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特级教师的跨界生长

2018年09月11日 16:58:27
来源: 中国教育报 作者:

  要以坚定的信念和火一样的热情与学生碰撞!

  教育,是师生双方作为人的同类间的格斗。有大写的教师,才会有大写的学生。

  只有给教师适度自由成长的空间,才能生长出一个个学生喜欢、充满教育热情与特色的个性教师。

  乡村教师的成长其实有其独特的优势,这种优势表现在哪里?就是在农村可以用一种看似不太着调的方式工作和生活着,或者叫野长。这种看似不太着调的存在方式,让教师可以在工作初期,有比较放松的状态。一个教师在这样自由和放松的状态中,就能不受约束地实践自己的教育主张,就能有思考、实践和创新的空间,就能和孩子一样拥有一份童心般的“恶搞”,也不用担心会因此而招来批评。这些,恰恰是当今教师队伍建设缺少的元素之一。

  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好教育不是教育行政部门坐在办公室里开会讨论规划出来的,好学校不是教育行政官员管出来的,好教师不是办多少场教师培训会就能培训出来的。好教育、好学校、好教师是在独立、自由、民主、尊重、开放、包容的教育土壤与氛围中自主成长起来的。

  独立、自由、民主、开放、包容是教育最基本的理念!

  忙碌但是身心放松的工作状态能让一个教师保留很多自然的品质,身心放松的人才最有可能把工作做得有创意。回顾自己在农村的从教经历让我得到一个启发:当教师不能太刻板,有的时候还得很会“玩”,并且“玩”得富有儿童的味道。不但自己要会“玩”,还得会领着孩子们一起“玩”。智慧地“玩”出教育的魅力,这也是一个好教师必备的一种品质。

  有点儿“恶搞”精神的教师,往往是一个深受儿童喜欢,幽默、活泼、富有生活情趣的教师,他们更愿意和孩子们待在一起,他们没有太多框架的限制,更容易打破惯例创造性地开展教育教学工作。

  只有给教师适度自由成长的空间,才能生长出一个个学生喜欢、充满教育热情与特色的个性教师。

  当时我们那拨老师在农村,几乎没有人管,教师、学生、学校,基本都处在一个相对宽松的状态,也没有人告诉我们该如何成长,更多的时候靠的是自己摸索,完全地野长,思维不受约束,更多的教育判断来自儿童的表现和自己内心最直观而真实的感受。

  要把人规范起来其实不是很难,更难的是如何让每一个教师都喜欢孩子,充满教育创意与热情,都有自己独立的教育主张!

  节选自《另一种可能——一个特级教师的跨界生长》

标签 - 恩师,苏霍姆林斯基,教学艺术,教材,玩
网站编辑 - 张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