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党性本真,抵御权力任性心魔

  近期,安徽省政府公布了一批本省领导干部违法决策的典型案例,其中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自述,在当市长时,觉得市委书记权力大;当了市委书记,又觉得市长的权力实。于是,他在担任滁州市委书记期间,为了使自己的权力“又大又实”,组建了“大滁城”建设指挥部,亲任政委,推行“扁平化管理”,直接向建设项目发号施令。权力何以任性至此!

  当人被权力绑架,就是堕落的开始。而当权力开始任性,规矩、制度乃至法律都会遭到践踏。韩先聪觉得行政部门按规矩办事太繁琐,要求重大事项直接拿到指挥部研究定夺,以指挥部的名义“架空”集体讨论的法定程序。对有争议的问题,他不顾一把手末位表态的规定,抢先定调发言,即使有人提出异议,最终仍要按他的意见办。不光是韩先聪,从已经公布的系列案例来看,这些人手中的权力无不任性到专门找寻法律和制度的漏洞或者索性架空现行制度的地步。

  反观我们的制度。韩先聪之所以“当市长时觉得市委书记权力大,当了市委书记又觉得市长的权力实”,是因为从制度设计层面上讲,领导班子成员本应各负其责,重大决策须集体讨论。原本,这是每一位领导干部应该知晓和落实的“基本设定”,却在个别人力求“既大又实”的畸形权力观下丧失了效力。

  可见,问题不仅仅在制度,更在观念深处——权力观出了问题。有人忘记了权力从何而来、用权为了什么;价值观发生偏差,不再为公心、守公义、谋公益,转而有私心、讲私情、谋私利。这也是一部分能人堕落成腐败分子的根源——他们把所谓的“能”摆错了位置,把应该用在为百姓办实事上的“能力”,变成了自己身上的光环标签、晋升砝码。因此,防止权力任性,不仅要完善权力监督制约机制、细化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更要关注干部主观世界的改造。只有回归党性本真,才能彻底拔除畸形权力观的根子,强化制度权威,抵御权力任性心魔。

标 签:
  • 党性,心魔,本真,权力监督,能力
( 网站编辑:赵雁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