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文选第一卷》

    提倡深入细致的工作

    (一九六一年十月二十三日)

    你们这次会议开得很好。胡耀邦〔183〕同志对青年团过去几年的工作概括的那几点,也好,赞成。我在中央书记处开会的时候讲过,这几年,总的来说不是路线错误。我们有不少成绩,但是也有大量的缺点,而且教训应该看得严重一点,深刻一点,应该吸取。这几年的毛病、责任不是你们担,耀邦同志讲,你们有份,比如刮“共产风”〔184〕,你们有份。但是,这几年,各级团组织总是在各级党委领导下努力做工作。党也一样,你们也一样,是努力的嘛。这些错误,这些缺点,主要不是团的问题。你们检查这一点也好,全党的教训,青年团也吸取嘛,有份无份都要知道嘛。

    这次会议,你们进一步讨论团怎样做工作,有些问题这次也搞清楚了。现在我想提出这么一个问题,就是青年团本身领导方面的问题。根据这几年做的和现在肯定的,团的工作无非两部分:一是参加全党全国范围内的各种工作,在同级党委领导下面,努力奋斗;一是属于青年团本身的特殊性质的工作,青年团应该有自己的系统领导。对于系统领导这一点,应该说过去讲得不够明确,这一次把它讲明确好。当然,所谓系统领导,比如团中央发一个指示,各级团委在具体执行中,还要跟同级党委商量,同级党委根据当地的条件,什么时候做,如何做,统一加以安排。这样,就把团的系统领导和党的统一领导结合起来了。

    系统领导的作法不能完全像过去那样。比如青年团单独来一个号召,在全国搞一个什么运动,有没有?可能有。过去有些号召是必要的,我们并不否定团对全国青年可以有单独的号召。问题是这种形式怎么用法,什么时候用,在什么问题上用,哪些用法对,哪些用法不对。不但青年团有这个问题,党也有这个问题。比如党向全国号召搞丰产方,于是青年团就搞个青年丰产方,妇联就搞个妇女丰产方,结果都搞得不好。这个经验,大家都知道。这当然不只是你们青年团的事,你们也是根据党的号召。这几年,这样的事情不少。比如青年团号召青年种树,这总是不错的,问题是由团单独地搞,又没有好好地领导,成活率很低,这个教训要吸取。青年报发表社论,提出号召,不要搞一般号召,而是扎扎实实地告诉青年怎么做法。这样的号召,可能会产生好的效果。这种属于号召青年应该努力奋斗的事情还有的是。比如青年的学习,团总是要管的。学习不要像过去那样强迫受训,那种方法要改变,那个效果不好。总之,这些问题要总结一下,不能否定青年有特殊的要求,特殊的问题。既然不能否定,团就有事情干,就应该有自己系统的工作。属于全国范围的,团中央同党中央商量。属于全省范围的,团省委同党省委商量。无非得到他的支持,得到他的同意。他同意,他支持你,你去干,可以干得更好。他不同意的事情,你干也干不好。这个经验你们总应该有的。

    那末,要青年团做的事情是什么呢?是要做更多的事情,还是做少一些事情?是做更多的事情。是要起更多的作用,还是起少一些作用?是起更多的作用。是要做更多人的工作,还是做少一些人的工作?是做更多人的工作。可以不可以这样说,在各个岗位的工作中,成年和青年一块搞,大量的人一块搞,你们青年团在里头起模范作用,这就是做了更多的事情,起了更多的作用,做了更多人的工作。你们起了模范作用,影响就不同了,首先影响青年,其次影响成年。

    这样的工作当然没有那么热闹。这个热闹问题很值得研究。今天在座的大概也有人在太行山呆过,也有人在冀鲁豫呆过。过去冀鲁豫的工作比太行热闹得多,太行的工作不够热闹,但是精雕细刻。当然,那个时候太行的工作再加点热闹就好了,但是归根到底它是细致的工作,精雕细刻的工作,很深入的工作,结果得益处大,兵就不跑。当然,完全否定热闹的形式,也是不对的。但是只满足于那个形式,缺乏深入的工作,细致的工作,是搞不好的。我们的事业总是要求精雕细刻,没有一样事情不是一点一滴的成绩积累起来的。难道我们的事业就是几个发明创造的人搞出来的?他们有他们的功绩,他们的功绩比一般人来说要大,一个人甚至要起很多人的作用。但是,归根到底,事情总是所有的人一点一滴地搞成的,这是最根本的。

    我们党对于群众路线历来的解释,正如毛主席讲的,无非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集中起来,坚持下去。这就是正确地反映群众的意见,然后正确地领导群众。党的正确的路线、政策是从群众中来的,是反映群众的要求的,是合乎群众的实际的,是实事求是的,是能够为群众所接受、能够动员起群众的,同时又是反过来领导群众的,这就叫群众路线。群众路线要采取各种形式,其中包括热闹的形式。我们现在并不取消热闹的形式。比如最近我们在商业系统里面就要搞个反对“走后门”运动。现在小偷、小流氓在青年里面也多起来了,不搞点运动不行呀。对于“走后门”这个问题的处理要从严,不是从宽。我们的社会风气,应该说,一九五九年以前是很好的,外国人赞扬,我们也引以自豪。这两年我们再看一看,有好多情况就不那么好。这说明,一旦搞得不好,歪风邪气就会钻出来。所以,我们不能否定在某一个时候要有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热闹的形式,有这样热闹的形式,才能把一个歪风打下去,才能把一件事情办好。在全国范围有这样的问题,在一个区域、一个城市也有这样的问题。但是我们的群众路线,不是满足于那个热热闹闹,主要的是要做经常的、细致的工作,做人的工作。这是一点一滴的工作,这样的工作积累起来,才有我们伟大的成绩。所以,我们要搞得深入一些。我们党的历史,我们党的传统,有热闹的形式,但是归根到底,我们是实事求是地做深入的工作。为什么我们过去在农村做的工作那样好?就是因为做得很深入。我们甚至做一件事情可以不登报也能搞好。禁鸦片烟,不登报,完成了;土地改革〔123〕和镇压反革命〔147〕,不登报,完成了。这就是靠家喻户晓。所谓家喻户晓,就是一种又是热闹的事情,又是极端细致的事情。所以,我们主要是做细致的工作,深入的工作。做人的工作也好,做各行各业、各方面的工作也好,种庄稼也好,搞工业生产也好,办学校也好,都要做细致的工作。我们要把大量的工作放到群众中去,同他们一块生活,一块活动,一块说笑话,一块下棋,然后去做工作。一不要党气,二不要团气。这就难了。所以,我们做细致的工作,不是比过去更容易。最容易的工作是开大会,发个一般号召,敲锣打鼓,搞得热热闹闹,那个工作究竟见多少效?

    我们要把主要精力放到经常工作方面。那末,还要不要发挥青年突击作用?青年突击作用还是存在的。可不可以提?可以提。当然,是不是经常那么提,也不必。比如一个工厂,为了完成一件“急、难、新”的事情,组织一个青年突击班,带头突击,我也赞成。我们过去从来没有否定这一点,并且认为这是一种发挥青年作用的有效形式。在农业方面,为了解决某一个困难的问题,组织个青年突击组去攻关,好不好?好。这是好的形式,不是坏的形式,还是可以运用的。问题是怎么个做法,不是什么事都要普遍那么搞,而是真正按照需要去搞。

    现在青年团的事情相当多,因为社会上的事情相当多。我们这几年假如说有经验,有这样一条,就是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社会渣滓的影响,总要钻出来。现在我们说起话来好像有点理不直气不壮的样子,因为群众吃得不好,穿得不好,住得不好。过去我们好多话说过分了,说满了,说大了,有的运动搞“左”了。有这个问题。党也如此,团也如此。懂得这一点,我们倒要理直气壮地好好地做工作。比如刚才说的流氓多起来了,商店“走后门”,这里面还不是有青年?公共场所,北京车站那么乱,那里边也有青年人,甚至有少年。现在的风气很值得注意。我们说调整,也要把这个调整好,把作风和思想调整一下。各个地方要好好调查,仔细研究这个问题。所谓群众路线,包括调查研究。社会风气不好,也是个同群众有关的问题,大量的群众不满意,有一部分群众陷到里面去了。归根到底,我们要对青年进行共产主义教育。要多做点工作,多搞点调查研究。我们有解放后的前十年的经验,那十年,我们的风气相当正。而且那个时候确实有群众监督,是广泛的群众运动,是深入细致的工作。儿童有礼貌,关心集体事业,关心公共秩序,看到不对头的地方就批评。这种好风气,要把它恢复起来。现在提倡做这个工作没有人听,慢慢总有人听。要引导人们向兴旺的道路走。要树立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人穷志不要短,越到困难的时候,越要有志气。在青年里面应该广泛地宣传这些思想。

    现在摆在党和青年团面前的工作不是少了,而是多了;工作不是比过去更好做了,而是更难做了。至少这个阶段是如此。在气象一新、大家都满意、大家高高兴兴的情况下,工作好做;在现在不是那么兴旺的情况下,工作难做。越是在这个时候,越要多做工作,越要做得深入细致。

    (这是邓小平同志在接见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工作会议全体同志时的讲话。)

标 签:
  • 邓小平,政治工作,群众运动,干部问题,土改情况
( 网站编辑:汪梅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