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崛起道路托起民族复兴伟大梦想

2017年11月07日 09:00:00
来源: 中华读书报 作者: 汪青松

  中国和平崛起道路的开创是一个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重大事件,关乎国家富强与人民幸福,关乎海峡两岸关系与祖国完全统一,关乎世界和平发展与各国合作共赢。郑必坚著、吴建国编的《大战略:论中国的和平崛起与两岸关系》探讨了这一中国和世界关注与讨论的问题,对于坚定道路自信、满怀信心地实现民族复兴伟大梦想具有重要价值。

  一

  郑必坚先生是国内外知名的战略思想家,在我国最先提出“和平崛起”概念。作为中国和平崛起战略主要倡导者的著作,《大战略》对和平崛起道路由来的阐释,展现了一位领导型专家和专家型领导强烈的战略问题意识和共产党人的宏大政治胸怀。

  为什么要提和平崛起道路?《大战略》从三个方面作了阐述。第一,提出“和平崛起”概念是为了与国际上中国崛起话语相对接。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多次谈到“中国崛起”概念:1993年他在《大失控与大混乱》中预测,美国面临众多严重难题,日本欧洲尚难成为世界大国,而新世纪中国将堪任世界反不公平领导角色。1997年他在《大棋局》中指出,中国,不论其具体前景如何,是一个日益崛起的潜在的主导性大国。郑必坚先生从2002年起使用“中国和平崛起”的提法,就是对以“中国崛起”概念评价中国发展态势与趋势的积极回应,明确指出中国崛起是和平的崛起。

  第二,提出“和平崛起”战略是为了澄清当时国际上所谓“中国威胁论”和“中国崩溃论”的歪曲与诬蔑。中国作为后起大国的崛起,西方朝野人士有认同也有担忧,总的情况是担忧大于认同,“中国威胁论”和“中国崩溃论”均有一定市场。据此提出“中国和平崛起”就有其直接的现实针对性。“和平崛起”的“和平”针对的是“中国崛起威胁论”,“和平崛起”的“崛起”则针对的是“中国崩溃论”。

  第三,提出“和平崛起”道路就是强调和平发展道路。郑必坚先生反复说明,中国和平发展来自邓小平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从邓小平到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我们党领导人民在各种复杂形势下,始终努力争取和平的国际环境发展自己,又以自己的发展维护和促进世界和平,开辟了一条中国和平发展道路。中国的“和平发展”与“和平崛起”这两个提法,针对不同场合、不同对象、不同语境选择使用,但作为一条体现我们党和国家对内对外方针相统一的国家发展战略道路,又统一于“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邓小平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坚持发展生产力的社会主义,是坚持和平的社会主义。使用“和平崛起”,就是要深刻揭示和平崛起道路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一个极其重要的特色。

  二

  和平崛起道路理论植根于和平崛起道路探索的实践,而和平崛起道路接力探索实践的总依据在于对当代中国基本国情与时代特征的科学把握。“中国崛起”为什么要走和平之路?换言之,中国走和平崛起道路的内在根据在哪里?这正是《大战略》循着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原则所要着力阐发的本原性的问题。

  郑必坚先生一再强调,和平崛起道路源自邓小平和平发展思想。邓小平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最大实际,把握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提出国内一心一意搞建设和国际上和平外交政策,提出“一国两制”构想解决祖国完全统一问题。邓小平和平发展思想是提出和平崛起道路的理论依据。

  郑必坚先生对中国和平崛起道路的内涵及根据多次作过“五大特点”的概括。2004年4月24日他在答《学习时报》问时曾谈到中国和平崛起道路五大特点:1.以发展为执政兴国第一要务;2.与对外开放参与经济全球化相联系;3.坚持独立自主;4.改革发展稳定相结合;5.永不争霸不称霸。

  2006年4月9日在中国科学与人文论坛上,他又阐述了中国和平发展道路包含的五个相互联系的要点:1.根本时段是特指由不发达国家到中等发达国家的发展阶段中所要走的根本道路;2.根本目标是要解决中国人的生存权、发展权、教育权的问题,就是要致力于办好中国自己的事情;3.根本特点是在与经济全球化相联系的进程中独立自主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4.根本要求是对内和谐与对外和平相统一;5.根本内涵是要在21世纪上半叶实现中华文明的复兴。

  郑必坚先生总结的“中国和平崛起道路的五大特点”,体现的是和平崛起道路对历史经验和国际经验的深刻总结,对经济全球化大趋势的主动适应,对人民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意愿的自觉把握。这些正是和平崛起道路的实践依据。

  道路托起梦想,梦想才是道路的灵魂。中国梦是和平崛起道路的目的所在。2006年他就指出,和平崛起和平发展最深刻的实质内涵就是实现中华文明在21世纪的伟大复兴。这种文明不是狭义的文明,而是包括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中国的“和平崛起”是基于中国国情和解决中国问题的“中国梦”,而不是别的什么梦。他在国际比较中作出分析:中国在能源消耗上做不起人均年消费25桶石油的“美国梦”,在人口流动上不会做在近代以来历史上曾经以6000多万人口向海外移民到处建立殖民地来实现自身发展的“欧洲梦”,在增强综合国力上绝不做搞军备竞赛、对外输出革命的“苏联梦”。

  郑必坚先生把21世纪的中国梦概括为“和平发展、文明复兴”八个字。走和平崛起道路是为了文明复兴的中国梦,实现中国梦就要走和平崛起道路,立足于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必然性基础上,《大战略》就这样得出了中国坚持和平崛起全新战略道路“不会动摇不可逆转”的结论。

  三

  郑必坚先生关于和平崛起道路的认识和探索有一个从中国路到中国梦再到中国心的不断深化的过程。中国和平崛起的发展道路不会一帆风顺的,坚定不移走和平崛起道路必须面向未来,应对各种挑战。新加坡前总理、内阁资政李光耀说过,郑必坚的文章驳斥了“中国威胁论”和“中国崩溃论”。为寻找中国前进的道路,研究了以往大国的兴衰。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也说,郑必坚先生倡导的中国和平崛起战略既反映中国对历史的认知,又彰显中国避免近代其他大国崛起所犯错误的决心。《大战略》生动地体现着深化和平崛起道路、开辟和平崛起道路光明前景的历史担当。

  2006年9月21日郑必坚先生在第二届中国学论坛上就指出,要正确认识当代中国的发展,还必须理解“中国心”——“中国人有一个共同心愿,在实现中华民族文明复兴的同时,推动建设一个和平世界”。和平世界是什么样的世界?和平世界怎样建设?郑必坚先生一直强调,中国和平崛起的发展道路,就是和平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对外求和平、对内求和谐、两岸求和解为其本质特征。

  对外求和平就是中国人崇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打破近代史上“争霸才能崛起、崛起必然称霸”的陈规,寻找和扩大中美、中欧、中非等“利益汇合点”,建立与各国的“利益共同体”。中国和平崛起的发展道路与构建利益共同体是一种相互促进的关系。

  对内求和谐就是充分发扬民主和全面依法治国、切实维护和实现公平和正义,全社会诚实守信,全体人民友好相处,社会既充满活力又安定有序,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两岸求和解就是承认“一国两制”,两岸之间谋求双方和平相处、两岸互利共赢、共同发展。吴建国在《大战略》编者序中写道:必坚先生明确指出,只要台湾不独立于中国之外,中国的和平崛起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势将带动台湾的崛起,对两岸关系绝对具有正面的意义。这是必坚先生首次公开将台湾与中国和平崛起之间的关系做完整阐述,并得到台湾读者的注意与重视。

  中国人清醒地知道,和平不能一厢情愿,我们要和平不要和平主义。郑必坚先生强调,坚持中国的和平崛起道路,必须保持我国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协调、健康发展,处理好中国和平崛起与国际和地区利益共同体、利害共同体的关系,强大的国防建设更是中国和平崛起的保障。

  大战略对应大时势,大战略顺应大格局,大战略回应大使命。中国和平崛起道路越走越宽广,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世界和平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这正是郑必坚、吴建国著编和上海远东出版社出版《大战略:论中国的和平崛起与两岸关系》一书的主旨所在。

标签 - 和平崛起,民族复兴,伟大实践,大战略,和平发展
网站编辑 - 孙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