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在团场里的方言

    61年前,在党中央的号召下,祖国大江南北的知识青年、转业军人和支边青年陆续来到兵团,扎根团场,大家操着不同的乡音相互交流,共同劳动,感受着方言的魅力,文化的融合。

    生活在团场里的内地人大多以河南、四川、甘肃、湖北居多,记得小时候,连队的一排土坯房里住着不同籍贯的职工,大家相互之间都以“老乡”称呼,称呼河南人为“河南老乡”,称呼四川人为“四川老乡”,因为“老乡”两个字也拉进了大江南北中青年之间心的距离,让远离家乡、远离亲人,操着不同口音的中青年人找到了心灵的依靠。

    在平常的工作生活中,父辈们之间就操着各自的方言相互交流,倒并没有显的听不懂或者太突兀,对于父母们已经形成的且不容易改变的方言而言,孩子们对语言的接受能力更强,因为和连队其他籍贯的孩子经常一起玩耍,孩子们都或多或少能说一些对方的方言,唱几首不同方言的童谣,也会学着大人们说一些孩子们之间认为最不好听的方言,每次学完之后,大家就哈哈大笑,而被学的孩子,气的眼泪涟涟,哭跑着回家告状。

    连队夏季的傍晚是最热闹的,收工回家的大人们在渠道里冲洗着各种农具,孩子们在连部门口玩着简单却又快乐的游戏,哈哈的笑声和时而的争论声让连队显得异常热闹。天刚擦黑,连队里此起彼伏的响起了父辈们操着各种方言喊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幺妹回家吃饭”“凤妮儿吃饭”……每到这时孩子们的游戏也就告一段落,依依不舍的约定明天的相聚时间地点。

    后来再大些,我们这些孩子都到了上学的年龄,进入学校上学,老师和学姐学哥们都说的普通话,我们的方言似乎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们的各种方言就逐步转变为“川普”、“河普”、“湖普”最后转变为标准的普通话,在学校说普通话,在家说方言成为了我们当时语言表达的真实写照。

    随着后来上学、工作的语言环境变化和回家次数的减少,再回家和家人用方言交流显得很困难,虽然能听懂,但已经说不出那种亲切的方言了,不免觉得很遗憾。

    现在团场的青年人能讲方言的人并不多了,而中年人老年人基本上还操着一口的家乡话,有时候也听见老年人教育年轻人学一学家乡的方言,对他们而言也许那是对根的一种思念和期盼。

    虽然对于团场的方言数量没有具体的统计,但无论是哪一种方言我们都应做到尊重和保护,因为有了乡音,才有“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思乡之切,因为有了方言,才有南北融合的团场大家庭。

标 签:
( 网站编辑:王润斌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