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辈的旗帜

2017年08月14日 09:00: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作者: 梁凌

    

    【内容简介】

    本书收录了24位“红二代”讲述自己心中父辈的文章。他们的父辈们都是中共党员、革命军人,既有像陈赓、周希汉、吕正操等功勋卓著的共和国将军,更有许多并不耀眼但同样战绩非凡的革命军人。他们从井冈山走来,从抗日烽火中走来,走过雪山草地,走过黄河两岸,走进雪域高原,走进边防哨所,最终成为人民军队保家卫国的山脉。文章作者们从子女的角度回忆了峥嵘岁月里的这个军人群体,记录了父母口中所讲述战争年代的一段段传奇性故事,表现了各个时期加入革命军队的军人们对共产主义事业的坚定信仰、对战友真挚的友情、对家庭深沉的亲情,再现了革命先辈的崇高精神与感人情怀。

    【作者简介】

    主编梁凌,著有长篇纪实文学《秋风落叶——国共两党在大陆的最后一战》《共和国机构的改革与变迁》《二野名将--匡斌》《话说川商》《巴蜀商道》等,短篇纪实文学《老家人事》,获2010年中国作家金秋笔会一等奖。

    【在线试读】

    爱,在我的生命里沉淀

    王丽娜

    过年的味道在元宵节的钟声和爆竹声中渐行渐远,铃声响起,电话那端传来老友熟悉的声音,笑言为本书向我约稿。猛听此言让我一时无语对答,面对出书无数的老友,笔拙的我犹豫了。我问老友,我能写好我已去世多年的父亲母亲吗?写战争,他们那血与火生与死的战斗历程随着战争的硝烟早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离我们是那样的遥远;写工作和生活,在那伟大的时代大潮中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又显得是那样的平凡、那样的朴实,像一朵小小的浪花在大潮中静静地溅起。我该从何下笔去展现他们的丰富人生呢?老友说:“就写写他们的平凡故事吧。”一句话让沉寂心底多年的往事和思念浮上心头,虽说有那么一点酸楚,但那毕竟是生活的印迹,时间再久远也不会消失。我答应了稿约。既是年后的稿约就说说咱家过年的故事吧。

    拜年

    父亲是经历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老红军战士,爬雪山、过草地、吃草根、咽树皮,饱经国内革命战争的千辛万苦和雨雪风霜,战太行、打淮海,浴血奋战,屡立战功。艰苦卓绝的战斗岁月将战争的印迹深深地留在了父亲布满伤痕的身上。岁月的无情和伤痛的困扰让父亲渐渐不能适应野战部队的工作了。1962年的春天,父亲的工作有了变动,他离开了熟悉的野战部队来到了省军区。从此父亲的生活轨迹有了改变,逢年过节和家人团聚的日子多了起来。但父亲将过去年节时分下部队看望官兵的好作风保留了下来,就像家里过年时必不可缺的饺子一样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只是看望的对象和内容形式有了小小的改变,是给机关的干部家属战士职工拜年了。这条不成文的规矩就这样被父亲年复一年地坚持着。

    当年在我幼小的记忆里,每个大年初一的早晨,无论刮风下雨,还是冰雪凝冻,父亲母亲都会叫醒全家,母亲和哥哥在家里和面拌馅儿包饺子,而父亲则会拉着我的手踏着雨雪走向机关大院深处的干部职工家庭,走进偏僻山沟里的连队驻地给大家拜年。

    从战火纷飞的年代里走来的父亲坚毅刚强。记得有一次过年时节父亲生病了,窗外雪花飘舞,医生上门给父亲输液治疗,全家人围在床前陪伴着他,母亲对治疗中的父亲说:“今天雪大你又生病,今年的拜年就别去了。”可倔强的父亲没有说话,整理好衣服叫上警卫人员又一次走进了风雪中,见此情景母亲拉着我也冲进了风雪里跟着父亲走在了拜年的路上。

    我还记得1970年的初一是一个天寒地冻的日子,父亲忍着腿伤复发的疼痛拄着拐杖又要出门了,母亲不忍心看着父亲行动不便的样子,拦住了父亲,没有争吵没有不快,父亲只对母亲说道:“今年情况较特殊,有受灾的职工家庭,就让我去看看吧,让女儿跟着慢慢走没问题的。”母亲让开了身子,看着父亲走在了雪地里,我小心搀扶着父亲来到一户受灾职工的家门前,叩开屋门,父亲看到大火无情地烧光了职工家中的财物。面对冷清清的四壁,父亲动容了,当即决定补发困难补助金并送去了家中的被褥衣物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在一次又一次的拜年中,父亲叩开了一扇又一扇大门,面对着一张又一张熟悉的脸庞,定格在我脑海中的形象却是家拜年了!”话语简单,没有修饰,却折射出了父亲关心群众平易近人的优良作风。父亲离休后我问过父亲对拜年的看法,他沉默了一会反问我说:“你难道不认为这是一种联系群众、了解群众的好方法吗?”

    小时候我眼里的父亲,高大伟岸,刚直不阿,心地善良。作为领导干部从不论地位讲排场把自己置于群众之上,他平时话语不多但和蔼可亲,在机关里干部战士和职工都愿和身兼机关党委书记的父亲拉拉家常说说心里话。在那物资匮乏、供应紧张的年代里,父亲母亲赡养着年迈的奶奶,补贴着他们家在农村生活困难的兄弟姐妹。虽然经济并不宽裕,但每当过年的日子临近时,母亲都会按照父亲的吩咐买回很多糖果细心地分好放在客厅里,它们的存在着实让我和哥哥眼馋很久而不敢随意翻动,我们知道那是母亲为父亲拜年准备好的礼物。

    多年来跟随着父亲拜年,离开一个又一个家庭时,父亲总不忘递上一包被母亲分装好的糖果,很明显糖果是给孩子们的,东西不多也不贵重,可那是父亲用他的博爱之心给群众送去的一丝温暖。每当这时站在父亲身后的我盯着糖果眼睛里总会流露出羡慕的目光。

    雪地上的两行脚印一大一小,跟随父亲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会轻轻地摇摇父亲牵着我的那只大手,父亲回赠我的一定是轻轻地一笑,那一笑让我终生难忘。因为这时的父亲总会从衣兜里拿出几颗早已为我准备好的糖果递到我的手中,同时也会轻轻捏捏我的小手。糖果虽少但这其中的含意我早已懂得,那是父亲的心和父亲的爱,只是在那一刻被它无限

    地放大着放大着。拿着带着父亲体温的糖果,我高兴地拉着父亲一蹦一跳快步向家里走去,因为家里的饭桌上一定有母亲包好的饺子在等着我们……

    父亲走了,怀念他的人在他的墓志铭上留下了这样一句话:“不是因为他的伟大而受人尊敬,而是因为他受人尊敬而伟大。”我怀念父亲,怀念跟随他拜年的日子,我把父亲拜年的故事珍藏在了心底……

标签 - 父辈的旗帜,部队,纪实文学
网站编辑 - 孙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