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瞎咋呼不如不妄为

  时下,“打老虎,拍苍蝇”,纠“四风”成效显著,深得民心。党风、政风、社会风气明显好转。某些官员的恣意妄为甚至胡作非为现象大为减少,正在一步步把滥用的权力关进笼子。在人们拍手称快的时候,也出现了另一种议论:这样搞下去,干部们都不敢干事了,一个个忧心忡忡,缩手缩脚,常此下去,何以为继?这如果是人们善意的担心,可以理解,也并无大碍。但如果是某些本身并不干净的官员故意为之而后发出的要挟之声,就必须警惕和反击了。
  在我看来,过去一些咋咋呼呼,恣意妄为的官员,现在行为收敛,心气安静下来。据我观察,那些“四风”猖獗的地方和部门,其主导者越是心气高涨,干劲实足,就越有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因为他们的所谓“有作为”,其实是恣意妄为。譬如:各地的造城运动如火如荼。究竟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城市和怎样建设城市,基本由地方当局主导和少数官员说了算,而且一届政府一个令,一届党委一面旗。多如牛毛的城市定位,让人看了眼花缭乱。有的地方领导干部,只要主政一方,就豪情万丈,在自己的辖区内指点江山,信手描绘新的城市蓝图。只因某个县级城市处在地图的某个节点上,就要求当地政府把它在不长的时间里建成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只要有片临海的沼泽地,就要建成东方威尼斯;只要有几家外地银行来落户,就要建成什么金融中心;城市稍大一点,就敢建国际大都市。在这里,长官意志发挥到了极致,而客观规律却不见了踪影。
  有不少城市领导者好大喜功,对“大”字近乎于崇拜并充满了激情。据说如果不追求一个“大”字,城市就没有规模,就没有人气,市场容量和GDP都受到限制,在竞争中就要落伍,云云。于是,在这样的城市里,一时间掀起了一股强劲的“大”字风。盖个楼,修条路,引进个项目,办个学习班,等等,都要与这个“大”字联系在一起。如果一个干部,在公开场合不能一连气说上几个“大”字,似乎就有思想“保守”,不“与时俱进”之嫌。“大”成了城市最时髦的用语,“大广场”“大马路”“大学城”“大剧院”“栽大树”“大思路”“大手笔”等等,成了一些人的口头禅。
  有些官员的功利思想特别强烈,不惜用劳民伤财的装饰性手段刻意保持所谓“全国领先水平”。有的干部出去考察了一圈,回来就坐不住龙霄殿了。某某商业街刚改造完没两年,就被宣布为“又落后”了,于是推倒重来,又掀起了新一轮“改造热潮”。某某型号的路灯,吾等看上去实在没什么毛病,硬是说成“早过时了”,于是拆掉换成新的,百姓戏谑此举为“装灯”,亦即装洋蒜之意。路边的马路牙子,原来本是花岗石的,长官心血来潮,一声令下,全都换成了混凝土的,后来觉得还是花岗石的好,现在又重新把花岗石请回了路边。对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拿纳税人的钱打水漂的事,从来没有人对此作出反省性说明。
  道路开挖已成家常便饭,动不动就开膛破肚,搞得尘土飞扬,行人不便,交通堵塞。对此,市民早有怨言,骂声不断。但某些官员则认为这种开挖很正常,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合理举措。如果此种逻辑能够成立,世界上那么多先进城市发展的历史都需要改写。但是,人们没听说过哪个地方是通过反反复复的道路挖掘“挖”出一个现代、发达、秀美的城市。
  一些地方官员,以报纸上有字,电视上有影,广播里有声为荣,从早到晚,不停地发出各种声响和信号。上午开会,下午视察,晚上宴请;今天有个新思路,明天有个新战略,后天有个新举措;到了山沟让你种果树,到了平地让你建大棚,到了工厂让你搞技改;果多了卖不掉让你深加工,菜多了滞销让你联合起来闯市场,技改泡汤了让你搞体改。这样的人,总是高明,总是有理,总像个大忙人,而且忙得不可开交,简直是脚打后脑勺。这样的辛苦之状,这样的繁忙景象,就一定是勤政为民吗,就一定好吗?未必。如果搞的是政务嗓音和政务泡沫,整天虚张声势,不干实事,就不仅不是勤政为民,而是拙政扰民了。
  政府及其官员的政务活动,是在喧嚣噪动中进行,还是在宁静有序中展开,这是两种不同的境界,时至今日,孰是孰非,孰优孰劣,在很多人的意识中还没有搞清楚,甚至是颠倒的。
  有人去西欧的一个国家考察,发现那里政府的职能部门很“清闲”,他们的官员不需要像我们这样参加那么多的会议和“活动”,也没有那么多“指示”性的讲话,更不需要面对浩繁的经济社会事物作出判断和“决策”。是不是政府要换届了,或这些官员不负责任呢?都不是。这些官员的素质都较高,也有很强的决策、管理和协调能力,该做的事他们是一定要做好的。不该做的事则不去瞎忙活,在这样的“清闲”中把社会管理得井井有条。看来,高效务实的政府,不一定非得日理万机,忙得焦头烂额不可。他们可以在有效的法律和制度框架内,不事张扬地履行好自己的职责,脚踏实地地做好应做的工作。
  干部不作为,该他干的事,他不去干,或不好好干,这固然不好。但去除顽疾,往往不可能一步到位。让那些瞎咋呼惯了的官员,一下子转变到扎扎实实干实事,干好事上来,是不切实际的幻想。第一步能使其安静下来,不恣意妄为,先除去此害,亦属大功一件。当然这只是一个中间的过渡性的结果,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最终我们所要建立的是一个既廉洁自律,又高效有为的政务系统。
  (作者单位:辽宁省大连市委党校)

 

标 签:
  • 干部不作为
( 网站编辑:杨鹏峰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