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叫我怎能不爱她

    听惯了田间道路上拖拉机的轰鸣;说惯了带有独特味道的新疆话;闻惯了金秋十月路边的瓜果飘香;看惯了道路两旁笔直的白杨树。

    出去走了一圈竟发现:这儿才是心灵真正的归宿。

    还记得,那是高中升大学时,我下定决心要走出新疆,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去感受一下大城市的生活。于是,我毅然从大西北报考到大东北,回头想想,着实佩服当时的自己,佩服那时的勇气和胆量。在东北求学的三年时间里,我真切的感受了东北人直爽泼辣的性格,感受了东北冰天雪地的寒冬,下一次雪,轻轻松松就是到小腿这么深,这种新疆的稀有情况在东北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临近毕业实习时,叛逆冒险的性格又驱使我从从东北奔赴东南,来到了花城广州。在这里,我见识了真正的夏天,广州的夏天要么是炎热无比,要么是一连几星期的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有空调的室内与室外可谓是冰火两重天。作为国内一流的国际大都市,我在这里体验了一把大城市的生活节奏。长时间的沉浸在激烈的竞争中,精神的长期紧绷让人无暇顾及精神世界的补给,心灵的空白渐渐让物质填埋,久而久之,那宝贵的人情味便慢慢淡化。于是,我又下定决心重回故土。

    毕业后的我,又重新回到家乡,从小生长的兵团这片土地上。一切看起来既熟悉又陌生,那蔚蓝的天空,新鲜的空气,任谁能不向往呢?家乡的这几年的变化很大,兵团城镇化建设如火如荼,道路越修越宽,职工的收入越来越高,脸上洋溢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喜看兵团新貌,处处高楼林立、一派兴旺。我不禁感叹到:咱兵团人就是“亚克西”。

    我不禁为自己的决定感到自豪,作为军垦第三代,我回来的理由很简单:要为家乡的发展出一份力,并要做家乡变化的见证人,曾今的我,一心想着走出去,对自己自信满满,等到有了切身体会才醒悟,我终究适应不了那样的生活节奏,在他乡的日子里,始终缺少归属感,所以我回来了。近几年,兵团加快推进“三化”建设,不断拓展年轻人的发展空间,吸引着更多的高校毕业生来兵团建功立业,于是,天山南北垦区成为了大学生实现个人理想的大舞台。

    在这片几代军垦人用勤劳的双手将昔日的戈壁沙漠开垦成沃土良田的土地上,试问:咱们兵团人,有什么理由不爱她?

标 签:
( 网站编辑:王润斌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