雎国余:物价涨隐藏深刻政策背景 股市理性回归

  对话雎国余

  关于危机影响:经济发展压力可能增大

  记者:从宏观上看,美国次债危机可能给中国带来什么影响?

  雎国余:次债危机使美国金融资产质量变坏,影响经济。这意味着美国会立刻调整本国财政、货币和产业政策调整,比如美国连续降息刺激经济增长,则影响到其他国家货币有升值压力,人民币正是如此。

  人民币升值的负面影响在于冲击出口影响经济增长,并连带影响就业,以及干扰冲击中国资本市场,影响中国金融稳定,使更多国际热钱通过各种合法、非法渠道进入中国资本市场、房地产市场;导致中国巨大外汇储备价值缩水,给中国经济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今后两国间可能会因中国所需先进技术和装备的进口,摩擦加大,并可能促使美国在全球经济布局、能源战略方面做出调整。因此,我们的经济发展压力会更大。

  宏观经济政策分析:CPI控制在4.8%确实不易

  记者:CPI涨幅这么大,想将CPI上涨幅度稳定在5%左右,有何对策?

  雎国余:目前我们面对的物价上涨主因是结构不合理。中国经济前景看好,只要注意调整结构,使供给不断增长,就可消除物价上涨的结构性动因。

  目前物价上涨很大程度上由粮食和食品价格上升带动,因此,宏观调控政策应对粮食、原料生产供给给予适当政策倾斜,以求增加供给,缓解供求矛盾,减小价格上升压力。此外,有些领域的投资应考虑环保控制规模,比如,房地产建筑等行业。另外一些领域应考虑扶持,比如农业基本建设、粮食投入、农民收入水平和低收入家庭收入水平应该加大力度提高。希望将CPI增幅控制在4.8%确实不易。

  关于货币政策:经济增速放缓则货币政策放松

  记者:你如何看待这一轮股市和房市的调整?

  雎国余:经济过程中出现这些问题不奇怪,股市出现价格理性回归,行情振动在意料之中,随经济发展,总体趋势向好。 投资有风险,作为虚拟资本的股票,在供求条件下有涨落很自然,并非每个股民都能高抛低吸,要有心理准备。

  另外,投资股票当中,收获来自两方面,一是上市公司给予的利益回报;另外一方面就是利用股票价差获得投资回报。若想稳定获得价差得到投资收益,那需要源源不断有资本进入市场,并总能低进高出,价格始终上涨,但这是不可能的,社会财富总量一定,很多地方都需要用钱。

  而且,目前看,股票市场价格远远偏离价值,我们无法可能想象一两年时间,公司股票价格涨四五倍,这不可能,因为上市公司质量没那么好,这就意味着有大量资金进入,这些资金有进有出,所以有这样的风险毫无疑问。

  房地产也如此,价格总体上涨正常,但不能在短期内远远超过GDP的增长速度。对房价不要有误解,现在的房地产价格不会逆向发展,中央的宏观调控政策并非要打压房价,而是希望房价趋于理性,增幅有所控制。从长远来看,股票、房地产市场还会发展。

  记者:预计从紧的货币政策何时松动?

  雎国余:奥运会召开前不会松,之后也不会更紧,如果奥运会召开后经济增速有所放缓,那么从紧货币政策将放松,奥运前还需要一个稳定的经济和社会环境,大的宏观调控政策不一定出台。

  关于最困难一年:地方经济冲动得不到遏止

  记者:你怎么看今年可能是经济最困难的一年?

  雎国余:实际和上世纪90年代前后相比,那时候更加困难。当然,中国的改革开放走到今天,今后如何进一步走下去确有挑战,这个挑战是人们所说的中国目前面临第三次思想大解放的问题。这是个大问题,这个思想解放到底是什么,如何解放,需要我们深入思考。中国改革现在处于改革关键时刻,很多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包括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如何发展等问题。

  说今年可能是经济最困难的一年,还有很多很重要因素,很多方面有利好消息,另外一些领域会有挑战。还有一个问题应该引起大家注意,那就是地方经济的冲动得不到遏止。经济也需有松有紧,我们还需给后代留下可持续发展空间,因此,我们要有忧患意识,喜中有忧。

标 签:
  • 物价上涨,理性回归,打压房价,希望房价,物价涨
( 网站编辑:赵雁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