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功章在胸前熠熠放光,他为何忍不住泪流满面?

2018年04月13日 11:03:42
来源: 解放军报 作者: 孙鑫

  参军入伍那天,杨初格西与母亲的合照。他万万没想到,这竟然是他和母亲的最后一张留影。

  手捧军功章想阿妈

  ■杨初格西 口述 孙鑫 整理

  结束了紧张、充实、兴奋、荣耀的两会时光,飞驰的列车载着我奔向绿色营盘。车厢里很安静,我的思绪也进入了只有我们俩的世界。

  阿妈,我太想您了!积攒了太多的话想和您说,可一时又不知从哪儿开始。

  那就先说个最最光荣的吧,好让您也开开心。

  我这次到北京来,是作为一名士兵代表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您没想到吧,儿子居然有一天能胸佩代表证,走进人民大会堂,参与国家大事。还有您更没想到的呢!敬爱的习主席在接见军队代表时,还亲切地与我握了手,说了话。习主席的手,很温暖,很有力。

  阿妈,您一定会说,这不是在做梦吧?我多想能搂着您的肩膀,自豪地告诉您,一切都是真的。阿妈,为了我们的约定,儿子又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2012年底,走出四川阿坝的大山,我成了黑水县色尔古乡的第一个兵。忘不了,我离家那天,您对我反反复复说的就是一句话:“好好干……好好干……”

  如今再看我们分别时照的那张合影,我是一脸对“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期待,您微肿的眼眶里却是藏不住的难舍与牵挂。我甚至不知道您曾把我的手攥得那么紧,难道冥冥之中您感应到了什么?

  儿行千里母担忧。我知道,只有努力训练,取得好成绩,才是对您最好的宽慰。后来我当了标兵,得了嘉奖,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向您报喜。过年前,我将攒下的1000元钱寄回家。听阿爸说,您当时高兴得逢人就夸:儿子出息啦,懂事啦!

  我给您打电话:“阿妈,等我拿了军功章,给您戴在胸前,拍很大很大的照片。”您在电话那头笑着说:“好,这是咱两个人的约定,阿妈等着呢!”

  为了早点实现这个约定,我拼了命地训练学习。而谁知,家中的您,也在拼了命地向我隐瞒着一个秘密。

  那段时间,电话中传来的总是您虚弱的声音和急促的喘息。问您怎么了,得到的总是同一个回答:“感冒啦,不过就快好啦,别担心。”隐约间,我觉得有什么事不对劲,可我怎么也没想到,等待我的竟是晴天霹雳。

  淋巴癌晚期!您得了淋巴癌,还是晚期!

  阿妈,您知道吗?得知消息的那个晚上,我心里有多么痛苦!这天塌的消息,您怎么忍心让我最后一个知道!您就不能再等等,看我挂上军功章吗?儿子还没来得及尽孝,您就一点机会也不给我了吗?!

  我问老天,才短短几个月,仿佛昨天才刚送我去当兵的阿妈,怎么就倒在了病床上?那个曾经教会我坚强、叮嘱我不放弃的顽强生命,真的就要离去了?

  部队了解我的情况后,立即筹集捐款,把我送上了回家的路。一路辗转,飞机、火车、汽车,2000多公里的归途,我恨不得一个跟头就能翻到。

  终于见到了您,阿妈呀。那正是凌晨,您躺在病床上,瘦小的身子已经撑不起那件薄薄的病号服。听着您每一次费力的呼吸,我的心像被刀割一般的疼。我紧紧地抱住您,酝酿了一路的话,却在心里碎得不见了形。反倒是您,用那温柔的目光注视着我,仿佛在安慰我,我想说的您都懂得。

  那一刻最终还是来了。您半睁着眼睛,用尽最后的力气对我说:“在部队好好干,千万别放弃……”我还来不及点头,您的瞳孔就已经失去了光芒。

  “别放弃!”听着您最后的嘱托,我的心虽在痛,却也更坚定。我们的约定并没有失效,它像漫山遍野的格桑花,绽放在我的心头,告诉我——要继续往前走。

  阿妈,您在天上一定看到了,这些年,在部队的关心和帮助下,我一直在努力当个好兵。累的时候,难的时候,我就会掏出咱们的合影。跟您说上几句话,心就亮了,身上就有劲了。

  2016年底,我被评为“集团军百名‘两不怕’精神传人”。当三等功的军功章在胸前熠熠放光时,我忍不住泪流满面。阿妈呀!儿子终于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而我亲爱的阿妈,您早已远去!

  记得小时候曾经问过您,我的名字是什么意思。您回答说,是希望我像初升的太阳那样,永远保持一颗初心,向善向好!如今品味这句话,我知道,我们的约定没有时限,我一定会继续努力!

  阿妈,又是一年春天来了,车窗外的景物都开始微微泛青。我又想起家乡,想起您,想起心里最爱的那支歌:“我从大山里走来,风雨轮回格桑花开。耳畔回响阿妈温暖的话语,句句让我难以忘怀……”

标签 - 军功章,杨初,约定,格西,解放军报
网站编辑 - 张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