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英雄谱:坚守华南

2018年04月12日 16:45:49
来源: 解放军报 作者: 黄旭 丁增义 刘华 等

  坚守华南

  ■黄旭

  于虎门远眺伶仃洋,眼中望见的,是水势浩渺,脑海浮现的,是往事沧桑。珠江为络,南岭作脊,山水相间的岭南土地,哺育了数不胜数的英雄儿女,始终澎湃着推动历史前行的不竭能量。

  细溯时间长轴上的百年刻度,以鸦片战争为开端,一个世纪的刻痕里,写满悲伤。接踵而至的野蛮侵略,枪弹如雨的纷飞战火,带给中华民族无尽的创痛。然而,面对汹汹而至的豺狼,华南儿女从未选择坐以待毙,从来都是奋起抵抗。三元里愤怒的喊杀声尚在耳畔回响,1938年,面对步步紧逼的日本侵略者,先辈们再次展开了英勇的作战。发动“省港营救”、打破“铁壁合围”、粉碎“万人扫荡”……从桂北大地到粤东沿海,从东江两岸到琼崖之上,到处都有游击歼敌的武装,到处都有反抗侵略的力量。纵然外援断绝,孤悬敌后,英雄们依然选择坚守,用热血和生命去守护祖国的大好河山。他们的奋战,遏阻了日军猖狂的进攻势头,牵制了侵略者大量的有生力量。1945年,朱德在“七大”军事报告中,对华南游击队给予了高度评价,将之与八路军、新四军并称为“中国抗战的中流砥柱”。

  南国生木棉,花开火样红。在胜利的纪念日回望,70多年前奋起抗日的先烈们的风骨和意志,正如天地间这傲然挺立的英雄树一般,充满血性,正直阳刚。

  水龙吟

  华南抗日纵队追忆

  ■丁增义

  香江苦雨凄风,波涛汹涌倭奴吼。铁蹄肆虐,羊城蒙难,遮天只手。热血东江,怒潮琼岛,剑锋初叩。看英雄怒啸,挥戈横槊,硝烟起,黄尘久。

  却是山高骥骤,望天涯、黄昏时候。敌酋突犯,侵袭港九,珠遗锦绣。奈何兵谋,千层迷雾,何人参透?念长空,北斗初心不改,向星依旧。

  周礼平:昭昭忠魂 映照韩江

  解放军报记者 濮照、通讯员 郑丹琼

  韩江,是中国东南沿海一条重要的河流,滚滚江水冲积出的韩江三角洲平原,富庶而美丽,潮州、汕头等粤东重要城市皆坐落于此。

  70多年前,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践踏了这片美丽的土地,屠戮百姓,劫掠财物,无恶不作。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人民奋起抵抗,开展英勇斗争。

  潮州市党史研究人员介绍,回顾那段艰苦卓绝的岁月,就不能不提到原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韩江纵队第一支队政委周礼平烈士。

  1939年,时任中共“潮澄饶”中心县委常委、敌后工作部部长的周礼平,团结爱国进步乡贤,建立抗日统一战线,利用韩江下游平原水网地带利于隐蔽的特点,采取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成功领导和组织了数十次武装行动,使敌后抗日力量由小变大,由弱变强,极大地打击了日伪军的嚣张气焰。

  绿竹摇曳,浪潮奔涌。跟随周礼平烈士的儿子周海俊老人,记者来到了被称为“潮澄饶”革命“一老家”的佘厝洲,这也是当年周礼平烈士战斗过的地方。

  起初,作为“潮澄饶”中心县委敌后工作部长,周礼平带着只有10余人的游击小组在沦陷区开展工作。这期间,周礼平根据上级关于在敌后开展独立自主游击战争的指示精神,结合实际,创造性地开展工作,不断打击日伪军势力,筹措经费物资,开设敌后游击据点。

  为打击日伪军势力的嚣张气焰,鼓舞沦陷区人民的斗争信心、使他们积极投身抗日事业,周礼平和他的战友们开展了灭倭锄奸行动。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样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故事。澄海县华富乡是我党的重要地下工作站点,毗邻县城又是通往沦陷区的交通要道,这个乡的政权是我党和日伪争夺的焦点。日伪军扶植了一名恶霸担任伪乡长,杀害共产党员,打击抗日群众,使抗日工作陷入被动。

  然而,这个有恃无恐的伪乡长,却被一群身穿黑色香云衫的“便衣队员”成功击毙。这幕化装突袭的“好戏”,正是由周礼平一手谋划的。

  行动前,周礼平派遣游击队员化装成收破旧铜锡的小贩,了解了伪乡长家的地理环境:村子四周都是大池塘,只有3条道路进出。于是,周礼平周密筹划,派遣人员在后山警戒、把守退路栅门,确保退路安全,并让执行任务的游击队员化装成伪“便衣队员”,直捣卧室,将这名汉奸击毙。

  截至1941年秋,在周礼平的严密组织下,游击小组神出鬼没,击毙了多名日伪军在当地的重要人物,在潮安县江东区和澄海县上中区建立了两片稳固的游击支点网,实现了在敌后站稳脚跟的预定目标。

  随着抗日局势的发展,周礼平在敌后进一步开展扩军筹枪行动,通过开展抗战宣传、发展党员队伍、开办游击训练班、扩建游击支点等方式,不断掀起抗日热潮。

  抗日力量不断增强,周礼平决定展开较大的军事行动,经过多次侦察,他将目光投向了潮安县彩塘的伪警署和联防队。

  当时,可调动的游击队员只有30余人,且多为短枪。而伪警署有警员30余人,步枪20余支,机枪两挺;联防队也有30余人,配有步枪20余支,冲锋枪2支,两处相距仅有600余米,并且彩塘距日伪军多个重要据点均只有几公里距离,要想攻击这里如同虎口拔牙。

  敌我力量悬殊,究竟如何应对?此战再次显示了周礼平过人的智慧与勇气。他发现日军正强迫彩塘及周围农民到桑浦山修筑工事,彩塘内民工来往络绎不绝。于是决定,让游击队员化装为伪军押送民工来接近敌人。

  由于彩塘南面是潮汕铁路,戒备森严,周礼平选择从北面的小河登岸,迂回接近攻击目标,并将攻击时间选定在敌人较为松懈的黄昏时分。游击队员们分乘3艘小船到达彩塘,登岸后分成两路,分别奔袭伪警署和联防队。

  游击队员们化装成伪军与修筑工事的民工,一路行进十分顺利。到达伪警署和联防队门口时,门卫见到伪军军官打扮的游击队员时还匆忙立正敬礼。队员们迅速击毙门卫,冲进大门,并高喊:“缴枪不杀,放下武器!”

  伪军警刚吃完晚饭,丝毫没有准备,还没定过神来,便被解除了武装,整个战斗仅10多分钟。这一胜利极大地震慑了日伪军,鼓舞了沦陷区人民的抗日热情。

  周礼平不但智勇双全,屡战屡胜,高尚忠诚的品格也十分让人敬佩。为保障中共潮梅特委和闽西南特委领导机关和武装部队的经费供应,周礼平率领队伍不断打击汉奸和发国难财的奸商,5年时间,他们先后筹集外币、国币、伪币按时价折合黄金达180余两,枪支100多支,以及药物、服装等物资。他自己身患多种疾病,经常咳血,三餐却是一碗番薯几片腌菜。节省下来的经费,则通过地下交通线送到武装部队手中。

  1945年8月,周礼平率队至小北山区的居西溜村时,突然遭遇敌人。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周礼平指挥队伍及时转移,并亲自率机枪班掩护。战斗中,周礼平不幸中弹牺牲,年仅30岁。

  新中国成立后,当地政府在潮安县登塘镇建起了韩纵革命烈士纪念碑,深切缅怀周礼平和牺牲的韩纵官兵为民族独立解放作出的贡献。他们的抗日壮举,必将长留世人心中。

  黄振亚:文武双全 甘洒热血

  刘华、于江澜、本报记者 石瑞宁

  探访海南儋州市海头镇新坊井村,记者肃然起敬。这是一座闪耀着荣光的村庄。抗战期间,尽管新坊井村周边密布日伪军,但这个村始终坚持革命活动,堪称是一个不屈不挠的“红色孤岛”。就是这座村庄,培养了琼崖纵队的著名抗日英烈黄振亚。

  硝烟远去,英魂永恒。“黄振亚同志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经批准为革命烈士。特发此证,以资褒扬。”读着革命烈士证明书上那遒劲的文字,吴家让老人泪如雨下。

  从儋州供电局退休的吴家让,他的岳父黄振京,是黄振亚烈士的弟弟。在老人的介绍下,记者看到了这张革命烈士证明书:庄严的国徽,大红的公章,从容的面庞,尽管已经颁发了整整30年,但依然保存完好。如今,在儋州市海头镇新坊井村里,当年被日伪军焚毁的建筑依然残留。尽管烽火连天的岁月已经远去,但黄振亚烈士抗日救亡的英雄事迹永不磨灭。

  黄振亚早年间曾是一名出类拔萃的青年学子。“常听岳父讲,大伯从小天资聪慧,念书时成绩名列前茅,尤其在广州读书时还被推举为学生会主席。”吴家让老人说。

  1923年,黄振亚考入广东省立第一中学,后又到上海国立劳动大学就读。其中,在广州学习期间,黄振亚带头成立儋县留省学生会并被推选为学生会主席,组织开展了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在活动中团结和联络了一大批有志于投身革命事业的热血青年。

  在广东、上海读书时,正值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时期。受进步思想的熏陶,黄振亚在校期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为传播革命火种,暑假期间,黄振亚和琼籍学生回到家乡积极宣传革命思想。1926年4月,黄振亚等在当时的儋县县城所在地新州,成立了中共儋县党支部,面向全县发展党员和党组织,发动农民、工人、青年、妇女等开展群众运动。

  同年8月,儋县总工会在新州镇成立,黄振亚任总工会主任。全县其他地区也纷纷成立党组织,使全县农民协会组织猛增。风起云涌的农民运动,为掀起革命高潮积蓄了力量。

  笔杆子硬,枪杆子同样硬。儋州市委党史研究室史学副研究员唐卓昌说,1927年7月中共儋县县委成立时,仅有几名委员,作为核心领导层,黄振亚依然坚持直接参与和领导武装斗争。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黄振亚在海头地区组建抗日武装队伍,后编入琼崖独立总队第3大队,领导海头地区人民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1939年5月11日上午,一支国共抗日武装队伍在儋县洛基到东成公路的黑岭伏击日军,因对敌情预估失误,原以为日军只有2辆军车,谁知又陆续开来7辆,被日军优势兵力和强大火力反包围。时任琼崖独立总队第三大队大队长的黄振亚得知黑岭战况,立即率部前去支援。

  黑岭的枪炮声越来越近,黄振亚令部队摸上去,伺机而动。在充分了解战场态势之后,他决定将兵力分成四队,其中三队从日军背后猛攻,另外一队则摇旗呐喊,大造声势。

  三路援军从背后突击,四处都是喊杀声,日军一下子乱了阵脚。黄振亚趁势率部冲入日军阵地,将其切割成数段,使之首尾不能相顾。天黑后,日军残部狼狈逃窜。此战,也使黄振亚威震周边日寇,成为敌人重点报复的对象之一。

  1940年4月初,黄振亚遵循琼崖特委决议,赴儋县组建第六大队。日军对黄振亚欲除之而后快,于是设伏于儋县东成抱舍墟。在与日军苦战中,黄振亚不幸中弹牺牲,为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热血。

  时光荏苒,抖落岁月风尘。虽然已经过去多年,但黄振亚烈士的名字和英雄事迹,却依然震撼人心,为人民所铭记。

  华南人民抗日游击队

  彭玉龙

  华南人民抗日游击队,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广东省(含今海南省)领导创建的人民抗日游击队的统称,又称华南抗日纵队。

  1938年10月,日军占领广州。中共广东省委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在各地组织抗日武装,抵抗日军侵略。在东江地区,1938年12月建立惠(阳)宝(安)人民抗日游击总队,1939年1月又建立东(莞)宝惠边人民抗日游击大队。1940年9月,两支游击队合编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1941年12月,日军侵占香港。抗日游击队派出武工队进入港九地区,成立港九大队,开展城市游击战。

  1942年1月,根据中共南方工委的决定,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改称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梁鸿钧任总队长,林平(尹林平)任政委。1至3月,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根据中共中央南方局的指示,先后从香港营救出何香凝、柳亚子、茅盾、邹韬奋等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文化界知名人士、国民党官员和眷属,以及美国、英国、荷兰等国际友人共800余人。1943年12月,扩编成立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曾生任司令员,林平任政委,共3000余人。它是开辟华南敌后战场和坚持华南抗战的人民抗日游击队主力部队之一。至1945年9月,东江纵队发展到1.1万余人。

  在海南岛(又称琼崖),中共琼崖特委于1938年12月将琼崖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广东省民众抗日自卫团第14区独立队。1939年3月,独立队扩编为广东省民众抗日自卫团第14区独立总队。1944年秋,独立总队改编为广东省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纵队,冯白驹任司令员兼政委,共4000余人。

  1944年10月,在珠江三角洲地区的南(海)番(禺)中(山)顺(德)游击区指挥部整编,成立中区纵队。1945年1月,以中区纵队大部正式改编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珠江纵队,林锵云任司令员,梁嘉任政委,共1700余人;以中区纵队西进部队与粤中地区的游击队合编为粤中人民抗日解放军(即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梁鸿钧任司令员,罗范群任政委,至1945年3月,发展到1400余人。

  1945年1月,雷州半岛地区的游击队改编为广东南路人民抗日解放军,周楠任司令员兼政委。2月,梅(县)(大)埔地区的武装改编为抗日游击队韩江纵队,负责人李碧山。6月,潮(州)汕(头)地区的潮汕人民抗日游击队整编成立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韩江纵队,林美南任司令员兼政委。

  华南人民抗日游击队在远离中共中央,长期处于日、伪、顽军夹击的艰苦环境中,坚持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开辟华南敌后战场,抗击和牵制入侵华南的日伪军,作战3900余次,歼灭日伪军1.9万余人,创建了拥有600万人口的抗日根据地和游击区,抗日游击队发展到2.08万人。

标签 - 抗日游击队,黄振亚,周礼平,1941年,潮汕铁路
网站编辑 - 张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