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红脸”更应知“脸红”

2018年06月29日 10:40:38
来源: 解放军报 作者: 马洲兵

  如今,“红脸出汗”可以“排毒养颜”的观念已在党员干部心中深深扎根。敢于“红脸”,勇于批评,无疑是有党性的表现,需要提倡。但我以为,敢于对别人“红脸”,而自己也知“脸红”,则更重要,也更难能可贵。

  据媒体报道,司法部原部长吴爱英在落马前,为人处事特别“强硬”“霸道”:开会时有人手机响,她会大骂一通;办公楼门窗没关好,她也大光其火。做事认真,对人严格,没错。但自己也要做得好才行。可她做得怎样呢?政治上弱化党的领导,工作中阳奉阴违,“四风”问题禁而不止,等等,也就是说自己做得并不咋地,可她不为之“脸红”,而只对别人“红脸”。

  古话说得好,“己不正,焉能正人?”化人者必先正己,服人者必先尽己。然而,现实生活中总有个别领导干部只当“手电筒式”人物,自己目无组织、用权任性,却要求部属“坚决照办”“不能走样”;自己时常上班不见人影,却要求部属“在位在岗”“全心全意”;自己与不三不四的人吃喝交友,却要求部属“洁身自好”“清清爽爽”。如此这般,怎能让部属心悦诚服?

  不知“脸红”的表现,还不仅仅是“照人不照己”,有的人本事不大,却总嫌官帽小,哭着闹着要官做;有的人见任务就躲,见荣誉就上,不给荣誉就撂挑子;有的人工作业绩平平,述职时吹得天花乱坠,将别人的功劳一一归己;有的人自己不动脑,文章却常发表,还到处炫耀,等等,也属于不知“脸红”一类。

  据说,达尔文研究生物曾得出一结论,人类是唯一会脸红的动物。“脸红”的含意是什么呢?就是知耻、知羞、害臊。领导干部本应是由较高素养的一批人组成,可为何有的反而“退化”得不知“脸红”了呢?我想,一来是因为他们为官久了,习惯了“一贯正确”,居高临下、唯我独尊,总是“看自己一朵花,看别人豆腐渣”。二来官做大了,在单位没人能管,也没人敢管,于是乎变得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三则可能还蛮熟谙心理学,即“说人之短,乃护己之短”——以指责别人的缺点来掩盖自己的错误,把自己装扮成始终正确的化身。

  任何人都有穿开裆裤的时候。有些部属年纪轻、见识少,工作做得不周全,甚至犯错误,在所难免,领导可以批评,也可以处分。但身为领导,受党教育多年,经历风风雨雨,必须做得更好,不仅要少犯常识性错误,就是犯了,也应知羞、害臊,有错认错、知错即改,这才是像样的领导。古人说:“恶人之心无过,常人之心知过,贤人之心改过,圣人之心寡过。”领导干部可能达不到“圣人”这一步,但做个“贤人”“常人”是应该的。如果连这也做不到,总是心中“无过”,岂不归到“恶人”一类了?

  说白了,“脸红”代表的是自省、愧疚和新生。能脸红的人才是真诚的人、明理的人、可信的人,一旦犯了错误,自然知道改正错误、刷新自我。在部属眼里,当领导的如果敢于说出“我不对”、承认“我不如”、表示“我努力”,不仅不是“出丑”“难看”,反而会“面相”更好、“颜值”更高。领导就是标杆,尤其需要“腰板硬硬朗朗”,乐于接受监督、习惯别人把自己说得脸红,经常自照镜子、三省吾身,把自己照得脸红。

  1200多年前,白居易在陕西任县尉时写过《观刈麦》一文,末曰:“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白居易在此做官是有贡献的,但即便如此,他还为自己“曾不事农桑”而“脸红”,深感“念此私自愧”。相比较而言,而今一些人功劳不大、业绩不显,甚至身子不洁,却还在他人面前趾高气扬、颐指气使,不应感到“脸红”吗?

标签 - 脸红,应知,红脸,贤人,无过
网站编辑 - 唐淑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