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不应是一种“高风险行为”

  据媒体报道,自2014年10月起,山东省淄博市高新区卫固镇傅山村的多位村民先后向不同部门投递了20多封举报信,实名举报傅山村党委书记、傅山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彭荣均涉嫌侵吞百亿集体资产及违规占地修建别墅。这些举报信有的“正在被研究”,有的被转交其他部门,其中一封信甚至落到了被举报人彭荣均的手中。而此后有的举报人则被刑事调查,被网上通缉;有的举报人仅因为在微信上转发一条举报,便被当地警方以“了解情况”为由扣留了24小时。

  从《宪法》上看,“举报”既是公民行使监督权的一种具体形式,也是公民参与管理国家事务、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打击违法犯罪的重要方式。笔者愿意相信警方是按照规定办理的案件,不存在“打击报复举报人”的情形。但前述案例显示,“举报”仍然是一种“高风险行为”。中央编译局当代马克思主义研究所所长何增科的话言犹在耳:“10个反腐名人9人遭受过打击报复。越级上访现象,也说明举报受理机制方面存在问题。很多举报得不到有效回应,甚至经过层层转批后回到被举报单位,出现被举报人拿着举报信找举报人谈话的尴尬局面。”该事件中的实名举报人之一傅国峰被刑拘后,警方问的仍然是之前那些问题。一如傅国峰所疑惑的,为什么不能拿出查举报人的劲头查被举报人呢?

  实名举报信是怎么落入被举报人的手中?举报人遭受刑事调查仅仅是巧合吗?这一切疑问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举报人的命运很是让人担忧,今后谁还敢实名举报?尽管我国为保护举报人的权益已出台了不少法律法规,相关规章及纪律规定也多如牛毛。但是,仗义执言的实名举报还是面临着多重风险。

  “每一个举报人,都是‘时代的良心’,对举报人的每一次报复,都是对社会正义的一次打击。”举报人所冒的风险很大,国家应采取必要的措施进行救济。首先,也是最根本的,是要有顶层设计,通过法律和制度的具体化对公民的举报权加以保障,同时加重对打击报复举报人的惩戒力度。当然,举报人因被打击报复所遭受的损失也应得到一定程度的补偿,包括直接的经济损失和间接的精神伤害。

标 签:
  • 举报,举报权,高风险行为,宪法,了解情况
( 网站编辑:赵雁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