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平第三次复出首站视察广州

2014年08月13日 08:30:29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字号:【

  叶剑英与邓小平接见地方和部队干部。(资料图片)

  邓小平与叶剑英。(资料图片)

  邓小平听取广东省领导汇报并作指示的原始记录。

  提出“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今后不能再提‘以阶级斗争为纲’了”

  1977年11月11日,刚刚复出的邓小平秘密抵达广州,与他同一天抵达的还有叶剑英。这是邓小平第三次复出后的首次外出视察。在广州的短短9天时间里,邓小平提出“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能再提‘以阶级斗争为纲’了”。邓小平此行所提出的观点,为一年后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和中国改革开放奠定了思想基础,也正是这次视察,点燃了改革开放的“第一把火”。文/本报记者 林霞虹

  “我是到处点火”

  在这次秘密视察中,邓小平做了些什么,讲了些什么?党史专家、广东省政协副巡视员高宏的曾专门就此作过深入研究。

  高宏的说,在广州,邓小平批示了多份中央文件,审阅了《人民日报》宣传小组报送的根据反映“四人帮”炮制“两个估计”真相的内部情况改写的报道和评论员文章,并作出批示;还同叶剑英一道主持过两三次会议,研究为即将召开的中央军委全会起草相关文件问题。

  17日下午及18日上午,邓小平在苏振华、罗瑞卿、梁必业等人陪同下,分别听取广东省委领导韦国清、王首道、焦林义、李坚真及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等人的汇报,并发表谈话。

  高宏的说,在这次巡视中,邓小平产生了改革开放思想的雏形,提出了许多前瞻性观点。邓小平曾于1978年9月17日在沈阳军区说:“我是到处点火,在这里点了一把火,在广州点了一把火,在成都也点了一把火。”

  高宏的说,1977年11月,邓小平广州之行便点燃了改革开放的“第一把火”。“1978年5月,邓小平支持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思想解放的熊熊烈火终于在中华大地上燃烧起来。”

  “哎呀,你这个房子大而无当啊”

  1977年7月,邓小平恢复了他原来担任的党政军领导职务,8月当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这是邓小平一生“三起三落”的“第三起”。1977年11月11日,刚刚复出不久的邓小平南下广州,同一天抵达广州的还有叶剑英。

  汪石时任广东省委接待处处长,当时负责邓小平和叶剑英的接待工作。

  6月1日上午,在广州市越秀区新河浦路2号的家中,83岁的汪石老人翻出老照片,向记者讲起30多年前的那次经历。

  汪石拿出一张邓小平和叶剑英的合照说,“这就是叶帅和小平在松园宾馆大葵树下的合影。”

  “那一次,叶帅是坐飞机来的,小平坐的是专列,一同来的还有苏振华、罗瑞卿、梁必业等人,小平的夫人卓琳也来了。叶帅和小平都在11日到,我去机场和火车站将他们接到广东省第六宾馆,也就是现在的松园宾馆和南湖宾馆。”

  邓小平被安排住在第六宾馆3区7号楼,叶剑英住在4区1号楼。汪石说,第六宾馆原属广州军区,后来移交给广东省委。3区7号楼原来是专门建给毛主席住的,但他从来没有住过。

  “过去建的房子都是‘高大空’,一个房间就有90平方米。我将小平带到7号楼,他一进去就讲‘哎呀,你这个房子大而无当啊’。听小平这样讲,我心里特别忐忑,回来后马上跟省委作了汇报。”汪石模仿着邓小平的声调,绘声绘色地讲起这个小插曲,忍不住笑起来。他说,1993年宾馆改造时,那里的房间就都改小了。

  汪石说,因为肩负接待任务,他当时也住在第六宾馆,紧挨着叶剑英的房间。“那些天,小平和叶帅两人经常一起交谈,但他们谈的什么内容,我们是听不到的。”

  18日,邓小平和叶剑英在珠江宾馆一号楼前广场接见了广东省、广州市局级以上和广州驻军师职以上干部。“叶剑英当时说了一句话,我印象很深,他说‘不能再这样折腾下去,现在如果不搞生产建设,要亡国亡党;搞建设搞生产,广东可以先走一步’。那时中国的经济濒于崩溃,听到这样的话,我们都很振奋,太需要搞建设了啊!”

  汪石说,邓小平和叶剑英此次本来是打算在广州过冬的,但那时粉碎“四人帮”不久,全国上下百废待兴,每天都有许多北京来的电话电报文件需要邓小平和叶剑英批示,他们根本没法休息。

  11月20日,邓小平便乘飞机离开了广州。12月3日,叶剑英也乘飞机返回北京。

  “最大的问题是政策问题”

  当时,广东逃港现象比较严重,听说边防部队阻止不了偷渡逃港时,邓小平一针见血:“这是我们的政策有问题,不是部队所能管得了的。”他明确表示:“逃港,主要是生活不好,差距太大。”他建议,可以搞几个现代化养猪场、养鸡场,宁可进口一些粮食养猪养鸡,以进养出,赚回钱来。生产生活搞好了,还可以解决逃港问题。

  在谈到外汇问题时,邓小平说:“文化大革命前,全国侨汇才三亿美元,现在广东就有四亿多。所以我们搞外汇有很多门路,多搞点外汇,争取进口些大设备。要找几个省来共同出力解决香港供应的问题,光靠广东一个省解决不了。供应香港、澳门,是个大问题。你们要提个方案,把情况作个分析,如实反映情况,说清楚你们负担的是什么任务、遇到了什么问题、哪些可以自己解决、哪些要中央解决。”

  邓小平谈得最多的还有政策问题。他说:“看来最大的问题是政策问题。政策对不对头,是个关键。这也是个全国性的问题。过去行之有效的办法,可以恢复的就恢复,不要等中央。”高宏的说,邓小平让广东“不要等中央”,相当于给了广东一把“尚方宝剑”。

  邓小平还谈到了发展旅游事业问题,他说:“有位华侨对旅游事业提了很多意见,其中说到广州,说我们的建筑大而无当,还说住房不能放痰盂,不要设蚊帐,外国人不搞这一套。他说中国把旅游事业搞好,随便就能挣二三十亿外汇。用这些外汇进口大中型设备有什么不好?‘四人帮’搞的‘洋奴哲学’,帽子满天飞,把我们国家赚钱的路子都堵死了。从旅游角度可以解决广东许多问题。要用旅游养旅游,无非是进口一些材料,盖点旅馆、餐厅,一二年就赚回来了。当然还要搞些飞机、汽车,修点道路,还要保障安全,也不那么简单。”

  不能再提“以阶级斗争为纲”

  邓小平的谈话所涉范围全面,包括发展工业、农业、旅游、外贸等。他的谈话针对性也很强。

  在起草叶剑英在军委全会上的主题报告文稿的过程中,邓小平说:“现在提以揭批‘四人帮’为纲还可以,但这是暂时的,我们还应有长远考虑。很快就要转,要结束这一提法,要转到经济建设上来,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今后不能再提‘以阶级斗争为纲’这口号了。”

  在广州,邓小平还多次提到“三农”问题,涉及农业生产方式、分配制度、农民负担等。在谈到农村政策时,邓小平说:“民主评分不能普及,大队核算也不能搞早了。生产没有发展到那个程度,不能随便过渡。”

  他批评说:“农民负担重的问题要很好地研究一下。现在农村中好些东西是搞形式主义,实际上我们也存在‘苛捐杂税’”。“说什么养几只鸭子就是社会主义,多养几只就是资本主义,这样的规定要批评,要指出这是错误的。”高宏的认为,邓小平的这些谈话精神为以后农村率先改革及鼓励农民的首创精神提供了理论支撑。

  在谈到按劳分配问题时,邓小平说:“农村中有个按劳分配问题,工厂同样有这个问题。”“要采取精神鼓励为主、物质鼓励为辅的按劳分配制度。奖金制度要恢复。规章制度、管理制度,好的要恢复。总之,要把那些合理的恢复起来,改掉那些不合理的。”

分享: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