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性 灵化 豪情 正气

2017年09月11日 09:00:00
来源: 中国作家网 作者: 施战军

    赵本夫的小说有非常明显的北方作家雄浑的主调,与江南的文学气质不太一样,但是他又不排斥江南的细密,所以他的作品既有宏阔的带有某种观念性的写作,也有悟性很突出的南方文学中的鲜灵。

  他是一个少见的、有自己的创作系统的作家,如他早年的作品《卖驴》是写一个时代之变中的小人物的故事,但是他接上了我们新文学当中非常重要的关于民族心理、民族性格的传统。

  他的写作一直是从现实出发,但是其作品背后又能探索到更深远的内容和意义,这种感觉在《地母》三部曲中就有体现,在第一部中我们看到现实主义和寻根文学的融合达到了非常高的程度。在那个时候我们知道很多作家做了各种探索,包括《白鹿原》,事实上《白鹿原》是寻根文学的最大的一个硕果,但是他没有写到现时代。《地母》写黄河故道的故事,从历史一直探到了现时代人们的情绪、心理、处境等等问题。可以说《地母》尤其第一部看起来是非常“烧脑”的,他容纳的东西太多了,他思考的东西太多了,所以显得特别结实。《无土时代》之后的调整再到《天漏邑》,他把过去的长处跟他通过创作《无土时代》时的探索,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对于这部长篇小说我们还是评价得有点太谨慎了,我觉得《天漏邑》应该是这10年来长篇小说的一个巨大的收获。它很复杂,但是又复杂得不笨,它复杂得非常有个性。现实、历史、自然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些维度在他的创作里边形成了一个系统的基本支架。总体说来,这部小说在四个层面上深深吸引着我,分别是:魅性的层面,灵化的层面,豪情的层面,正气的层面。四个层面缺一不可。

  首先,魅性的层面。刚才说到人和自然的关系,有学者说这部小说具有非常大的寓言化特质,这种特质事实上我们称之为“魅性”,即寓言化的现实中的神秘无尽的存在,是历史和神迹之间的一种文化连接或者是文化的融合。《天漏邑》里面,你感觉到有个自在世界的存在,他有很多依据,别人一般引用庄子或者儒学里边的一些东西,赵本夫的依据更多来自《易经》《列子》,这是过去的很多小说家里边很少涉猎的资源,尤其是《列子》,赵老师从这本书中找到了一个天的缝隙,开天般的想象力让《天漏邑》超越了古籍,在天雷炸开的裂缝之间他看到了宇宙的奥秘,也通过天漏村这样一个小小的地方开掘出了民族的隐秘。

  另外这本小说的封面设计也十分吸引人,一道闪电,下边是《千里江山图》,但是配色上用了心,绿和蓝的颜色的新变恰如《列子》与《天漏邑》之别。 “漏”字上往下掉的这几点又选用了另外一种字体,再细心看英文,就又多了几重题旨。这部小说是从传统文化而来的,带有历史感,事实上他又是写给世界的,写给天地的,所以这个封面设计得真是理解了这本书的“魅性”特质,棒极了。

  就内心方面,他找到了一个自然之空,我们过去对这一条并不着重,在人和自然的关系中,现代意识将人放在前面,我们就忘了道法自然了。但是赵老师通过这些故事,让读者看到了自然的脾气,他引用那些“真理”,就是在更大的地方预示着这些人的有限性和天地的难以尽知之魅。

  第二层面是灵化,也就是“轻逸”之力和“飘荡”之美。这恰恰也是从自然之中而来的,人的天性也好,自然的魅性也好,它们之间是有契合关系的。本然的或者后来被历史所修正的东西终归要回到灵化的道路上。作者的细节里面充满了灵透的设置,比如说处置日本军官松本的情节,跟松本的较量首先是比武,后来松本死的时候以为是能够带点日军荣耀的死,结果最后他却蔫蔫地死了,宋源扮演成一个老头的细节,真是精灵之笔。那种极度的蔑视、那种无视、那种英雄气等等就在这一连串智慧过人的小动作里,真的是太丰富了。本夫老师过去短篇小说里这些东西特别多,这部长篇可以说把他这个长处非常完美地展现出来了。

  第三个层面是豪情。豪情不仅在宋源这里,也包括千张子,还包括土匪。仅举一例:过去我们说英雄不问出处,这部小说告诉你英雄不问归处。他最后让宋源消失了,这个消失的过程并不能简单的理解为某种皈依。这是作为精神的归属,必然超出肉身入土之沉重的去处。你说宋源最后到哪儿去了,过去英勇只是建功立业的的一种体现,而宋源的这个豪情可以说通天了,这个英雄不问归处的巨大豪情,是这部小说一种追求。

  第四个层面是正气,我觉得一部小说写得极其得复杂、极其的有文化、极其的有哲学,这些都不够,文学最后底子上还是要有正气,要对生命负责任,这一点在这部小说中就体现的十分充分。第一,天地有正气、人类有正义。他对中国人之间怎么个斗法和玩法、土匪怎么没有价值观念等等国人间的东西是并不过于较劲的,这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事。但是面对外敌的状态,窝里斗显得不那么显眼和重要,凸显的是存理拒辱的人类正义。第二,处事的正气,就是人在世上怎么活着,怎么能够最大程度的显现自己的生命价值,同时还让人佩服,这些在宋源身上有集中的体现,武玉婵追问他和七女的关系,处理官司的过程等等,在世情层面,形成了格局正大的感染力。第三,个性的正气,宋源有,七女身上有,土匪身上也有。七女这个女性人物的刻画完成度极高,抱着板凳睡觉的细节设置,让人不禁掉下眼泪来。作者怀着对人的真正体恤和爱才能创作出这样的细节来,才能设置出像老猫这样看透了世间的人。所以正气这一条,对于所有搞文学的人,都是极端重要的,这部小说的成功正证明了这一点。

标签 - 正气,列子,地母,天漏邑,白鹿原
网站编辑 - 孙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