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作风要洗心革面而非改头换面

  清康熙年间,郭琇任江南吴江县知县。时任江苏巡抚的余国柱十分贪婪,公然向所属各州县索贿。郭琇为满足余国柱的私欲,迫于压力搜刮民财。一时间,郭琇“以贪黩闻”。几年后,江苏巡抚换成汤斌,他知道郭琇的情况后,特意把他叫到省城,当面教育他要以廉洁为重。从省城回来,郭琇立即叫人打来几桶水,使劲地冲洗大堂,向众人承认错误,并郑重宣布:以前的郭琇不存在了。果然,他说到做到,铁面无私,成为“铁面御史”。

  “洗堂”即“洗过”,冲刷污浊,唤回清新,用真心、动真格、见真效,因为意正志坚,郭琇完成了从自我否定到自我超越的过程。

  为官的仕途不是一马平川、一帆风顺,义与利的博弈、荣与辱的争持,都会令人脸红心跳。义无反顾抗住诱惑、拳拳赤心顶住熏染、铮铮硬骨抵住胁迫,自是难能可贵,但倘若一念之差滑进了泥坑,如能及时挣脱自拔,勇气依然可嘉。浪子回头金不换,重新踏上正途,同样可以大有作为,而关键就在于洗心革面。

  洗心革面与改头换面,思想、做派、境界、效果大不相同。晋朝葛洪《抱朴子·用刑》中说:“洗心而革面者,必若清波之涤轻尘。”唐代寒山《诗》曰:“改头换面孔,不离旧时人。”洗心革面,是在灵魂深处闹革命,犹如脱胎换骨;而改头换面,则是“乔装打扮”,做表面文章。洗心革面者幡然悔悟、彻底改正,改头换面者却顽固不化、死不悔改……两者泾渭分明,不可同日而语。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想改、能改、真改,必走洗心革面正道,如此才能柳暗花明,阳光灿烂。过而不识、不痛、不改,选择改头换面的歪途,难免走进死胡同。

  纠“四风”,就有人企望“一阵风”、“一场雨”,“水过地皮湿”,敛一敛、憋一憋、熬一熬,撑过去,依然故我。表面循规蹈矩,实则心不在焉,甚而阳奉阴违,当面人背后鬼。如,公款吃喝悄然转移,不吃公款“吃老板”;婚丧嫁娶不敢大操大办,便只收钱不摆场。或者索性把“改作风”与“敢担当”割裂开来,把“干净”和“干事”对立起来,慨叹“官不聊生”,不担事、不惹事、不干事,过起了太平日子。

  《周易》上说:“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刚出生的小豹子很丑陋,皮毛黏滞混浊污物,但逐渐会变得雄健而美丽。这告诉人们,从丑陋到美丽,靠“革面”变脸不行,要从里到外地真正蜕变。同样的,纠“四风”、改作风,也要不怕丑,敢于刺刀见红,纠治顽瘴积弊,解决自身的问题。侥幸瞒天过海,糊涂讳疾忌医,“宁灭其身而无悟”,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毁灭。小错并不可怕,“吃一堑长一智”,跌倒了,爬起来,拍干净身上的泥土,依然前行,才是强者风范。

  当然,洗心革面既不可一蹴而就,也不能一劳永逸。但只要松气歇脚,便会前功尽弃。周总理有句名言:“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自我改造同样也要抓细、抓常、抓长,不断发现和解决问题,如此方能做人做事正直无憾,立人立世经久不衰。

标 签:
  • 郭琇,干事,周易,四风,铁面御史
( 网站编辑:赵雁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