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成“千古恨”,并非“一失足”

  会把假货都发给谁?“妥协的人,最后被玩坏”。会把“糖衣炮弹”炸向谁?“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回看眼熟的“案例”,是不是可以一窥其中的规律?只要没有量的开始,就不会有质的突变;只要守住宝贵的第一次,就没有第二次、第三次……就没有无尽的悔恨。而且,与后期的积重难返相比,慎始的难度并不大。

  你的消费记录、购买记录、客单价记录,将作为发货参考数据被系统识别,“看人下刀”更精准;用户的投诉率、退货率都记录在识别系统里,这些数据将作为电商判断你“忍耐力”的参考……令无数“剁手族”翘首以盼的“双11”来临之际,一篇名为《大数据之下,电商会把假货都发给谁》的文章在社交媒体上热传。

  这篇文章意在“揭露网上奸商的新玩法”,条分缕析之处,未见得全是真知灼见,但值得深思的是,一个个“内幕”和“真相”面前,屡屡中招的网购者完全可以“对号入座”,这就戳中了不少人的痛点——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既然“大数据时代电商陷阱越来越科幻”着实令人脑洞大开,那不妨来一次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式的“星际穿越”:无利不贿、赂之甚厚的行贿者,会把“糖衣炮弹”炸向谁?

  在鲜活的民间语言中,总是能找出一针见血、直指要害的答案:除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之外,还有“柿子拣软的捏”。

  有心人总结出大大小小的贪官“忏悔录”有痛说奋斗史、后悔第一次、抱怨党组织等三个明显的共同点。论及“后悔第一次”时,直指揭示了从“好同志”到“阶下囚”的一般规律。“实践证明,干部的贪腐过程基本是从小到大、从少到多,一步一步坠入深渊的。很少有这样的干部:多年两袖清风爱惜羽毛,突然有一天,一下子受贿一千万。”

  此言非虚。中国新闻网11月3日的一篇报道,对十八大后众多落马高官“为啥成阶下囚”、“涉案时间多长”等情况进行了一个梳理,指出“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是从早前岗位上就开始‘犯事’,历经多个岗位,一直持续到政治生涯的最后一个岗位”。文中举例,“从2002年至2012年,刘铁男涉案时间长达10年”;“在目前获刑的16人中,涉案时间最长的是季建业,从1992年10月至2013年上半年,涉案时间超过20年”。

  不容忽视的是,上述已领刑的16人中,除了“玩忽职守罪”的童名谦,其余15人的罪名中,均被认定有“受贿罪”。除了陈柏槐、陈安众,另外13人被认定的受贿金额均在1000万元以上。

  铸成“千古恨”,并非“一失足”,但“再回头已百年身”的确是必然付出的“大代价”。在落马“老虎”密集进入审判之际,最高人民法院于11月5日召开了全国法院重大职务犯罪案件审判工作会议。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指出,刚刚生效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对贪污贿赂犯罪的处罚规定作出了重大修改,包括改变过去那种单纯“计赃论罚”的规定,突出数额之外情节在定罪量刑中的地位和作用,增设终身监禁的执行措施,对部分犯罪增加罚金刑、资格刑的规定,加大对行贿犯罪的处罚力度等,从根本上解决了司法实践中长期存在的罪刑失衡和部分刑罚执行不力的问题。“这些立法修改,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坚持依法从严惩处腐败犯罪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

  这,对于那些仍不收敛、不收手的人来说,会不会又惊出一身冷汗?

  会把假货都发给谁?“妥协的人,最后被玩坏”。会把“糖衣炮弹”炸向谁?“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回看眼熟的“案例”,是不是可以一窥其中的规律?只要没有量的开始,就不会有质的突变;只要守住宝贵的第一次,就没有第二次、第三次……就没有无尽的悔恨。而且,与后期的积重难返相比,慎始的难度并不大。

  尊重规律,敬畏纪律,高度自律,我们身上“昏睡的细胞”都需要觉醒。

标 签:
  • 案例,涉案,罚金刑,千古恨,一失足
( 网站编辑:赵雁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