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对零售业有何影响?

  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仍然复杂多变,跌宕起伏,各种不确定的因素,各种不稳定的因素交织在一起,经济形势严峻。最突出的表现,那就是中国经济增长连续多年呈现下行的趋势,零售业方面体现得淋漓尽致。

  正确认识当前经济形势

  从2010年开始,我国的GDP增长率开始呈现出明显的回落趋势。2010年的GDP增长率为10.3%,2011年开始回落至9.2%,2012年明显回落到了7.8%,2013年GDP7.7%,2014年GDP7.4%。因此,在2014年底,无论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是还是行业机构等等,无一不把2015年的经济任务定调在7%的增速上。从今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来看,明显在意料之中,仅为7%。

  虽然最近一段时期,国家动用各种货币工具,释放出一些流动性,从去年底到现在至少三次降准,四次降息,但是形势仍然严峻。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率能不能够实现7%还是另说。

  目前,与经济增长相联系的就业压力开始凸现,所以李克强总理最大的压力就是就业问题,经济增长的底线要尽可能确保就业。但是,就业形势今年更严峻,仅从大学毕业生来看,去年是727万,今年则增加至749万。

  为了确保经济有一个较高的增长速度,缓解就业的压力,保持社会稳定和谐,就政策选择而言,仍然要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所谓的积极财政政策就是宽松的财政政策,从财政支出来看,为了确保经济有一个较高的增长速度,必须要确保加大投资领域,消费领域投入,最终表现在综合经济指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如果财力不够,就只能赤字,但必须要赤字可控。

  从财政收入这个角度来讲,为了确保经济有一个较高的增长速度,理论上讲,从中国的财政税收制度改革的目标来讲,国家应当逐步的减税,包括减少压缩带有准税收性质的强制性收费,减轻纳税人的负担,减轻企业的负担。特别对于拉动经济增长,缓解就业压力有着特殊功能的实体经济,有成长性的中小企业,特别是像我们成千上万的零售企业,这种宽松的财政政策,包括减税有特殊的重要意义。

  此外,国家通货膨胀的形势仍然严峻,通货膨胀的压力没有从根本上得到缓解,通货膨胀随时都有可能反弹。尽管最近几年由于增长速度下行,需求下降,通胀压力明显下降,但中国的通胀压力没从根本上得到缓解。M2(广义货币)现在至少130万亿人民币,是中国GDP的2倍,是全世界M2的1/4,是美国M2的2倍。

  这届中央政府转变增长方式的决心不动摇,实现创新性驱动发展战略不动摇,这届总书记是有追求的,是有抱负的,是带领全国人民实现中国梦的。要考虑到我们这届中央刚刚组建,需要有一个稳定的经济环境,政治环境,社会环境,国际环境,货币政策还要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也就是松紧适度的货币政策。

  改革红利

  正常情况下,中国的经济在未来9-10年,GDP保持一个平均6.5%-7%的增长,这一点,这届政府是有信心的。前总理温家宝曾经讲信心比黄金重要,信心比财富重要,中国经济未来十年增长的信心是建立在严肃的经济学分析之上。

  目前,我国国家人均GDP去年7500美元,但是农村人口仍然占全国总人口48-49%,工业化远没有完成,仍然处在工业化的中后期阶段,支持中国经济增长的最基本经济条件,最基本的经济环境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还在工业化加速时期。而随着工业化的推进,工业化不可避免的带来城镇化的推进,劳动生产力的提高,规模经济的产生,当然伴随经济的快速增长,任何国家在工业化过程当中都会伴随着经济增长和城市快速发展。

  从市场条件来看,全世界惟有中国13亿人形成的潜力巨大的市场,当消费率从30-40%上升到40-50%,甚至是达到西方发达70-80%的时候,消费对中国经济会是什么样的拉动作用。仅仅依靠中国的内需就足以支持中国的经济在相当长时期保持较高速度增长,而且支持中国经济增长的市场条件是充分的、广泛的,是有巨大潜力的。

  尽管中国地域广阔,不同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东部沿海地区传统的增长方式,东部沿海地区外向型的经济,或许由于种种原因生命力也许走到尽头,但是中部地区,西部地区,传统的增长方式,传统的零售业仍然有生命力,甚至有旺盛的生命力。

  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发展的回旋余地大,发展的纵深开阔。随着中央“一带一路”恢弘的战略构想的推进,我们回旋的余地不仅仅在国内,至少在沿线地区和沿线国家。至少可以调40多亿人的市场规模,几乎可以带来40-50万亿潜在的GDP。这对零售商来讲提供了更广阔的发展平台,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业务、经营理念、管理向一带一路,乃至更广阔的领域推进。

  从资金供给来看,支持中国经济增长资金供给是充裕的,中国储蓄率世界第一,M2 130多万亿人民币,3.8万亿外汇。因此,现在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通过什么政策,什么手段,什么方法把这些资金转化形成投资需求,形成消费需求。

  西方有着几百年金融产业发展史,我们处在起步阶段,幼稚阶段,因此国家把金融作为产业化,利率市场化、汇率浮动化、人民币国际化等等短时期内恐怕不可能的。中国政府对金融的控制,甚至管制,仍然会处于主动地位和控制地位,只有这样才能抵抗来自国际社会的各种金融风险,经济风险带来的冲击。

  随着改革开放深入发展,红利不断释放,制度变革效率不断产生,中国未来高速经济增长是中国改革红利支持的。

  压力

  从主观上看,党喝政府管理国家的能力越来越高,管理宏观经济的经验越来越丰富,也越来越成熟。

  十八大以来,本届政府在许多方面出现了新常态,和过去不一样。党的建设,反腐倡廉,深化改革,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互联网+,中国工业4.0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都和过去不一样了。

  但是届政府,面临的挑战、压力、风险恐怕是前所未有的。中国改革开放处在关键时刻,用中央的话讲进入攻坚战讲,用习近平的话讲到了啃硬骨头的时候了,用李克强的话讲进入深水区。中国现在到了呼唤,中国现在到了呼唤大智慧,大勇气,大胆识,大魄力的时候。

  当然,GDP保持6.5-7%的增长恐怕是需要付出代价的,需要制度成本,这真的不能掉以轻心,不利于中国经济增长的因素也是存在的,必须给予正视。

  首先是通过全球经济快速复苏,拉动中国经济杠杆的作用是有限的,全球经济的复苏比原来的预期远为漫长,特别是欧洲。全球经济不景气,一体化的情况之下,中国势必受到波及。因此,中国出口形势是严峻的,通过出口拉动中国经济增长,杠杆作用是有限的。“一带一路”其中一个考虑就是消化中国过剩产能,特别跟基建、房地产密切相关的钢铁、冶金、水泥、平板玻璃、煤炭、电解铝、有色金属、工程机械装备等等。一带一路或许可以对这样的产能起到一定的消耗作用。

  其次是不可能像过去那样,很多政策的杠杆作用正在弱化。这一点,必须综合考虑进来。比如通过大规模的财政货币拉动杠杆作用,过多发行钞票来刺激经济增长,容易引发泡沫、引发通胀。

  通过房地产大规模的投入也必须调整。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产业,足以取代房地产业,成为拉动经济增长,推动工业化进程,缓解就业压力之前,尤其是地方政府财政压力之前,房地产业支柱作用仍然有着特殊重要的意义。

  再次,那就是经济增长的制度成本必须增加。比如不可能像过去那样,以环保的代价来取得经济的增长,这一页应当翻过去了,有些环保领域的投入,只有社会效益,没有经济效益,环保产业会拉动经济增长,但是这是社会必须投入的;此外,加大民生领域投入,民生领域投入会形成GDP增长,有的投入只有社会效益,但是短时期内没有社会效益,必须要加大这些民生领域的投入。

  最后,那就是国家为了应对各种突发事件,必须要加大社会储备的规模,社会储备是当年社会财富的扣除,本身并不会形成当年的GDP,但是这是必须要加大投入的地方。

  总的来说,经济发展所需要安定、和平的周边国际环境,现在很险峻,很险恶,但是整个社会对中国未来9-10年GDP保持6.5-7%依然有信心。因此,零售业发展前途是非常广阔的,在应对经济下滑带来的压力,如何迎接电商带来的冲击,如何应对消费者主体结构转变,消费方式的转变也是业内必须要有的思想准备。

标 签:
  • 中国GDP,宏观经济形势,中国出口,零售业,中国改革开放
( 网站编辑:赵雁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