贯彻民主集中制要不折不扣

  全面从严治党,要从党内政治生活严起。民主集中制是党的根本组织原则,是党内政治生活正常开展的重要制度保障。

  然而,在个别党组织的决策过程中,民主集中制的执行却变了样。近日,在云南省通报的8起党内政治生活不严肃典型问题中,落实民主集中制不力的弊病凸显。

  走形的民主集中制贻误事业

  坚持集体领导制度,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是民主集中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始终坚持。一旦被领导干部出于私利以其他形式取代,班子的集体决策就会陷入无序,不利于干事创业,甚至助推腐败现象潜滋暗长。

  有的党组织主要负责人搞一言堂甚至家长制,使集体决策流于形式,实际上个人或少数人说了算。在通报中,云南物流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副董事长周少方就作风专断蛮横,有的“三重一大”问题决策走过场,甚至未经决策程序,个人拍板决定重大问题,班子民主作风遭到破坏。

  上梁不正下梁歪,一把手如此行事,班子成员亦有样学样。上述案例中,一些班子成员把分管部门和下属公司视为“自留地”,对相关情况,既不主动向党委汇报,也不跟班子成员通报,毫无大局意识。集团内各自为政的局面使民主集中制形同虚设,领导班子决策信马由缰、权力缺少监督制约,极大增加了以权谋私的腐败风险,周少方就因严重违纪被立案审查。

  议而不决、决而不行、行而不实,则使民主集中制走了形。在另一个典型案例中,云南广电网络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会、董事会和经营管理层的决策权限和范围划分不明确,实际决策中党委书记、董事长和总经理之间相互争权,推诿扯皮、议而不决,甚至违反议事程序自行决策、擅自执行。

  缺少集中的决策机制,主要负责同志领导不坚强,班子犹如一盘散沙,干部队伍的凝聚力、战斗力可想而知。班子成员如果忙于争权夺利、责任担当意识淡漠,决策酝酿就会效率低下、科学性大打折扣,事业发展就会受到影响。

  西南林业大学原党政主要负责人表面和气,实际貌合神离。班子主要负责人与成员之间、成员相互之间不信任甚至相互掣肘的直接后果就是,该校的党风廉政建设责任田被撂荒,受到问责。

  此外,民主集中制还成为一些党组织顶风违纪的挡箭牌,以集体决策名义集体违规。在云南省委巡视期间,云南广电网络集团有限公司召开股东会、董事会,照样违规发放会议津贴。

  民主集中制异化、变形,纠偏正舵的集体决策机制蜕变成个别党组织集体违规的“保护伞”,完全背离了制度初衷,严重影响了党的事业。

  霸道作风是特权思想作祟

  “一把手能否带头执行民主集中制、执行得好不好,决定着整个班子执行民主集中制的质量。”河南省舞阳县纪委干部龚洋浩认为,一把手主动接受监督意识和民主科学决策意识强,能带动一个单位形成好的生态。反之,“一人说了算”,政治生态就容易出问题。

  结合现实案例来看,党组织主要负责人带头违反集体领导制度,是民主集中制贯彻不力的重要原因。

  一旦大权在握,“有的领导干部追求快意用权、特权思想膨胀,便会想方设法规避制度、带头破坏程序。”云南省保山市纪委干部赵海碧说,个别领导把自己当成“官”,自认高人一等,把主管领域视为私人领地,作风霸道,听不进班子成员意见,也打击了其他成员参与决策的积极性。

  霸道是权力的衍生物,是特权思想作祟。作风霸道,搞一言堂的人,出问题是早晚的事。辽宁省抚顺市原市长栾庆伟在出任大连高新技术产业园区一把手后,脾气变大了。经常当众呵斥下属,他主持的会议,如果有人迟到,还会被罚站。权力恣意横行,栾庆伟也在私欲中越陷越深。

  党组织主要负责人没能起到表率作用,而有的班子成员又缺乏担当精神,不讲原则,不敢行使批评的武器,甚至表面默许、背后搞小动作。

  在云南通报的案例中,西南交通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领导班子成员表面一团和气,背后闹不团结,搞团团伙伙,会上附和,会下乱说。这种“两面人”做派也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个别党组织的民主集中制如沙上之塔,根基不固。

  领导班子不能贯彻好民主集中制,直接影响党的决策部署落实,会对部门或单位的干部队伍造成负面示范,削弱整个团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一把手要做贯彻民主集中制的表率

  集体领导制度,“任何组织和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以任何理由违反”,《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为党员领导干部划下了红线。

  主要领导干部注重发扬民主,主动接受监督,严格按程序决策,是民主集中制正常运转的重要前提。“尤其是一把手,除了要广开言路,善于听取不同意见,鼓励其他班子成员积极建言献策之外,更要支持班子成员在职责范围内独立负责开展工作。”河北省衡水市纪委干部王娜表示,“同时,班子成员也应以大局为重、认真行使决策参与权,坚决执行集体决策,共同维护集体领导权威。”

  民主集中制得到有力执行,不仅要靠党员领导干部的党性觉悟,更离不开制度的刚性约束。针对权力运行的特点、规律和形势变化,对一把手贯彻落实民主集中制提出制度化的要求,各地正在探索。

  2016年,浙江省义乌市探索建立“三重一大”项目集体决策留痕管理机制,要求主要领导干部末位表态、班子成员对会议记录签字、决策全程录音录像,并配套问责机制,使决策全程可追溯。对错误决策不表态、不抵制,要严肃追究责任,倒逼主要领导和班子成员严格贯彻民主集中制。

  日前,广东省广州市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对一把手监督的十项措施》要求:涉及“三重一大”决策必须集体研究,一把手不能以现场办公会、招商引资会、文件圈阅等形式决定;班子会议集体研究工作,班子成员应明确表达意见……一系列要求,对于加强对一把手的监督,提升民主集中制的质量有积极意义。

  贯彻落实好民主集中制,关键在党员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当前,要用好巡视这个党内监督的利器,从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出发,把民主集中制的落实情况作为考察党内政治生活的重要指标,对照党章和政治生活准则相关要求,把制度蕴含的力量释放出来,督促“关键少数”落实好民主集中制。

标 签:
  • 民主集中制,贯彻落实,党组织,政治生活,三重一大
( 网站编辑:赵雁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