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中的巡视工作

  早在成立初期,中国共产党就已经开始了党内巡视工作的探索和实践。1928年,党中央制定《巡视条例》,以中共中央通告形式下发,巡视工作在党内全面铺开。随着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的建立,巡视工作在军队建设中也逐步开展起来。中共中央军事部正式设立军事工作巡视员,并派出一些巡视员到各苏区和红军部队巡视军事工作,有效地指导并推动了各地武装斗争的发展。1930年2月,中央军委制定颁布《军事工作巡视员条例》,为在红军部队中开展巡视工作明确了任务,提供了制度性规范。

  长征之前,巡视工作在红军部队中已广泛开展,由红军师以上单位政治部派遣巡视员到连队进行巡视。当时,彭雪枫曾任中央军委巡视员,黄祖炎、邱一涵、辛世修曾担任红军总政治部巡视员,刘兴元曾任红军医院政治部巡视员,袁林曾任红三军团政治部巡视员。巡视员们深入基层连队,积极开展传达上级指示,指导党、团工作,了解基层官兵情况,搜集整理情报等工作。通过巡视,进一步促进了部队上下之间的信息情报的交流沟通,使红军部队上级机关能够及时、全面地掌握基层部队党、团组织工作开展情况,指战员的思想动态、生活情况和战斗状态,部队存在的困难和问题等信息,加强和改进了党对军队的领导,保证了党的决议、指示等在部队中的贯彻执行。这些巡视实践,为以后红军部队开展巡视工作积累了经验。

  红军开始长征后,部队长途行军,敌情紧迫,战斗频仍,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巡视工作仍然没有停止。相反,由于对信息情报需求的凸显,巡视工作在长征中有所加强。比如刘英在长征开始时曾担任中央红军“红章”纵队巡视员,“随司令部一起走,管无线电台,做政治工作”。后来李维汉为了“及时掌握整个纵队的情况”,把刘英从电台调回,组织一个突击队,检查整个纵队情况,并随时向他汇报。长征途中,有的部队还成立了巡视团。如红一师政治部设立有巡视团,肖锋担任巡视团主任,工作人员有吴福善、匡道维、金行生等同志。据梁必业回忆,当时红一军团政治部下设组织、宣传、保卫等部门,还设有一个干部巡视团,是“储备干部的地方,这里的干部可高可低,人数可多可少”。

  在红军长征途中,红军部队中的巡视员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围绕加强部队政治工作这一任务,深入到各团基层连队,“了解情况,帮助工作”,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一是检查指导连队党支部工作,帮助改进连队的支部领导,发挥堡垒作用。肖锋任红一师政治部巡视团主任,主要任务就是带领巡视员们随团行动,了解各团基层连队情况。在其日记中,有多次关于巡视检查连队党支部活动情况的记载。如,1935年1月21日,“谭主任派我同吴福善、金行生两同志跟一团行军,了解一营连队支部活动情况,协同沿途扩红”。3月19日,“我随三团一营为前卫。在通场到特务连了解情况,该连有105人,其中党员45人,团员35人,是人数较多的一个连”。4月5日晚,“一团总支书记康志祥同志反映,全团12个连队,有7个连战斗力较强,主要是连队干部团结。支部堡垒作用好。八连较差,得抽人帮助整顿,搞好支部建设,发挥战斗堡垒作用”。除了了解党支部工作情况,巡视员还要检查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并进行处理。肖锋记载,1935年3月8日,“谭主任要我同金行生跟三团行动……我深入九连了解彭连长打人事。战士反映:彭连长脾气不好,一着急就骂人。检查后向林龙发政委汇报,决定由林政委找他谈话,进行批评教育,限期改正。彭连长知错,表示要改正,大家很欢迎”。“四连党支部在行军大休息时召开支委会,批评二排胡排长工作方式生硬,不能以理服人。经过思想斗争,他的工作方法有所改进”。依据这些日记,我们就可以判断,当时巡视工作的任务及其发挥的重要作用。

  二是传达上级有关指示精神并及时了解部队对上级指示精神的反映。《肖锋日记》记载,1935年1月28日,“我继续在三团了解补兵后连队的反映”。2月26日,“部队准备打回遵义去,师政首长要我同匡道维同志跟一团行动,检查一下传达遵义会议精神后部队的反映,以及连队支部的活动情况”。3月10日,“我们边走边传达遵义会议精神,战士情绪较稳定,对转圈子可以理解了,东走西转是为了打好仗,消灭敌人”。3月18日,“向各连党、团支部传达了南下抢占乌江的决定”。3月20日,“凌晨五时出发,跟王隧一营急行军,经二十里铺、岩场到后坝场,鸡溪镇宿营,行程百余里。战士问,怎么老是走,究竟走到哪里去?这说明我们政治动员工作做得不够深入。我们政治处要同连队一同走,边走边谈为什么要转圈子的道理”。5月6日,“因为急行军,战士们走得斜头歪脑,牲口丢了一半。在危急关头,要做好政治解释工作”。6月26日,“晨七时出发,经木城、打鼓山等雪山,到达茶古寺宿营,行程七十里……当前主要困难是缺粮,战士、干部们都吃不饱,腿没有劲”。这些记载表明,在长征途中,巡视员是传达上级有关会议、指示精神,并做好政治工作的重要力量。

  三是协助基层连队做好战地后勤、扩红、筹款、宣传、收容等工作。部队长途行军,军情紧急,任务繁多,红军指战员要同时承担多项工作任务,巡视员也不例外。刘月生任红二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青年干事、巡视员时,曾先后被借调到17师51团没收委员会,到5师13团一连、4师12团九连帮助工作,也曾接受红二军团政治部主任甘泗淇的命令率政治部警卫排搞收容。肖锋则协助做过沿途扩红、收容、打土豪、领导宣传队宣传、做群众工作、筹措经费、安置伤员、组织担架、负责战地后勤等各项工作,还参加过攻打赤水县城、袭占曲靖、打松子竹、白腊坎等战斗。帮助地方开展苏维埃运动,也是巡视员的一项工作,肖锋曾按照谭政命令,“帮助扎西特委开展苏维埃运动”“协助地方开辟滇东苏维埃根据地”,提出“要枪给枪,既要拿出枪杆子,又要发展枪杆子”。1935年2月28日,在桐梓同县苏维埃政府主席李长额交谈,了解到“这县有区苏维埃政府十五个,乡苏维埃政府四十二个,党支部已发展到二十一个,有党员一百二十五人,游击队数百人,主要干部都是红军留下来的”。

  四是帮助部队了解沿途地方的社会风土人情以便制定相应政策。在紧张的战斗行军之余,巡视员们还要留心沿途社会经济、风土民俗情况,肖锋多次记载贵州、云南等地地理环境、群众劳动习惯、地主以及底层百姓的经济情况,认真了解当地群众对红军的态度,败退下来流落讨饭的敌人伤病的情况等。此外,还要监督部队执行纪律的情况,1935年5月1日,肖锋跟随二团三营一连在大段休息时,“七班战士打坏群众四个土碗,胡政指赔偿两角钱”。这些信息,都是对红军部队十分有用的情报。

  与广大红军指战员一样,在红军部队中的巡视员同样面临着生死考验。刘月生过草地时差点牺牲;1935年4月23日,跟着肖锋巡视的“吴福善同志发疟疾,匡道维找了副担架抬回来,谢天谢地,半夜就好了”。4月30日,5月1日,肖锋两次差点被敌机炸死,6月22日,又“突然发了疟疾,幸好在懋功休息了几天,病情好转”……面对艰难险阻、生死考验,红军巡视员们并没有迟疑,没有退缩,“在困难的时候,共产党员只能绝对服从党的领导”。据王宗槐回忆,在会理,罗荣桓由于受“左”倾错误排挤的处境还未改变,在红军总政治部任巡视员,政治上、生活上仍然受到不公正待遇,但依然坚持对党和红军的信念,坚持正确的路线方针。

  “为了革命,就要不怕牺牲。共产党员没有什么可畏惧的,生为革命,死也要为革命,决不能贪生怕死不革命。”在大规模的军事转移过程中,正是这些具有坚定信念、高扬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乐观主义的红军巡视员,穿梭忙碌于红军部队中,把红军部队急需了解和掌握的重要情报信息,及时收集并上报给上级领导机关和指挥员;同时把部队基层单位和士兵迫切希望了解上级机关的行军战斗意图,及时传达下来,并认真做好各项工作,为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党对军队的领导,提升部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保障红军长征最终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标 签:
  • 工作方法,工作任务,后坝,苏维埃,党支部
( 网站编辑:赵雁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