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的秘密它知道

2018年06月08日 08:52:46
来源: 中国科学报 作者: 张晶晶

  正宗的西施舌长什么样?被古人用作明瓦的海月是什么样的生物?什么样的贝类会孕育出什么样的珍珠?……

  以上这些关于海洋生物的秘密,你都可以在一本名叫《海错图笔记(贰)》的书中找到答案。作者张辰亮正是微博“大V”“博物君”,因为能够回答网友提出的千奇百怪的问题,他被网友称呼为“薄雾男神”。

  继2016年底推出第一本《海错图笔记》大受好评之后,时隔一年,《海错图笔记(贰)》又与读者见面了。

  《海错图》并没有错

  《海错图笔记》,顾名思义,是针对《海错图》写的笔记。那《海错图》又是什么呢?这里的“错”是错误的意思吗?

  这往往是读者看到这本书的第一反应。《海错图》,并没有什么错。这里的“错”,说的是种类繁多、错杂。“海错”是古人对于海洋生物的总称,出自《禹贡》“厥贡盐絺,海物惟错”。张辰亮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说,这本书的作者聂璜,出生在明末的杭州,是一位画家兼生物爱好者。自古以来都没有一本海洋生物的图谱流传,这让聂璜苦恼不已,最终决定自己画一本。他游历河北、天津、浙江、福建等地,考察海洋生物,每看到一种就画下来,并翻阅书本进行考证。经过几十年的辛勤工作,聂璜终于在公元1698年完成了《海错图》,这也是他唯一传世的作品。

  《海错图》深受清朝皇帝们的喜爱,乾隆、嘉庆、宣统等都翻阅过此书。日军侵华时期,四册图书分散两岸,现在前三册图书存于北京故宫,第四册则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谈到写作《海错图笔记》一书的缘由,张辰亮回答说因为一次展览。“中学时,我有一次去故宫玩。身为生物爱好者的我,被书画展区的一排动物画谱吸引了。沿着展台看过去,第一本是《鸟谱》,精美绝伦的花鸟画。第二本是《鹁鸽谱》,各种古代观赏鸽。第三本《兽谱》,各种走兽,里面有一张是一头黑猪,当时我觉得有点儿可笑,一头猪也值得画进皇家画谱?”

  但当看到《海错图》之后,那头猪都不算什么了。“这本画谱里全是稀奇古怪的海洋生物,画风也和前几本截然不同。说它是工笔画吧,动物的神态又十分卡通;说它是漫画吧,可又一本正经的样子。”

  这一下子点燃了自称有“考据癖”的张辰亮的热情。看惯了花鸟画的他,惊讶于中国竟然还有如此有趣的海洋生物插图。这也为日后《海错图笔记》的诞生埋下了伏笔。

  《海错图》确实有点错

  “2014年,一听说《海错图》被故宫出版了,我立马跑到故宫神武门旁的售卖点,买了刚出炉的一本。”

  之后张辰亮发现,聂璜的书中确实有不靠谱之处。“比如有些动物聂璜并未亲见,仅根据别人描述绘制,外形有很大失真。关于生物习性的记载,也是真假混乱。”从2015年夏天开始,张辰亮化身“侦探”,用今天生物学的视角,对《海错图》中的生物进行分析。如同几百年前的聂璜一样,他的足迹遍及我国辽宁、福建、广东、天津,以及日本、泰国等地。如此才有了《海错图笔记》的诞生。“从文字和画中发现蛛丝马迹,辨别真伪,并一步一步推理分析,从而鉴定出画中生物的真身。”像破案一样的过程让他大呼过瘾。

  比如聂璜笔下的玳瑁,古名瑇瑁。有突出、尖锐的鹦鹉嘴,描绘出了它与其他海龟最大的不同点,一眼就能区分开来。聂璜引用了《华彝考》的注解:“瑇瑁,身类龟,首如鹦鹉。六足,前四足有爪,后二足无爪。”

  “第一句没问题,第二句咋回事?玳瑁有六条腿?那不成昆虫了?谁知聂璜真信了,他认真地给玳瑁画了六条腿,而且当他看到《本草》中说玳瑁有四条腿时,还批评这是‘未深考其形状’。搞笑啊!未深考的是你好吗?”张辰亮在书中写道。

  除了考据《海错图》本身内容、进行生物学描述之外,在《海错图笔记》中,张辰亮还增加了很多关于文化方面的内容,这大大增强了文章的可读性,也是不少人非常喜欢这本科普图书的重要理由。

  比如为什么生物分类学要用拉丁文来命名?不知道有多少人好奇过这个问题。在《海错图笔记(贰)》的《河豚》一文中,张辰亮对此进行了解释:“拉丁文是一种死文字,现在没有哪个民族用它进行日常交流,因此它的语义就不会发展变化,最适合作为科学命名之用。有了拉丁文学名,分类学才算是有了统一的标准,步入了正轨,这之前的分类学,可以说是一团糨糊。”

  重思路,不套路

  《海错图》中记载了300多种生物,张辰亮从中先后选择了36幅、40幅画作进行考据,这之中遵循什么样的标准呢?

  张辰亮回答说主要考虑四点:“首先要有趣,有故事可讲。有的画作其实很容易鉴定,但除了名字没什么好玩的可说,就不选择了。另外画要大一些,这是出于印刷的考虑。有些小螺小贝就画了一点点,印出来看不清。还有就是,最好是大家生活中能见到的海洋生物,这样有亲切感,看完后还能迅速把书中的知识用在生活中,比如吃海鲜时可以和亲友聊。能被读者用上的知识就是有用的知识。最后,《海错图》中鱼类占大部分,但我的书不能全是鱼,软体动物、爬行动物、哺乳动物甚至神话动物都要选择一些,这样大家读着不单调。”

  海鲜是很多人喜欢的餐桌美味,《海错图笔记》中也经常附上对应生物的美味吃法或者饮食典故。为什么都说河豚是至上美味、而“博物君”本人却觉得没有传说中那么美味,张辰亮的解释可以说非常独到:“古人吃河豚,那是‘极限运动’。精神高度紧张,味觉异常敏感,自然会感到鲜美异常。今人吃河豚,还没吃就知道很安全,不管多用心品味,也是刻意的,毫无用处。这是健康的喜报,也是味蕾的悲歌。”

  重思路、不套路,这是张辰亮在写作中非常注重的一点。他总结说,自己每篇文章的大体结构是:首先介绍《海错图》原画和原文,并发掘出其中的亮点。其次从这些亮点展开,分析其真伪,进而介绍动物习性和趣事。之后再介绍这些生物和古人、今人的关系,比如捕捞法、玩法、吃法、养殖法等。

  “也有些文章不是按这个套路来的。尤其是现在我正在写的新文章,在有意识地摆脱这个套路,尝试新写法。”

  关于未来的写作计划,他告诉记者,自己正在写《海错图笔记》第三册,同时也完成了几本关于动物的童书。“《海错图》还是主攻方向,现在我有了孩子,也想试试童书。”

标签 - 海错图,生物习性,海错图笔记,海错图笔记(贰)
网站编辑 - 孙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