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要有主义有信仰

    列宁说过:真理很灵活,所以不会僵化;又很确定,所以人们才能为之奋斗。真理这种强大的力量,对于每个人而言,都是应该掌握而且可以掌握的。

    李大钊说过一句话:人生最高之理想,在求达于真理。真理的内容,涵盖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人们对真理的认识,也是一个不断深入的过程。在现实中,每个人都会在长期的学习生活中,逐步接受认同一些基本的理论和思想准则形成自己的世界观。在这些思维体系中,处于最核心、最顶端或者具有最根本性的影响作用的那些观点理念,会始终影响一个人行为做事的方式,这也就是一个人所坚持的主义或者信仰。

    通常情况下,“主义”一词,一方面表示主导事物的意义,如资本主义是指资本主导社会经济和政治的意义。另一方面,主义的概念表示某种观点、理论和主张,多是指最高的理想和准则,某某主义即是以某某为最高理想和准则的思想体系。在这里,我们说,一个人心中的主义,就是他心中最高层面的观点和主张,是他所接受和认可的真理。

    人的思想是一个非常奇妙和复杂的东西,需要人不断去充实,去武装,去给予信仰和某种理念的支撑。如邓小平曾说:“我们干的是社会主义事业,最终目的是实现共产主义。”“共产主义的理想是我们的精神支柱。”而具有精神信仰的人,就会受其支配,使自己的行为为自己的主义信仰服务。

    如果一个人,不是去不断探索学习真理,去充实明确自己心中的主义,只是浑浑噩噩,停留在简单初级的物质生活的欲求、生生灭灭的层面上,那这个人的生活将注定是低级无趣,没有作为的。一个高尚的有作为的人,贵在其高尚的主义信仰,并能不断为其主义而努力。

    司马迁曾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中说:“敢犯颜色,以达主义,不顾其身。”就是说要通过最大的努力以达到自己的主张、理想。他自己坚持完成编撰《史记》的过程,正是“不顾其身”的过程。对党员干部而言,要有信仰、有主义,才能做到有坚持、有操守、有追求,才能自觉地服从于真理、坚持真理,这是一个党员干部要想获得事业发展的基本的内在要求。

    抗战时期,全国各地的进步青年,即使千里徒步也要奔赴他们心中的革命圣地延安。新中国成立之后,留学海外的知识分子,冲破千难万阻也要回归祖国的怀抱。他们无不是为了主义而不顾其身的。

    关于主义,最有名的是夏明翰的诗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这种不顾其身,已经是完全彻底的连生命也可以贡献的一种追求。王若飞也说过意思相同的话:“我生为真理生,死为真理死,除了真理,没有我自己的东西。”

    古往领导,为了主义而“不顾其身”“舍生取义”者,又何止于万一。战争年代里,在茂密的丛林中,在昏暗的油灯下,无数胸怀信仰的人,面对旗帜,举着拳头,使自己获得巨大的精神力量,然后昂然投入残酷的斗争中,坦然面对流血与死亡。他们正是在物质生命的舍弃过程中,完成了一种转化和升华,实现了对精神理念的坚持。鲁迅说,一个人的生命是可宝贵的,但一代的真理更可宝贵,生命牺牲了而真理昭然于天下,这死是值得的。

    现在有些干部,崇尚拜金主义、物质主义、享乐主义,见风使舵、随声附和,说假话、说空话,完全迷失了自己心中的根本追求,也就丝毫谈不上如何去追求实现自己的主义。

    对于党员干部来说,各种制度、纪律都只是外部约束,丢掉了内在的理想信念,丢掉了应有的价值利益立场,即使再怎样监督也是扶不起来的。信仰纯洁,众邪不生,只有心中时刻有信仰、有主义,并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主义,才会从最根本上引导自己的行为。

 

标 签:
  • 主义,梁衡,史记,不顾其身,党员干部
( 网站编辑:赵雁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