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抹黑及其他

2014年12月03日 08:40:51
来源: 光明日报     作者: 陈先达
字号:【

  编者按

  理论随笔是解读火热政治现实的重要载体,在政治理论创新迭出和政治实践热点频现的当下,政治理论类随笔文章成为政治理论研究者们交流心得体会的重要方式。为此,邀请知名学者撰写随笔类文章,解释政治理论最新成果,介绍政治理论最新热点,与读者共同探究政治理论的最新发展。

  批评不能说是抹黑,而是意见。激烈的批评中可能出现情绪化的东西,但仍然属于批评;对社会一些不良现象的抨击,也不应该简单归为抹黑。抹黑绝不是批评,因为它不是意见,而是以漫骂对党和社会丑化。抹黑也不是对社会不良现象的抨击。抨击的对象是个人的丑恶行为和某些社会不良现象,而抹黑则是“项庄舞剑”。我们应该欢迎批评,也不会因其情绪过激而拒绝其意见中的正确因素。我们也应该欢迎对不良社会现象的抨击,它有利于揭露和制止不良现象的传播。但,我们应该拒绝抹黑。

  我以为,绝大多数教员,尤其是思想政治课教员,是尽心尽职的,是希望把课讲好的。利用课堂蓄意抹黑的人,有,但极少。抹黑不是批评,不是抨击不良社会现象,而是“意在沛公”。抹黑并不可怕,适足以显露自己。最大的危险是来自抹黑中的“理论”误导。似乎有道理,可又是片面之词;似乎有事实,但又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似是而非、似真实假。误导的危害,还在于它以学术自由为“盾”,足以迷人。但课堂并非论坛,学生并非辩方。在课堂,教员是唯一的发言者,掌握话语权。

  我不反对在课堂上发表批评性意见,也不反对抨击不良社会现象,但要正确引导。我是“讲理”派。凡事都有个理,要知理、明理、讲理。批评、抨击与抹黑的区别,就在有理或无理,大道理或小道理上。批评是讲理的。即使态度激烈,但仍然是在讲理。而抹黑则主要是依据个人的政治价值判断。

  中国共产党建立90多年,全国解放至今60多年,为中国人民做了许许多多的大事、好事,但也犯过错误。中国共产党有一个从幼稚到成熟、从不太成熟到比较成熟的过程。党的领袖人物也是如此。在历史上,由于“左”的错误,有过错杀、误杀。一些革命同志死在同一阵营射过来的子弹,或蒙遭不白之冤。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的政治运动中,尤其是十年动乱中,同样由于“左”的错误,我们不少干部,有些著名的知识分子,受到迫害。三年自然灾害中曾经也有过大饥饿,如此等等。这是一笔旧债,其中包括深刻的教训,应该吸取。

  中国共产党已经承认错误、清算错误,检讨错误、纠正错误,平反冤假错案,为受难者昭雪,还了这笔债。虽然不少是迟来的正义,但表明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对人民负责的郑重的政党,是一个知错必改的党。对中国共产党对待错误的这种态度,应该是赞扬还是以追求历史真实为名不断算旧账呢?何况某些人心中的所谓事实,并非历史的真实,或历史事实的全貌。

  即使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也面临不少新问题,包括贪污腐败、官商勾结、贫富差距过大、生态环境恶化,以及医疗、教育、住房中存在的种种问题。群众中有些议论,有不满,可以理解。问题是,中国共产党是不是正视这些问题,是不是在着手逐步解决这些问题?我相信,任何一个不怀偏见的人,都能看到中国共产党通过总结改革以来的经验,正在完善依法治国,提高治国理政的能力,严惩腐败,标本兼治,通过全面深化改革,努力解决前进中的种种问题。我们不仅应该看到问题,更应该看到问题的被重视和逐步解决。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尤其是理论工作者,应该超越日常生活经验的水平,站得更高,看得更深、更远。

  错误如同包袱,错误多,就是包袱重。有什么理由,把已经清算的错误,已经放下的包袱,企图重新一个个捡起来压在共产党人的背上?有什么理由重新撕裂开始愈合的伤口,甚至往伤口上撒盐?有什么理由把已经发现和正在着手逐步解决的问题,作为抹黑的依据呢?我们应该用科学的历史观引导学生,让学生看到祖国的灿烂未来。对一个根本不知改革的艰苦历程,更不知道旧中国历史上被侵略、被瓜分,极端贫困落后状况的80后、90后,甚至00后,不是使学生懂得我们的成就来之不易,而是以不断揭历史疮疤、往伤口上撒盐进行错误的历史观和理论误导,这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态度。

  我是个老者,我亲身经历过新旧两个“中国”,也经历过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全过程。从过去不能制造火柴,称之为洋火,不能生产煤油,称之为洋油的旧中国,到现在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从汉阳造到如今两弹一星和嫦娥奔月,制造核潜艇和航空母舰;从鸦片战争中三千洋兵就可以搅得慈禧和清王朝屈服投降,到如今再强大的敌人对中国也不敢轻启衅端。请看看巴黎和会时的中国,再看看APEC会议的中国,G20会议中的中国!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面对的问题不少,需要解决的问题还很多。社会仍然存在阴暗面,存在社会不公,存在令人愤慨和不满的现象。可以批评,可以抨击,但有一点应该明确,与上述成就相比,我们究竟应该如何看、如何说、如何教育学生呢?我们不能明察秋毫而不见舆薪,不能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

  世界上没有从不犯错误的政党,没有绝对完美的社会。即使是共产党,即使是社会主义社会也是如此,但性质根本不同。要是把中国共产党九十多年大大小小的错误全部堆在一起,把各个角落里发生的全部阴暗的东西都堆在一起,而根本无视她给中国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视她如何认真地对待自己的错误,不管她如何努力纠正错误,这是个什么样形象的中国共产党?!在我看来,抹黑不同于正常的批评和抨击,它不是在期望解决问题,而是在堆垃圾。

  绝对完美性不是判断一个政党、判断一个社会的标准。绝对完美是空想,恩格斯在《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曾经说过这个问题。关键是中国共产党在九十多年的战斗历程中,在六十多年的社会主义建设中,在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把中国建设得更好、更强,还是更弱、更穷?是在为人民办好事,还是压迫和剥削人民?我们的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制度,是变得更加完善,更加讲究法治,更加尊重人权、更加公平,还是更糟呢?在前无古人、后无范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失误是难免的。对于一个勇于自我揭露错误、纠正错误的中国共产党,对一个具有生机活力自我完善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应该是丑化呢,还是采取建设性的建议?这就是抹黑与批评、抨击的分水岭。

  牛虻善叮,但不如牛能负重力作;食客比厨师更有权品评菜肴,但不一定厨艺高超,也许根本不会做菜。治理国家不易。尤其是“治大国如烹小鲜”。中国梦凝结着近代无数仁人志士的理想和鲜血,承载着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向往。在如此激烈竞争的当代世界,要把一个十三亿人口的中国,建成和谐、文明、共同富裕的大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梦,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连美国总统都说,不懂中国近代史就不理解当代中国。

  教员,尤其是思想政治课教员,面对社会的各种问题,应该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直面现实的热点、难点问题,发表意见,提出批评和建议。也可以饱含激情地对社会弊端和丑恶现象进行抨击。但应该用正确的观点来教育和引导学生,拒绝抹黑。教员的责任是传道授业解惑。不能以一己之偏见“骂堂”,以获取一些缺少生活经验和辨别力的学生的掌声。如果这样,是在害人,而不是育人。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

分享: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