真正握有历史的解释权和发言权,甚至错误地认为,用一个小的负面影响就能解构宏大叙事的框架。但试问,谁能因为太阳具有黑子,就能抹煞它的万丈光芒;谁又能因为从泰山顶上捡走一块石头,就可以否认泰山的伟岸挺拔。我们虽然不能阻止那些所谓的剑走偏锋式的研究,但我们有义务有责任提出自己的看法,用行动制止那些自以为有点研究的人随意发出那些不尊重历史、不注重客观事实的言论。因为,这些言论,不仅不助于对历史进行深入研究,反而违背了我们历史研究的价值取向,对我们国家长期以来形成的优良传统也是一种损害。何况,本诉讼中涉及的被告,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专业历史研究者,真正的专业历史研究者不会没有根据、没有研究,就随便发声冒泡,更不会猎奇式地随意解构重大事件。从这次法律事件来看,被告罔顾事实随便发声,既对不起英雄的后人,还容易带来误判,带来情感损伤,造成不可挽回的负面因素,必须为自己的错误言行付出代价。

  我们认为,研究历史首先要有担当,要有正确的史观作指引,要有扎实的研究作基础,要有严谨的态度作导向。戏说党的历史、无确凿根据评判众所周知的历史事实,固然能一时赚取眼球、获得一定收益,但很难持久,也必将被时代无情抛弃。回过头来看,究竟谁才能在历史上记下一笔呢?绝不会是历史的戏说者、乱说者甚至胡说者,而是那些经得起检验的历史事实和历史真实的记录者、探微者。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中共党史研究是一门专门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从中国共产党的活动揭示当代中国社会运动规律的科学。党史研究工作者要坚持用唯物史观来认识和记述历史,把历史结论建立在翔实准确的史料支撑和深入细致的研究分析的基础之上;要坚持正确方向、把握正确导向,通过扎实、细致、深入的研究使人们更加准确地了解和认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

  历史需要尊重,历史不容胡说。对抹黑英雄、抹煞英雄的行为,我们不能回避,更不能退避、躲避。中华民族的英雄不容虚无、更不容抹黑。作为一名专业历史研究者,我们认为研究历史就要从事实出发,立足整体,看主流、顾大局,不能轻易用支流否定主流、用细节消解大局。历史的戏说者,必定遭受历史的审判,也应受到法律的审判。关于“狼牙山五壮士”问题的判决书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标签 - 1941年,狼牙山五壮士,英雄群体,扫荡,英雄人物
网站编辑 - 张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