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文选第一卷》

    敌占区的组织工作与政策运用

    (一九四三年一月二十六日)

    敌占区组织工作的基本内容是“打入”工作,是在敌占区建立党和群众组织的基础,是在伪军伪组织内部发展革命工作,是革命两面政策的正确运用。

    没有组织工作,就不能在敌占区、伪军伪组织的内部去积蓄力量,去起发酵作用,去打下我们的组织基础。过去,党曾屡次提出这个问题,但在实际工作上,我们不但远远不及国民党努力,严格说来,简直还没有真正开始。

    过去,我们某些部门也曾做了一些尝试,个别的是收到效果的,但大多数是失败的。我们曾抽调一部分干部派到敌占区,企图打入伪军伪组织中去,但因为派出的干部多与当地的工作对象缺乏一定的联系,始终得不出一个结果来。我们一般不善于从广大的敌占区或伪军伪组织内部去物色打入人才,不善于争取敌占区的知识分子、开明进步人士去实现打入工作,不善于争取伪军伪组织内部的两面派成为革命两面派,变为我们的打入干部,不了解只有他们才与敌占区或伪军伪组织具有密切的联系,只有他们才具备打入工作的现实条件。实际上这样的机会过去是不少的,问题是我们轻易地放过了。在伪军伪组织中,有一些是可以争取成为革命两面派的,个别的已经成为革命两面派。试问,我们除了对他们作些宣传,发生联系,取得情报之外,又做了多少工作,使其进步,成为打入生根的组织力量呢?甚至有某些很好的关系,因为我们自己工作的混乱,不守秘密,而遭受敌人的破坏,这更是痛心的事。由于主观主义的作法、关门主义的狭隘作风和相当满足于现状的观点,使我们的敌占区工作始终停留在宣传阶段,所谓组织工作至今还只是口号。反观国民党,从抗战开始,它就着眼于在敌占区积蓄力量,着眼于战后优势,努力争取伪军伪组织,派人打入、长期埋伏,在敌占区建立它的党和特务组织,依靠封建势力为基础,以掌握各种封建组织乃至帮会、土匪,其成绩是不可轻视的。我们对此,能不警惕!

    时间不容许我们再稽延了。为反攻及战后作准备,要求我们加紧敌占区的组织工作,以紧张的缜密的工作,打下反攻和战后的基础。

    今天我们在敌占区虽仍处于劣势,但是敌占区一年来的变化具备着空前有利于我们进行组织工作的条件:敌占区人民同日寇的矛盾空前增长,今后还会日益加剧,人民抗日情绪增长,大大地扩大了我们进行组织工作的社会基础;我党我军及抗日民主政府在敌占区的威信大大提高,而且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们已有不少的进行组织工作的线索;伪军伪组织人员一般是华北人,有身家顾虑,且已逐渐相信华北是与八路军共产党不能分离的;国民党威信在逐渐下降(这是它的特务政策和在敌后破坏抗日工作的结果),其组织基础也有了部分削弱。

    但是我们也有困难:敌人的特务方法高明,对伪军伪组织的掌握将会特别加强,对敌占区的控制政策将会加紧;国民党特务的破坏和借刀杀人政策,必将是我们日常工作中接触到的障碍;我们本身缺乏在敌占区进行组织工作的经验,关门主义宗派主义的狭隘作风影响到工作的开展,特别是干部掌握政策的能力还差,缺乏秘密工作的经验和常识。

    我们要利用有利的环境,尤其要注意克服困难,主要是克服自己方面的困难,并从工作中创造许多宝贵的经验。

    现在说几个具体问题。

    一、打入工作。

    打入工作是组织工作的第一个问题,是开门见山的问题,不能打入就谈不到一切。

    打入的对象是很广泛的,打入到敌占区群众中去,打入到敌占城市中去,打入到伪军伪组织中去,打入到黑团、帮会、土匪中去,打入到一切组织中去,而伪军应该是目前打入的主要对象。

    打入工作的任务是:长期埋伏,进行隐蔽的、巧妙的、谨慎的宣传组织工作,积蓄力量,提高自己和革命者、抗日分子的地位,以待时机,配合反攻,适应革命的需要。因此必须善于掌握革命两面政策的运用,善于进行公开工作和秘密工作的联系。至于供给情报,应该是次要的,只能在不妨碍其基本任务与秘密条件下才可以去做,或只供给带紧急性的特殊重要性的情报。尤其不可要求他们购买物资或向他们需索,以免易于暴露。

    打入者的人选应是多方面的,或由根据地物色派去;或由敌占区物色人员,特别是知识分子和进步的士绅名流;或由现有伪军伪组织的关系中争取转变为革命两面派分子,而以后两者为主。打入的干部应多,尤要注意派精干人选透入其内部去发展组织。只要我们能够从敌占区和伪军伪组织内部去找干部,是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从根据地找出一批干部来派到敌占区去工作也是必要的,但派出者必须是与敌占区有关系有打入条件的同志,否则作用不大。同时,我们必须抽调一些有敌占区工作经验或条件的同志加强敌占区工作部门,担负训练联络等工作。

    对打入人员的训练是很重要的,训练时间要短,内容要简单,任务要明确而不复杂。训练要采取座谈讨论的方法,启发他们尽量提出问题,然后给以明确的解答,切忌党八股〔53〕的灌输的方式,有的则只能采取个别谈话的方法。

    派出之后,必须保持经常的联系(但不是随便来往),帮助其解决打入的困难,如活动费的可能帮助,方法上的指导等,此时要预防其遇难而退的心理,鼓励其打入的决心。打入之后,尤要加强政治联络工作,随时帮助其解决工作中的困难,使其了解政治形势,勿使迷失方向而趋堕落腐化。

    打入工作是一个巨大的耐心的组织工作,过去经验是很少的,必须在今后努力中,创造经验,积累经验,以解决这个重要问题。

    二、革命两面政策的运用。

    革命两面政策的问题,一九四一年初北方局就提出了,两年来收到不少成果,但在开始运用时,也曾发生一些偏向,有的犯了自动退却的错误,结果丧失了自己的阵地,扩大了敌人的控制面;有的一度取消了人民武装与游击战争,招致了人民的不满和失败情绪的增长,引起了一些混乱。其原因是不了解革命两面政策的本质是向敌占区的进攻。把革命两面政策误解为退却方针,当然要发生错误。因此首先要确定,革命两面政策是属于敌占区或敌占优势的游击区范畴的政策,是一种进攻政策。

    在敌我交锋的斗争中,经常要发生区域的变化,敌占区可能变为游击区乃至游击根据地,根据地也可能变为游击区乃至敌占区,所以我们在指导上,不仅要着眼于有利时的进攻,而且要着眼于不利时的退却,但是无论进攻或退却,都应该有计划、有步骤、有秩序,这样才能巩固与坚持阵地,否则必然引起混乱。

    其次,我们有不少地区、不少同志,对革命两面政策内容的认识还是模糊的,把革命两面派与两面派混淆起来,以建立一些普通关系或者能从两面派手上得到一些情报为满足,甚至对敌人的汉奸两面政策丧失警觉,这也是不正确的。因此必须确定,革命两面政策是深入到敌人(主要是敌占区和伪军伪组织)内部的进攻政策,它所包括的范围是很广泛的,包括着革命两面派的建立,两面派的争取,一切可能力量的利用,而其主要目标则是革命两面派的建立与发展,以便依靠他们去团结与组织一切可能的力量,进行对敌斗争,保护人民利益,在敌占区和敌伪组织内部积蓄力量,以待时机,配合反攻或反正。

    第三,革命两面政策不仅有革命的抗日的这主要的一面,还必须有不得已而应付敌人的一面,而其应付敌人的一面,正是为了掩护其革命的抗日的一面。没有抗日革命的一面,就不能称为革命两面政策,同样,忽视了应付敌人的一面,也无法实现革命两面政策。这里区别革命两面派与两面派是很重要的。两面派的特点是应付敌人又应付我们,而革命两面派的特点则是一切努力为着积蓄力量,保护人民利益,准备反攻,即使不得已而应付敌人,也是为着这样的目的。我们应以这样的标准去判别谁是革命两面派,谁是两面派,以及如何去建立与发展革命两面派。我们许多同志不懂得这种区别,所以以利用两面派为满足,而忽视了革命两面派的建立。因此必须确定,革命两面政策以及革命两面派的两面性,与两面派的两面性有区别。革命两面政策是以非法的对敌斗争为主,但又必须善于充分地运用合法形式、合法地位来掩护配合非法斗争,善于利用公开工作来掩护秘密工作,否则,便谈不上在敌占区进行对敌斗争,或者陷于盲动而遭失败。

    以上三项是谈革命两面政策的性质问题,下面谈它的运用问题。在运用上又要分别两种不同的范围:一是在伪军或上层伪组织内的运用;一是在敌占区或敌占优势的游击区的乡村中的运用。前者是带革命两面派活动的性质,后者是带群众活动的性质。

    先说革命两面政策在伪军、上层伪政权中及半伪化的封建组织封建武装中的运用:

    第一,充分利用与掌握日伪矛盾及伪军伪组织内部的矛盾,是其工作的基本出发点,应主动地扩大日伪矛盾,抓住每一个矛盾的缝隙,乘机发展自己的工作。

    第二,广泛开展交朋友工作,取得同事、下级特别是上级的信任,以提高自己的地位,增加自己的活动条件。但在交朋友中要注意适合自己的身份,不可因此引起他人的嫉妒和猜疑。

    第三,利用自己的地位,以非常隐蔽和巧妙的方法,进行宣传组织工作,但不可操之过急。组织形式应是多种多样不拘名义的,最好是用灰色的或敌人不注意的名称,组织不宜大,以众多的独立的小组为适宜。

    第四,采用各种方法,利用各种机会,争取同事、下级特别是上级成为两面派,乃至革命两面派。

    第五,随时注意在隐蔽的方式下,照顾中国人特别是革命抗日分子的利益。

    第六,对死心踏地的汉奸及借刀杀人分子,应不惜采取各种手段加以消灭。对特务分子,在其没有危害我们时,应采取“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各地经验证明,我们对此问题处理不郑重是要吃亏的。

    第七,只作紧急关头的或重要的情报供给。

    第八,任何时候都要注意秘密工作,善于隐蔽自己的面目。在环境于己不利时,或能够增强自己地位时,甚至把革命的一面缩小到最低限度,也是允许的。总之,一切要从长期隐蔽、以待时机的利益着想。

    第九,活动的重点应该放在伪军方面。在其他方面的活动,也应力求逐渐发展到伪军方面。

    第十,革命两面派的活动,是一个残酷的斗争,斗争的形式是多样的复杂的,既要防备敌特的耳目,又要防备国特的破坏,所以我们的活动应该是大胆的而又非常谨慎的。一切不夸张、不蛮干、不暴露,脚踏实地去做,就一定能够收到效果。

    再说革命两面政策在敌占区或敌占优势的游击区的乡村中的运用。这样的地区的乡村,必须具备下列条件:

    第一,它必须是全乡全村一致对敌的。为此,必须有很好的统战工作以团结各阶层;尤其必须坚决肃清死心踏地的汉奸。团结全村一致对敌的工作,不能认为是简单的问题,而是要经过斗争才能达到的。这里,一个最基本的环节,就是看能否把大多数人民群众发动起来实行对敌斗争,大多数群众发动起来了,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第二,它必须有武装斗争的配合。不仅应有外面的公开的武装的配合,而且还应有本村的小型的隐蔽的武装的配合。没有外面武装斗争的配合,就不容易欺骗敌人;没有本村的武装,常使配合不及时,而且这也正是发展广泛群众游击战争所需要的。各地经验证明,游击战争成了实行革命两面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武装的掌握是争取村中优势的重大问题,要力求掌握在我们和革命分子的手中。这种武装的组织必须是短小精悍的,绝对秘密的,其活动一般只应限于夜间,使敌人认为这是八路军游击队干的。

    第三,它的各种组织形式,表面上不能不是伪组织的一套,但其实质则必须是抗日的。在政权方面,应建立统一战线的类似民主政权的村民代表会,一切实权不操于村长而操于代表会。必须认识,惟有这样的政权,才能保证村民一致对敌,才不致为敌利用,才能照顾与保护人民的利益。不能设想地主阶级统治的政权能够实行革命两面政策,最多只能是应付敌人又应付我们的两面派(当然程度上各有不同),更说不上保护人民的利益。至于群众团体,除了原有工作基础的村庄还可保持其原有组织形式外,一般应力求单纯,组织统一的抗日救国会。

    第四,它必须由一村的一致发展到几村乃至一个区域的一致,才更便利于应付敌人欺骗敌人。否则,少数村庄过于突出,易遭破坏。

    具备了这些条件,才配称为实行革命两面政策的村庄,它不仅可以顺利地进行对敌斗争,而且可以真正地保持我们的优势。

    由此可见,革命两面政策的范围,包括革命两面派的工作,对两面派的争取,乃至对一切可能用的人的利用,但必须以发展革命两面派为目标。当然,这不是说我们可以放松对两面派的工作,过去许多两面派对抗日作了不少的帮助,而且两面派是最广泛的,也是争取成为革命两面派的基础。

    由此可见,革命两面政策是合法斗争与非法斗争、合法形式与非法形式、公开工作与秘密工作的配合,它主要是发展非法的秘密的一面,但必须有合法公开一面的掩护。

    由此可见,革命两面政策的运用,是一个严重的斗争,必须依靠精细的组织工作,耐烦地脚踏实地地一点一滴地去做,才能取得预期的效果。盲动、乱干、急躁或粗枝大叶,都必然招致失败。

    三、发展敌占区的游击战争与创造隐蔽的小块游击根据地。

    敌占区(当我武装能进入作经常活动时,则已变为游击区)应以非法斗争为主。非法斗争的最高形式是武装斗争,是游击战争的开展。

    敌占区中日矛盾的发展,有利于两面派的争取和革命两面派的建立,更有利于游击战争的开展,甚至隐蔽的小块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创造。今后我们必须有计划地去开展敌占区的游击战争,开辟隐蔽的小块游击根据地。这不仅从积蓄力量准备反攻和战后着眼,而且是坚持山地根据地和平原游击战争的重要环节之一,是熬时间争取胜利的重要手段。

    尽管敌占区存在着开展游击战争的良好的条件,但在敌占区建立小块游击根据地仍然是一个艰难的创造,如果以为随便可以干起来那只是一种幻想。有的地区的经验认为,要达到建立隐蔽根据地的目的,应该是稳扎稳打,应该经过政治攻势首先从政治上创造成熟的条件,是很有理由的。开始时,应切实了解当地的具体情况,派遣小的游击部队伸入作跳跃式的进出游击,并物色与当地有联系的干部进入或随游击部队工作,进行群众的和社会的准备,以模范的纪律和明确的政策去扩大影响,进行宣传和组织工作,争取两面派和建立革命两面派,利用中日矛盾去提高各阶层对敌斗争的热情与勇气,利用一切可能建立本地的隐蔽武装。完成了这样的准备工作,我们便有可能派出或由本地生长出小型游击队,坚持当地的经常的游击战争。

    敌占区游击战争的坚持,必须由以八路军名义出现的游击队(不管是派出的或是由本身生长的)与当地群众小型武装相结合,缺乏哪一方面都会显得没有力量。没有以八路军名义出现的武装,就不能起欺骗敌人、迷惑敌人的作用,没有本地的群众武装,也会使基干游击队“裸体跳舞”而终于不能存在。

    在敌占区坚持活动的武装,不管是基干的或群众的,它的活动都必须采取隐蔽的方式。基干部分采取时隐时现的方式最为有利,而群众部分则应完全是夜间活动,且须假借八路军的名义出现。

    敌占区游击战争的主要任务,是保护人民利益,减轻人民(特别是本区本村人民)对敌的经济和劳役负担,特别是保护壮丁粮食不被敌人捉去抢去,打乱敌人的统治秩序,阻止敌伪对人民的摧残,维系人心,打击敌伪的特务奸细活动,并在十分有把握不暴露自己的条件下,打击小股敌伪,以达成在敌占区坚持斗争和积蓄力量的目的。敌占区游击战争必须与革命两面政策相结合,而成为执行革命两面政策的主要依靠。游击武装在活动中要考虑的两个问题:第一是照顾人民利益,凡是能够保护人民利益的事,应努力赴之;凡是可以招致敌人摧残人民的事,都应谨慎从事。第二是处处力求隐蔽,不夸张、不暴露、不大吹大擂,使敌人捉摸不住而麻痹起来。

    敌占区隐蔽游击根据地的存在与坚持,不只是发动群众与坚持游击战争,而且必须与争取伪军伪组织的工作,争取封建武装(自卫团〔31〕、会门〔30〕、土匪等)的工作相配合,在中国人一致团结对敌的方针下去进行这些工作。对于敌人不可过于刺激,一切从长期坚持着眼,引起了敌人的警觉是非常不利的。总之,那里必须是合法斗争与非法斗争的配合,切不可忽视合法的一面而走入盲动,要防止胜利冲昏头脑的蛮干行为。

    此外,不仅在我们的周围,而且要在附近的敌占区灾荒区域,开始组织游击战争的准备工作,这是从战略着眼的重要步骤。

    四、尽一切努力保护中国人的利益。

    我们的游击队武工队工作人员在敌占区的活动,必须以保护中国人利益为前提,这是保存国力与积蓄力量的问题,是在敌占区发展革命工作的起点。如果我们在敌占区的活动不能与人民的利益结合起来,那末我们不仅不能建立隐蔽游击根据地和发展革命两面派,而且将没有我们立脚的余地。革命两面政策的实质,就是建筑在保护人民利益的基础之上去发展革命抗日力量的。

    在敌占区保护人民利益,包括两方面的问题:一是团结各阶层对敌,减轻人民对敌的负担;一是在对敌负担和日常生活中照顾基本群众的利益。后者应约束于共同对敌的范围之内。

    在敌占区及敌占优势的游击区,不可能避免对敌负担,而只能是减少对敌负担。对敌负担是多方面的,如人力物力的被掠夺,敌伪人员的敲诈,村款的大量负担与严重的贪污浪费等等,所以要从各方面去减少人民的负担。

    减少对敌负担是一个复杂的斗争,有非法斗争,也有合法斗争,这是革命两面政策的具体运用。采用武装斗争的配合,伪装八路军劫回民夫、壮丁和被敌伪掠夺的金钱资材等方法,过去收效很大。其最显著者为反对敌人第五次“治安强化”运动〔42〕中的粮食斗争,这次斗争完全粉碎了敌人的灌仓计划〔54〕。我们的武装活动给了人民以很好的借口去欺骗敌人保护自己,至少也达到延缓时间或少负担的目的。这是属于非法的斗争。

    合法斗争方式也是必须采用的。虽然在敌人的统治下合法斗争的范围是很小的,但只要它能够多少于人民有利,也就必须充分利用。即使采用合法方式毫无结果,也可暴露敌人的凶恶面貌,给人民以政治经验,逐渐走入非法斗争乃至武装斗争的阶段。经验证明,合法斗争的巧妙运用,也可以收到一定程度的效果。必须指出,过去在保护敌占区人民利益方面,我们做的工作还非常之少,甚至某些地方还存在着只要同时对我负担就以为满足的观点,这是非常有害的。特别是对保护壮丁的斗争,显得非常无力与办法很少,应引起今后的严重注意。

    在对敌负担和日常生活中照顾基本群众的利益,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能的。除了敌人完全统治的我们毫无工作基础的地区(这样的区域正在缩小),凡是我们游击战争特别是政权力量能够经常达到的区域(这样的区域正在扩大),都应该提出与解决这个问题,只是在不同区域不同工作基础的条件下,要有程度上的差别和方法上的不同而已。

    要教育党员和干部善于从当地群众日常生活中去发现问题,寻求机会解决问题。照顾基本群众利益的方法很多,比如,在对敌负担中坚持合理负担〔50〕原则;利用人民拥护抗日政府的热情,宣传政府法令,鼓励实行法令;村游击小组保护全村的利益,提出减租减息〔50〕;不放松对每一个租佃关系、债务关系和主雇关系乃至一般的民事案件加以调解等等。又比如,当敌占区人民向抗日政府提起民事诉讼时,应乐于接受,秉公办理,以调解方式为主,而适当照顾基本群众利益。秉公办理的实质,就于基本群众有利。农村中这类问题是很多的,我们很可以按照实际情形,帮助基本群众解除很多痛苦。当然,在要求上不宜太高。不能一区一村地去做,可以一家一家地去做。减租减息,不能是二五减租、分半减息,可以少减一些。只要于基本群众有一点利益,都要积极地去做。同时,照顾基本群众利益必须与团结对敌的利益求得一致。

    在敌占区或敌占优势的游击区,无论对敌斗争或解决阶级关系问题,都必须着眼于当地群众的发动,使每一个要求都成为群众自己的要求,而给以应有的配合和援助,并且要随时注意组织群众、建立秘密党的工作。惟有这样,才能锻炼群众,发挥伟大的力量。同时,必须注意群众的教育,特别是使群众从自己的经验中相信我们主张的正确。任何脱离群众、不问群众态度如何的干法,必然要失败的。

    五、宽大政策与镇压政策的运用。

    宽大政策与镇压政策的运用,应求恰当。我们不仅要防止乱干的复活,始终反对乱杀暗杀造成社会混乱的行为,而且应防止另一偏向,即放纵与听任汉奸破坏分子的活跃。

    我们镇压的对象,主要是那些死心塌地的汉奸特务和对抗战危害很大而为群众最痛恨的破坏分子、借刀杀人分子和坚决反动的叛徒。对于那些胁从分子、次要分子,应采取争取的方针,给以回头的机会。经验都证明,只有真正痛击那些坚决反动的敌人的爪牙,才能争取那些动摇的分子。有些地方对于应该杀的汉奸破坏分子不敢杀,是不正确的。我们只是反对乱杀暗杀,而不是应该杀的也不杀,这是要弄清楚的。

    对于伪军伪组织,我们在政治上必须采取反对的立场,至于对具体的对象,要分别情况采取打击或争取的方针,而以瓦解其组织,减弱其反动性,以孤立日寇,利于革命抗日工作为目的。

    六、合法斗争与非法斗争的配合与联系。

    这也是一个公开工作与秘密工作的配合与联系问题,是在敌占区、游击区和打入伪军伪组织内部工作中必须解决的问题。

    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了解什么是合法斗争与非法斗争,什么是合法形式与非法形式。所谓合法与非法,都是对敌人来讲的。合法斗争就是敌人允许的斗争,非法斗争就是敌人不允许的斗争;合法形式就是敌人允许的形式,非法形式就是敌人不允许的形式。合法斗争与合法形式是相关联的,没有合法的形式就没有合法的斗争。敌人并不允许我们有什么斗争,只是这种斗争是用合法形式表现,而为合法形式所隐蔽,才得到了敌人一定程度的许可。非法斗争则是用非法形式出现的,是敌人不许可的。合法斗争的形式是多样的,如请愿、告状、利用伪组织活动等等,都是敌人今天一般还许可的。非法斗争的形式也是多样的,如示威游行、抗缴粮款、拒绝维持、组织革命团体,乃至暴动、反正、武装斗争等等,而以武装斗争为非法斗争的最高形式,这些都是敌人不许可的。

    在敌人统治下,有没有进行合法斗争的可能呢?事实回答是有一定限度的可能的,各地群众曾进行了不少这样的斗争。群众有没有进行合法斗争的勇气呢?事实回答是有的。在新被敌人占领的区域,由于敌人为使人民就范开始采取高压政策,而人民又没有在敌人统治条件下对付敌人的经验,所以一般表现不出什么合法斗争。但是经过了一些时间,群众往往摸索出一些对付敌人的办法,因此便产生了在某种情况下也可以和敌伪斗争的经验和心理。

    既然在敌人统治下合法斗争的可能是很小的,而且效果不会是很大的,所以我们必须以非法斗争为主。但是,即使是这样,也不应该抛弃任何一点合法斗争的可能,因为它不仅多少可以使人民少受一些损失,而且可以帮助非法斗争的发展。合法斗争与非法斗争应该是密切配合的,合法斗争可以掩护非法斗争,非法斗争也可以帮助合法斗争,而且必须注意以非法斗争去掩护合法斗争,非法斗争不能暴露合法斗争。所以我们不是抛弃任何一种斗争的问题,而是讲求两者如何配合与联系的问题。

    如何配合与联系呢?

    首先谈合法斗争与非法斗争。这两者都是可以独立进行的,如过去敌占区往往没有任何非法形式的斗争,也可以独立地进行一些合法的斗争,但是惟有互相配合,才能收到大的效果。

    其次谈合法组织与非法组织。这是组织形式问题,是充分利用合法形式来掩护非法组织的建立、存在与发展的问题。我们的革命两面政策,就是利用合法形式来达到建立、发展非法的抗日革命组织与进行非法斗争的目的。我们打入到伪军上层伪组织中,就是要利用敌人的组织形式和敌人给予的地位来发展革命工作和革命组织,并且还可以从了解敌人中,来保护革命组织。所以用各种方法钻进敌人的组织是非常重要的。同时,打入的革命分子可以而且应该利用我党、我军和抗日政府的行动和主张,抓住机会进行革命工作。如我们发布了对敌军的主张,就应该运用巧妙的和不暴露的方式透露给工作的对象;如我们打了胜仗,就可以乘机散布失败情绪,甚至为对方着想,提出“还是要与人家勾搭一下才行”,以达到建立两面派和发展革命两面派的目的。

    再次谈公开工作与秘密工作。公开工作的目的,是为着建立秘密工作。没有公开工作的掩护,秘密工作是很难建立的,有了公开工作的掩护,才更保护了我们工作的秘密性。

    再次谈公开武装与隐蔽武装。它们也是互相帮助互相配合的,有了公开武装才能掩护隐蔽武装的存在,有了隐蔽武装才能掩护公开武装的活动与坚持。

    以上这些,都说明合法斗争与非法斗争、公开工作与秘密工作,是密切联系着、配合着、互相帮助着的。因此,当我们布置合法斗争时,一定要想到非法斗争的配合,布置非法斗争时,也要想到合法斗争的配合。所谓联系与配合,不是把合法与非法、公开与秘密混淆起来,或由一个人去兼任两种工作,这样的结果没有不暴露而遭失败的。必须着重指出,我们虽然不允许抛弃合法与公开的一面,甚至有一点公开合法的可能都要尽量利用,但是我们的目的,却是发展非法与秘密的一面,这才合乎我们积蓄革命力量、削弱敌人力量的要求,忽视了这一点,就会陷入合法主义的错误。同时,在进行合法斗争时,我们一方面要领导群众争取斗争的胜利,一方面必须充分暴露敌人的狰狞面貌。在斗争胜利后要指出这种胜利是有限度的,是中国人民团结一致斗争的结果,是抗日军队政权帮助的结果,以免在群众中增加对敌的幻想。如果合法斗争失败了,更应抓紧机会鼓励群众对敌斗争的情绪。在合法斗争中,我们还应充分了解敌人,掌握敌人内部的矛盾。过去有些同志把敌人看成非常一致的整体,完全是主观的错误的想法。

    估计到敌后斗争的犬牙交错此起彼落的特点,决定了公开工作与秘密工作、合法斗争与非法斗争具有很大的变动性。尽管我们主观上要扩大非法的一面,但客观条件常常与我们的愿望相反。有时某些地区变成了我们的隐蔽根据地,于是扩大了非法斗争的一面;有时则因为敌人的摧残,又大大缩小了非法斗争的可能。这样的变动性,要求我们在任何时候都要采取稳重的方针,不暴露自己,不过于刺激敌人,随时都有坚强的秘密工作的准备。这样,即使环境恶劣,我们也能作有秩序的退却,而不致吃大亏。

    七、把政治攻势经常化。

    所谓政治攻势经常化,就是除了大的重要事件和带全局性的问题之外,一般不进行带全区性的政治攻势,而是根据各分区特别是各县的具体要求,去经常地布置一个分区、一个县乃至一个小的区域的政治攻势。惟有这样的政治攻势,才更能抓住中心,与当时当地的具体斗争要求相结合,也才能真正地打到敌人的痛处,并与人民的利益更密切地结合一致。

    过去政治攻势积累了许多经验,都应很好采用。同时应指出,过去政治攻势更多的是作了广泛的宣传工作,对于敌占区的组织工作,尚未提到议事日程之上。过去在敌占区宣传鼓动,给今后组织工作奠定了基础,这是重大成绩,今后的政治攻势,不仅仍应强化宣传鼓动,而且必须提高到组织阶段,成为敌占区组织工作的重要武器。

    为此,我们在政治攻势中,必须有计划地去团结敌占区开明进步人士特别是知识分子,帮助他们形成抗日组织,或动员他们秘密地到根据地参观;必须注意秘密党的建立,谨慎地发展党员;必须加强争取两面派及帮助两面派成为革命两面派的工作;必须注意帮助当地人民对敌进行合法斗争与非法斗争,保护人民的利益,从斗争中锻炼群众的抗日勇气;在条件成熟时,我们还必须建立群众的隐蔽的游击小组或其他形式的抗日武装,建立隐蔽的小型的游击根据地,这正是我们今后政治攻势的重要目标。

    武工队仍然是今后对敌开展政治攻势的骨干,必须加强其力量,在组成中应有与当地人民息息相关的队员,这样才能使政治攻势经常化。因此必须提高边地游击队(县区基干队)的军事政治质量,使之成为能够担负进行政治攻势的力量。同时为了加强组织工作,必须在政治攻势一元化的斗争中,加强党特别是抗日民主政府在敌占区活动的比重。

    八、在敌占区建立党。

    这里只提出这个任务,而不谈如何建立的方法,这方面的经验我们许多同志是很丰富的。几年来我们完全忽视了这个基本的工作,现在不能再马虎下去了。

    敌占区秘密党的任务,是从各方面去隐蔽地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在组织上要力求隐蔽精干,在活动范围上要力求广泛。我们的党员要钻进一切敌伪组织和地方封建团体中去进行自己的活动,纠正过去闭门训练、自视清高等关门主义(实际是一种等待主义)的倾向。

    (这是邓小平同志在中共中央太行分局高级干部会议上所作的《五年来对敌斗争的概略总结与今后对敌斗争的方针》报告第三部分的要点。报告原文刊载于中共中央太行分局一九四三年三月十五日出版的《战斗》增刊第十五期。)

标 签:
  • 邓小平,政治工作,群众运动,干部问题,土改情况
( 网站编辑:汪梅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