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领导决不是“犯傻”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指出,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不仅对下级要敢用,对同级特别是对上级也要敢用。不能职务越高就越说不得、碰不得。

  曾几何时,人们常说,批评领导是“犯傻”,一是怕领导给小鞋穿,以后日子不好过;二是怕丢了领导面子,让领导失去威信。于是,一些人就给自己找理由,千万别批评领导。

  一定意义上讲,正是这个原因,造成了一些地方民主的缺失,也助长了个别领导的一言堂。

  前不久,在济南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工作领导小组(扩大)会议上,山东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王文涛将济宁市一个基层干部的来信复印,每人一份分发给大家学习。写信人直言不讳地指出了其在济南培训期间发现的占道经营、违章建筑、环境卫生脏乱差等问题。

  对待“以下犯上”的批评,市委书记不仅诚恳接受,而且迅速行动,作出了整顿。这一事例说明,不是批评适合领导者的“胃口”,才会虚怀若谷,诚恳接受。只要反映的问题属实,所有善意的批评都应该被接受。

  真正的共产党人,都应有闻过则喜、闻过则改的品格。1978年,广东惠州一位名叫麦子灿的机关干部,给时任省委第二书记的习仲勋写了一封批评信,向他提出两条意见:一是爱听汇报,爱听漂亮话;二是处理群众来信来访不及时。对这封措辞尖锐的批评信,习仲勋给予充分肯定,亲自写了回信,还与来信一起转发全省。他说:“麦子灿同志对我的批评,是对我们党内至今还严重存在的不实事求是、脱离群众等坏作风的有力针砭,应该使我们出一身冷汗,警醒过来。”寥寥数语,饱含赤子情怀,彰显博大胸襟。

  可以看出,正是麦子灿敢于批评,才检验出习仲勋同志对待批评的态度,以及勇于改错的精神。如果党员干部都当老好人,过于爱惜自己的羽毛,凡事都“好好好”,发现领导错误不仅不批评,反而把腰弯成90度,全面从严治党也就无从谈起了。

  延安时期,毛泽东同志有两次“挨骂”的经历。对于第一次“挨骂”,毛泽东说:“群众发牢骚,有意见,说明我们的政策和工作有毛病。不要一听到群众有议论,尤其是尖锐一点的议论,就去追查,就要立案,进行打击压制。这种做法实际上是软弱的表现,是神经衰弱的表现。”

  对第二次“挨骂”,毛泽东说,“人家骂得就有道理呀”,并由此实行了精兵简政的政策。可见,领导干部乃至党的领导勇于接受批评一直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

  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县以上党和国家机关党员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的若干规定》,再次规范和强调了批评和自我批评。今天,我们要用好这个利器,核心要解决的就是一个“敢”字。朱德同志讲过:“不敢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算什么共产党员?”当我们纠结于领导干部是否接受批评时,先问问自己,敢不敢拿起批评的利器?

标 签:
  • 批评和自我批评,批评与自我批评,挨骂,犯傻,好好好
( 网站编辑:赵雁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