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烨:盘点年度文学,为文学历史积累

    2016年的文坛,在纷繁缭乱的景象之中,一些重点现象和重要事件也自然凸显,从而呈现出头绪纷繁错综有主线,形态丰繁多端有重点的基本特点。长篇小说创作中小人物描写的艺术突破,网络文学中创作与运营的双轮推动,理论批评中认真反思与深入检省,构成年度值得注意的动向。

    2002年,《中国文情报告》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正式立项,同时组建课题组,2003年正式出版。2009年,该书列入社科院蓝皮书系列(又称《文学蓝皮书》)出版。14年来,《文学蓝皮书》已经走过十几年历程,见证了中国文学的发展进程。

    作为主编,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白烨付出了超乎寻常的艰辛。“文学领域与其他领域不同,现象很多,事件频仍,而且有显性的,有隐性的,怎么观察?如何概括?对我和课题组成员都是极大的考验。”白烨提出了几个基本原则:一是尽可能全面客观,二是尽可能简明扼要,三是尽可能表达己见。课题组成员由两部分人组成,一部分是文学所当代室研究人员,一部分是中国作协相关人员,都是训练有素的中青年专家学者,大家按各人的研究所长,各就一个题材领域写作专题报告,然后由白烨总集成和撰写总报告。所以这些,既要大量阅读作品与文章,掌握第一手资料,又要进一步地梳理与提炼,需要写作者有强烈的问题意识,从丰繁的现象中抓出问题,并从自己的角度作出评说。

    与此同时,白烨还编著了《中国文坛纪事》。看似时文选编,其实是用另一种方式对年度文学发展和文坛现状的梳理与记录。因为他注意到研究界似乎不大重视当下文学与文坛的资讯收集与资料积累,这其实是个很大的缺失。“当下都会成为过去,每一年都会进入历史。因此,盘点当下文学情形,记录年度文学事象,既是为年度文学做本账,也是为文学历史做积累。”因此,他看重这些工作,并做得兴致勃勃。他所编著的两部著作,在作家作品之外提供的特殊视角和广阔视野,为观察当下文坛所不可或缺;也因此,对于中国文学的年度盘点,白烨更有权威而全面的认识和总结。

    中华读书报:今年即将出版的《文坛纪事》,着力点在哪些方面?又有哪些值得关注的问题?

    白烨:即将出版的《中国文坛纪事》(2016),有许多看点。其中的“年度特载”专栏,收入了习近平的《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和《我的文学情缘》。两文对照起来看,可更为系统而深入地了解习近平文艺思想的形成与构成。“要闻聚焦”专栏,有中国作协九大会议报道,柳青诞辰百年纪念座谈会等重要活动的报道;“文情传真”栏目,侧重于选收反映网络文学的新动向,文学阅读的新变化的报道与文章;“现状观察”和“百家论坛”栏目收入的,是文学界、批评界人士对当下文学创作、文学批评等方面的现象与问题的评论与言论,它既是评论者声音的反映,也通过评论的声音折射了当下文学的现状。我还想特别说“年度逝世文艺家”,这个栏目把当年逝世的文艺家全部记录在案,按月编排,是国内唯一一份记录逝世文艺家的资料。我觉得它的意义不只是记录逝者,记录逝者本身,更包含了敬意,寄寓了怀念。

    中华读书报:《文学蓝皮书》(2016~2017)已出版并举办了发布会,能否简要谈谈其要点?

    白烨:总体来看,2016年的文坛,在纷繁缭乱的景象之中,一些重点现象和重要事件也自然凸显,从而呈现出头绪纷繁错综有主线,形态丰繁多端有重点的基本特点。长篇小说创作中小人物描写的艺术突破,网络文学中创作与运营的双轮推动,理论批评中认真反思与深入检省,构成年度值得注意的动向;而写作的分化,传播的变化,阅读的俗化,批评的弱化,又给进入新世纪十六年的当代文学,增添了新的问题,提出了新的挑战。

    就2016年文学演进的情形看,最为值得关注的动向主要是三个方面。一,在文学质量上有着标志性意义的长篇小说,直面当下社会现实的倾向更为突出,各显其长的写法中,切近日常生活的叙事更为彰显。在积淀深厚的乡土题材和相对薄弱的都市题材之中,2016年都有锐意出新的作品,值得人们关注。在乡土题材方面,贾平凹的《极花》,格非的《望春风》,付秀莹的《陌上》,都在传统的乡土题材上翻出了新意,而都市题材写作中的王华的《花城》、温亚军的《她们》等,无论是描写人们有得又有失的都市生活,还是铺陈有喜又有忧的都市故事,都带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二,纪实与报告文学朝着贴近国计民生向时代深处深入掘进。2016年,铁流、纪红建的《见证——中国新村红色群落传奇》,何建明的《爆炸现场》,许晨的《第四极中国“蛟龙号”挑战深海》,彭晓玲的《空巢:乡村留守老人生活现状实录》,白描的《秘境——中国玉器市场见闻录》等,分别以现场直击、跟踪采访、田野调查等方式,对重大事件和重要现象进行了近距离的观察与实证性的描述,给人们提供了这个时代“进行时”的最新资讯;三,网络文学经由Ip的开发,正在整合为网络文艺与网络文娱。娱乐化与游戏性,是网络文学的主要特性所在。各种趋势都在表明,网络文学市场快速发展,正加速与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深度融合,以网络文学为核心IP来源的产业生态逐渐形成。

    中华读书报:能否评价一下目前中国当代文学的现状?很多年之前,您就提出“三分天下”之说,这些年来您的观点有变化吗?

    白烨:当下的文学与文坛,跟过去相比,经历了不同时期的演进,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现象纷繁,形态多样,观念多元的背后,是板块的分化,结构的变异。我在2009年的一篇文章里,把这种结构性的变化描述为:“三分天下”,既以文学期刊为阵地的严肃文学;以市场运作为手段的大众文学,以网络科技为平台的新媒体文学。现在来看,这三大板块依然是当下文坛的基本构成,但传统文学在大力抓好严肃文学的创作与生产的同时,开始关注网络文学写作和吸纳网络文学作者,而新媒体文学的网络文学板块,因与动漫、游戏、影视等艺术的形式密切联姻,由网络文学向网络文艺不断扩展。但跟前些年比,文学的各个板块之间有了较好的互动,这是比较令人欣慰的。

    中华读书报:在《文学蓝皮书》(2016~2017)的“总报告”里,你谈到了当下文坛的新症结,这些症结主要出自哪里?

    白烨:当下文坛的主要症结是什么?不同的观察者会有不同的看法。在我看来,我们应该看到,以网络文学为标志的新媒体文学的兴盛,以“80后”“90后”为代表的新的文艺群体的崛起,以年青一代为主体的新的文学受众的激增,以及它们在形成新的文学形态,构造新的文艺类型,释发新的文学观念的同时,对整体文学构成的强劲而持续的冲击,对社会文化生活造成广泛而巨大的影响。这些都给我们带来新的问题与新的挑战。

    但更为明显的问题,是由受众的年轻化、趣味的低俗化、网络的游戏化,影视的神幻化共同构成的泛娱乐化社会文化思潮,目前正以不可遏制的走势四处漫泛和强力运行,成为左右社会文化生活的主要能量。从广大文化受众的角度和广义文化生活的视域来看,这对当下的社会文化是一种既具丰富性,又带鲜活性的补充与拓展,但这种文化思潮在其基本取向上,不仅与传统文学相分离,而且与经典文学相游离,同时又以非主流化、非思想化、非价值化的基本倾向,对既有的文学传统和现有的文学秩序,乃至基本的文学观念,都造成了有力的遮蔽,形成了内在的抵牾,构成了一定的消解。它们所带来的,至少是利弊兼有的双重影响,甚至以一味“向下”的趋势与我们所提倡的向上的文化构成极大的抵牾。

    还必须要加以注意的,是文艺与文化领域的这些倾向与问题,与我们之前遇到的倾向与问题,已全然不同,带有这个时代所特有的混杂与暧昧的诸多特征。这种社会思潮依托于文艺,借助于大众,适应了某种需要,满足着某些欲求,无论是分辨起来,还是应对起来,都格外不易,甚至极为困难,而这样的全新挑战与疑难问题,也全然超出了我们的已有经验。

标 签:
  • 中国文坛纪事,白烨,文学蓝皮书
( 网站编辑:孙思清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