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抒情的笔调书写多彩边疆

    粗犷的戈壁荒漠,锻造出许特生坚韧执着的性格特点,他着眼于生活的真实感受,用抒情的长调,赋予生命浪漫与激情。这种将自然景致、生活的艰难、岩浆般涌动的情感与灵魂的悸动裹缠在一处的生命意识的呈现,展示出许特生作品的独特韵味。

    许特生出生于1937年,1951年从湖南参军来到新疆,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工作生活在兵团这片广袤的沃土上。他出版的长篇小说有《边塞风啸》《帕里夏与帕里黛》《家族之谜》《雪冠》  《西部女郎》,中篇小说集有《孔雀把他牵引》《玉盒谷》等。

    许特生的创作之路充满艰辛,他的许多创作灵感都来源于真实的生活,艰苦环境的磨炼使他对生活的意义有着比常人更为深刻的体验和感悟。他在西部大地上走戈壁,翻雪山,过草地,经历了刻骨铭心的苦难。他当过养路队队长,挖过山洞;和哈萨克族牧工一起生活,一同放牧。在转场时,有时赶着牛羊在路上一个多月洗不成澡,头上满是虱子,苦不堪言。炎炎烈日,风餐露宿,遇到雨季,一群人就整夜蹲在雨地里,用火钳子敲击破脸盆或破铁桶,发出响声,以吓退狼群。一次途经戈壁滩时,狂风大作,大家迷失了方向,在戈壁滩上跋涉了三天三夜,干粮和水都已用尽,又饿又渴又冷,在濒临绝境时,团场派人找到了他们,他们得救了。那是许特生记忆中最艰苦最难忘的岁月,那些陪伴着他的人和事,那些为建设边疆付出汗水乃至生命的人们,那种不畏艰难、无私奉献的精神深深打动了他,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成为他创作的源泉和动力。

    许特生的作品故事性强,新疆的生活,兵团的生活,包括少数民族的生活,在他的眼中都是独特的,充满韵味的。

    他的小说大多描写草原牧工和军垦战士,生活气息浓郁,富有鲜明的边疆特色和民族特色,具有强烈的时代精神,特别是反映少数民族生活的作品独具一格。在他的小说里,天山的险峻,草原的辽阔,绿洲的瑰丽,沙漠的粗犷,都充盈着一种流动的质感。他所写的故事中的人物积极乐观,奋发向上,有着洁净的精神品质。

    许特生创作了大量优秀的文学作品,其中最典型的是他的长篇小说《边塞风啸》。当时正值“文革”期间,他将大部分时间用于创作。最早描写的是军民联防的故事,小说草稿写了两麻袋。他将其中一部分稿子寄给当时的兵团党委宣传部,同乡綦水源将他推荐给领导,领导将许特生调到兵团党委宣传部文艺办公室,给他创造条件让他专心修改小说。后来,解放军文艺社专门派了一名编辑,指导他进行修改。经过8

    个月的认真修改,小说初稿基本完成。从70多万字精简到30多万字。

    1976年出版印刷15万册,再版后20万册全部卖完。《边塞风啸》的成功,给了许特生极大的信心,创作热情一发而不可收。他先后发表了《帕里夏与帕里黛》《孔雀把他牵引》等20多部作品,艰苦奋斗的兵团人、勇敢善良的哈萨克族姑娘、执着追求爱情的维吾尔族青年,他笔下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在这些鲜活的人物背后,记录着他许许多多的不眠之夜。

    许特生创作勤奋,生活简朴,正如他在访谈中所言,他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写作上,他的创作灵感大多在半夜产生,当沉浸在自己的小说世界时,半个月都不下楼。他生活单调,不喜欢应酬,很少参加社交活动。

    已古稀之年的许特生时刻不忘自己肩负的光荣责任与使命,不顾年事已高,依然笔耕不辍。描写哈萨克族青年男女爱情的《姑娘追》是他近期的一部力作。小说以青年男女的爱情为主题,以别具一格的草原风貌、牵动人心的热恋、感人至深的友爱以及具有鲜明特色的少数民族风情,立体地展现了各民族之间相互融合、团结奋进的场景。

    许特生的小说根植于现实的土壤,和许多兵团老艺术家一样,艺术表现手法都带有那个时代的痕迹和烙印。他的作品是记录和挖掘现实生活的样本,彰显了一个时代的精神。他力求从生活的审美角度出发,探讨生命的本质。

    与哈萨克族牧工长期共同生活的经历,使他汲取了哈萨克族丰富多彩的文化艺术养分。在他的作品中,神话、传说、叙事长诗、爱情长诗、民歌、谚语的大段出现,抒情长调式的语言表达,是美好生活的呈现,是爱的抒发,是梦想的追寻,这使他的小说又弥漫着一丝浪漫的气息。

标 签:
( 网站编辑:王润斌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