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的治理者

——读《理想国》

  编者按

  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在谈到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理论创新问题时指出,从某种意义上说,理论创新的过程就是发现问题、筛选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

  习近平总书记以柏拉图的《理想国》、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康帕内拉的《太阳城》、洛克的《政府论》、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汉密尔顿等人著的《联邦党人文集》、黑格尔的《法哲学原理》、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亚当·斯密的《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马尔萨斯的《人口原理》、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约瑟夫·熊彼特的《经济发展理论》、萨缪尔森的《经济学》、弗里德曼的《资本主义与自由》、西蒙·库兹涅茨的《各国的经济增长》等著作为例,指出它们“都是时代的产物,都是思考和研究当时当地社会突出矛盾和问题的结果”。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从本期起,“光明书榜”版将开设“经典重温”栏目,约请北京大学韩毓海教授为客座主持人,与广大读者一起重温这些经典著作,以更深入地了解其学术价值和思想内涵,从而为更好地建设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提供借鉴。

  柏拉图的《理想国》作于公元前339年,其时正值苏格拉底被处死之后。全书以苏格拉底为对话者,深刻阐述了何谓“理想的治理者”以及“治理者的理想”这一重要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包括《理想国》在内的西方社会科学经典著作时这样指出:“这些著作都是时代的产物,都是思考和研究当时当地社会突出矛盾和问题的结果。”而《理想国》所面对的,正是当时希腊社会突出的矛盾,以及城邦治理所暴露出的严重问题。

  苏格拉底是在“雅典民主派”当权时被处死的,而苏格拉底之死,深刻暴露出民主制度的严重缺陷,而柏拉图说,这种缺点就是“过度的自由”。他说,在那里,连动物也“自由”到为所欲为的程度,“狗也完全像谚语所说的‘变得像其女主人一样’了,同样,驴马也习惯于十分自由地在大街上到处撞人,如果你碰上它们而不让路的话。什么东西都充满了自由精神”。而这种自由的实质,就是指“个人欲望的自由”,在放纵的个人欲望面前,一切所谓理想、学问、事业心都不值一提,一切崇高的东西都被亵渎了,甚至都被视为违反、压抑“人性”的,也正是这种放纵个人欲望的自由,“使得这里的公民灵魂变得非常敏感,只要有谁建议稍加约束,他们就会觉得受不了,就要大发雷霆,到最后像你所知道的,他们真的不要任何人管了,连法律也不放心上,不管成文的还是不成文的”。当然,苏格拉底就是因为批评这种放纵个人欲望的民主制度,批判了被这种制度所放纵的“暴民”,结果便以“自由民主的敌人”的罪名,被处决了。

  《理想国》全书共十卷,全部以苏格拉底与人对话、讨论、辩难的形式展开,这充分体现了柏拉图最为推崇的“辩证法”的思想与方法,因为正是在这种对话、讨论与辩难中,事物彼此之间的联系才能展开,问题的实质才能暴露出来,而这种方法,也就是辩证法的方法。

  在批评雅典民主制度的同时,《理想国》也批判了斯巴达和克里特政制、寡头政治和僭主政治这三种制度形式,更简明深刻地揭示了它们与民主政治之间在发展过程中的彼此联系。

  斯巴达和克里特政制推崇勇敢,而轻视智慧和文化,它必然走向“马上天下”不能“马上治之”的失政,从而导致了按照“财产制度来治理”的富人专政体制——这就是寡头政治。而正是寡头政治造成的严重阶级矛盾和对立,导致了民主政治或平民政治,如前所述——在那里,每个人的欲望都得到肯定,而无论这种欲望是好的还是坏的、是低级的还是高级的。正是民主政治的堕落导致了僭主政治——僭主以人民的保护者面目出现,结果却是建立了庞大的卫队保护僭主自己,并以此镇压人民。

  通观全书,《理想国》对理想的制度、理想的治理者和治理者的理想的论述,就是建立在对上述这四种失败的制度的批判的基础之上的。

  那么,什么是理想的治理者呢?《理想国》指出:理想的治理者,就是那些为大家而献身的人,他们心中只有“大家”,而没有“小家”,只有“大我”而没有“小我”。“他一定会把他所碰到的任何人看作是和他有关系的,是他的兄弟、姐妹,或者父亲、母亲,或他的儿子、女儿,或者他的祖父、祖母、孙子、孙女。”

  要培育、产生这样的治理者,城邦就必须有公共财产,而治理者的一个重要使命,就是舍身保卫公共财产,并以勤奋的工作去壮大公共财产:“我们的护卫者不应该有私人的房屋、土地以及其他私人财产,他们从别的公民那里,得到每日的工资,作为他们服务的报酬,大家一起消费。”

  《理想国》说:这样的治理者既不追求私人财产,也不拥有私人财产,他们为大家服务得到的报酬,只是相当于一个普通公民平均收入的工资,那么,他们难道不会因为收入太低而怠工或者因为缺少财富感到羞愧吗?《理想国》指出:绝不会如此,因为真正的治理者,乃是“灵魂里有黄金的人”,因此,他们不需要人世间的金银。

  《理想国》里有这样两段值得人们记取的话,其中讲到了什么是理想的治理者和治理者的理想。第一段是给人们讲了一个故事:“我们在故事里将要告诉他们:他们虽然一土所生,彼此都是兄弟,但是老天铸造他们的时候,在有些人的身上加入了黄金,这些人因而是最可宝贵的,是统治者。在辅助者(军人)的身上加入了白银。在农民以及其他技工身上加入了铁和铜。但是又由于同属一类,虽则父子天赋相承,有时不免金父生银子,银父生金子,错综变化,不一而足。所以上天给统治者的命令最重要的就是要他们做后代的好护卫者,要他们极端注意在后代灵魂深处所混合的究竟是哪一种金属。如果他们的孩子心灵里混入了一些废铜烂铁,他们决不能稍存姑息,应当把他们放到恰如其分的位置上去安置于农民和工人之间;如果农民工人的后代中间发现其天赋中有金银者,他们就要重视他,把他提升到护卫者或者辅助者中间去。”

  这一段话表明,《理想国》认为,判断治理者的标准不是凭借其出身,而是根据他的灵魂。因此,把它理解为替贵族政治做辩护是不恰当的。

  接着,《理想国》又对治理者提出了这样的告诫:“第一,除了绝对的必需品以外,他们任何人不得有任何私产。第二,任何人不应该有不是大家所公有的房屋或仓库。至于他们的食量则由其他公民供应,作为能够打仗既智且勇的护卫者职位的报酬,按照需要,每年定量分给,既不让多余,亦不使短缺。他们必须同吃同住、像士兵在战场上一样。至于金银我们一定要告诉他们,他们已经从神明处得到了金银,藏于心灵深处,他们更不需要人世间的金银了。”

  这段话尤其振聋发聩,因为它对治理者提出了极高的要求。而《理想国》全书的重心,则在于讨论怎样发现理想的、灵魂里有黄金的治理者,以及治理者如何发现自己灵魂里的黄金。

  《理想国》认为,灵魂里的黄金是眼睛看不见的,而要锻造灵魂里有黄金的人,欲使治理者们觉悟到灵魂里的黄金,那么,治理者们就必须通过艰苦的学习,就必须通过长期的世界观的改造来塑造自己。而在这种发现“灵魂里的黄金”的过程中,哲学起着最为关键的作用,而辩证法在哲学中又居于最为重要的地位。

  什么是辩证法呢?《理想国》指出:辩证法要求把“分散学习的各种课程的内容加以综合,研究它们相互间的联系以及它们和事物本质的关系”。“因为能在联系中看事物的就是一个辩证法者,不然就不是一个辩证法者。”

  今天看来,《理想国》中所说的辩证法,还只是讲知识和理性的辩证发展,从而把物质生产过程和人的情感与意志排除在外——而这些缺陷,后来由于马克思主义辩证法而得到丰富与发展——但是,尽管有种种不足,《理想国》这部著作,毕竟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提出:治理者必须把不断改造世界观当作第一要务,必须把学习哲学,特别是掌握辩证法,作为理想的治理者自我要求的标准,同时作为锻造合格治理者的基本方式。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现在的领导干部,一般的自然科学知识和管理知识是具备的,但是,大家往往缺乏的是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能力,缺乏的是从广阔的历史视野,分析把握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的能力。《理想国》是西方社会科学的第一部经典著作,它对马克思产生过深刻的启发,我们作为马克思主义者,今天应该批判地汲取其中合理的成分,以为我们前无古人的事业服务。

标 签:
  • 理想国,治理,辩证法,精神,民主
( 网站编辑:汪梅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