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中央政令执行“软阻力”

  中央政令不畅通,在执行时遇到梗阻,甚至被扭曲,是中国社会大步前进中的倒退现象,如何有效解决这个问题,使中央政令畅通,成为保证下一步改革成功的关键性措施。

  一些地方存在的“地方主义”、“分散主义”、“本位主义”倾向,使得政令执行过程中出现了中央统一规划部署,地方变相打折执行的多种问题。中央整体部署,地方过度集权,对中央政令形成软阻力,影响了整体利益的实现。

  政令执行过程中地方过度集权的表现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点:

  从地方保护主义和局部利益出发,实用主义地解释和传达中央政令,并“选择性”执行。有选择性地宣传,导致中央政令在传达的过程中不完整。执行过程中,有利于地区、单位的内容就落实、照办;维护整体利益、要求地方做出某种牺牲的内容就搁置、舍弃,使政令变得支离破碎,乃至精神实质被歪曲。

  在“从实际出发,创造性执行中央精神”的正确口号下大搞变通,塞进地方主义、本位主义的私货,结果,“情况特殊”、“要符合实际”成为不执行中央政令的挡箭牌,“创造性”成为“歪曲性”。利用政策执行和政策检查中的不完善之处,打擦边球,钻空子,使不执行政令得到“合法性”。

  搞“土政策”,以花样繁多的“对策”应付政策,以致“对策”完全取代政策,久而久之,老百姓已经把“对策”误认为是政策。更有甚者在一些“保护伞”庇护下,以软磨硬泡等手段拒不执行中央政令。

  在加快发展和大胆改革旗号下违法行政;文明执法成为口号。不顾中央三令五申,违背国家法规,利用行政权力干预市场,乱收费、乱罚款;设置流通壁垒,严关设卡,增加歧视性收费项目,抬高外地产品和服务进入本地的“门槛”和成本。保护本地区企业的经济违法行为,对其经济违法行为姑息迁就,阻扰查处,破坏司法公正。对中央政令阳奉阴违,谎报地情民情,封锁消息,欺上瞒下,报喜藏忧。结果让上情下达与下情上达都遇到障碍,让中央、上级不能了解真实情况,群众干部不了解中央精神,致使错误迟迟不能纠正,违纪行为得不到纠正和追究。

  中医认为“痛则不通,通则不痛”。中央政令不畅通,在执行时遇到梗阻,甚至被扭曲,是中国社会大步前进中的倒退现象,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践中的负能量,从政治、经济各方面讲都危害甚烈。

  影响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充分发挥,妨碍国家集中力量办大事;不利于处理改革中复杂的利益关系,影响顶层设计的落实。如果各行其是,中央政令不能及时、准确执行,优越性会大打折扣。政令受阻让顶层设计难以落地,使有利于全局也从根本上有利于局部的大政策被各地的地方主义、本位主义做法所抵消,互相拆台,互惠共进变成互害双输。

  削弱中央权威,埋下不稳定的隐患。政令不畅通削弱中央政府权威,影响在改革、发展中保持稳定。歪曲政府职能,冲击现代治理体系的建立。

  破坏市场秩序,妨碍社会主义统一国内市场的完善。这种统一的国内市场需要打破地区割据、行业垄断和市场封锁,实行市场运行规范化,保证不同市场主体权利平等和机会均等,交易过程公平安全,各种市场要素能够自主流动,基础设施为不同主体提供有效服务。只有这样,才能降低交易成本,保证公平竞争,从而让劳动、技术、管理和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创造财富的一切源泉充分涌流,以造福于人民。在统一国内市场的完善过程中,需要中央强有力的宏观调控,需要以中央权威克服各地区的地方保护主义。在这一关键问题上缺项,恶性竞争会破坏市场秩序,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导致经济效益低下,资源浪费严重,违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初衷。

  影响党风廉政建设效果,为不正之风和腐败推波助澜,使惠民爱民政策效果递减或者被歪曲,损害群众利益和党群关系。一些群体性事件发生,一个重要原因是地方干部歪曲政策以权谋私,严重侵害群众权益而群众又无处申诉。

  在对外开放中削弱中国的整体竞争力。在当今日趋激烈的国际竞争中,一个国家的国际竞争力不再仅仅取决于某一方面的物质资源、技术资源和人力资源,更取决于综合国力,综合国力能否发挥,则取决于该国政府执行力的强弱。作为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本来应该在这方面具有优势,前提是各地区执行统一的中央政令。如果各地区目光短浅,各行其是,以邻为壑,不但难以发挥优势,还会自我打架,使自己在竞争中打败自己。近年来国家在对外贸易中吃了不少这样的亏。

  总之,如果政令不畅通的问题不解决,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制定的改革蓝图将难以实现,原有的改革红利也会逐步耗尽。发展下去,将会严重影响整个国家的运转与管理。如何有效解决这个问题,使中央政令畅通全中国,成为保证下一步改革成功的关键性措施。

标 签:
  • 中央政令,中央权威,对策,本位主义,地方主义
( 网站编辑:赵雁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