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到为止”是丢了责任

  “从严治党要敢于担当,具有‘眼里不揉沙子’的严肃性、认真劲,切实解决执行纪律失之于宽、松、软的问题。”“要有‘啄木鸟’精神,治病树、拔烂树,保护森林。”王岐山同志在地方调研时提出的这些要求,既有敲打,也有希望;既一针见血,又意味深长。

  在地方反腐中,“装腔作势”的情况并不鲜见:有的地方仍是“吼吼嗓子”、“摆摆架子”、“做做样子”,有的地方“柿子拣软的捏”,有的地方在问责上有“凑数”嫌疑,等等。此类现象,有一种作祟的思想叫“点到为止”,它颇有影响,积弊成习。

  人们不乏见到如此情形:对众所周知的问题,领导在大庭广众之下罗列一番,怒斥一番,严厉一番,任何人任何单位也不涉及,空抡棍子空打雷,一阵风吹过,烟消云散。对明显的个人问题,打“礼炮”、“哑炮”、“隔山炮”,提点希望,隔靴搔痒,了无成效。

  点到为止,点是蜻蜓点水,止是浅尝辄止,是一种点缀,是一种敷衍,图了好看,走了过场,留下了毛病。

  点到为止,常见于武侠小说,武士切磋武艺,双方手下留情,以不伤人为目的,也就是亮亮招数,比划比划,切磋切磋。实际生活中的点到为止,表现为说话时只是轻轻触及话题的边缘,含蓄“示意”;行动行为上做出小动作,示意对方明白你的意图。其从言到行都是“边缘化”,不触敏感、不戳要害,虚晃一枪,干打雷不下雨。

  点到为止,不是鞭长莫及,不是无能为力,不是认识不到,而是伸手可及却不去抓死,是能够管理的不去管住,是看清看透的不去作为。里头的原因高深莫测,可能是只栽花不栽刺的好人主义,可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庸俗哲学,可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油滑习气,也可能是怕逮不住狐狸弄身骚的袖手旁观,也可能是怕拔出萝卜带出泥的心惊胆战……官员大多不愿意下属出问题,也不愿意自己揭露问题,也就是古话所说的“上为下隐,下为上隐”,互相包着护着,人人无事,才有天下太平。一旦出事,便是窝案串案,树倒猢狲散。所以,便点到为止,应应腔,点点卯,应付了事。

  点到为止,倘若是讲究方法艺术,底细了解清楚,分寸拿捏得当,火候掌握合适,少些尖刻,多些委婉,少些生硬,多些温情,也不失为一种妙招。但什么问题都点到为止,这对自觉主动严于律己者来说,可能管用;对皮糙肉厚者来说,可能如对牛弹琴;对心怀叵测、精明者来说,可能正中下怀,你玩精明,他装糊涂。大家都打太极,都玩花活,没了原则,没了正气,那就乱章法、无体统了。

  “啄木鸟”觅食害虫,也是要“点”的,敲击树干笃笃作响,通过声音能准确寻找到害虫躲藏的位置。嘴像凿子一样啄开树皮,凿出洞来,直接插进木质内的巢穴,把害虫吃掉。其“点”,是准确,找不到则敲不止;是深入,凿不通就一直凿,直到消灭害虫为止。

  点到为止,宽容倒也宽容,却是姑息养奸;超脱倒也超脱,却是丢了责任。所以,对人对事,执行纪律,还是点正点透的好,揣小心眼,弄小动作,既不光明正大,也成不了好事。

标 签:
  • 害虫,示意,啄木鸟,点到为止,礼炮
( 网站编辑:赵雁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