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童书展

2014年12月04日 09:34:58
来源: 光明日报     作者: 记者 颜维琦 曹继军
字号:【

  2014上海国际童书展现场 CFP

  每年一届的意大利博洛尼亚童书展,是全世界童书出版业的大聚会。对于不少国际童书出版人而言,今后参展目的地又多了一个——中国上海。

  日前,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环球新闻出版发展有限公司共同主办,以“与世界和未来在一起”为主题的2014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落下帷幕。作为亚太地区唯一专注于0-16岁少儿读物的书业展会,刚满两岁的年轻书业展会已经显示出阔大的格局和惊人的潜力。上海国际童书展距离“东方博洛尼亚”有多远?上海国际童书展的未来向哪里走?很多出版人、作者在思考。记者就此采访了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

  追求的不只是展会数据

  “有中国这样庞大的市场支撑,我们不担心上海国际童书展的规模和吸引力。中国市场摆在那里,这个亚太唯一的童书展会的国际影响自然会形成。我们要做的,就是提高它的质量,丰富它的功能,真正对童书出版、对中外童书交流、对国内的儿童阅读推广起到促进作用。”徐炯说。

  他直言,上海国际童书展从诞生那天起,追求的就不只是展会数据,他和同事们在谋划的是,如何更好地发挥童书展的阅读引领和产业提升功能。

  今年上海国际童书展的展区面积是去年首届的两倍。其中不乏英国出版商协会展团,马来西亚展团,以及圣智集团、麦格劳希尔、牛津大学出版社等国际领先出版机构。值得关注的是,美国、韩国、马来西亚等国家和中国台湾参展机构明显增多,与此同时,出现了大量英美之外的面孔,西班牙、葡萄牙、匈牙利、立陶宛等8个国家童书出版社首次报名参展。

  “众多非英语国家的出版人和作家来到这里,和中国的出版人交流。大量英语语种之外的童书,在这样一个重要的会展平台上亮相。这说明全世界都在关注上海,关注中国这个市场,上海国际童书展的国际影响力和品牌效应正在明显扩大。”徐炯说。

  在徐炯看来,“引进来”,展示世界各国多样化的童书,是童书展应当发挥的重要功能之一。比如,瑞典文学家阿斯特里德·林格伦的童话代表作《长袜子皮皮》,风靡很多国家,但中国的很多孩子还没有接触过。另外如果急功近利地看,英美国家展商带来的成交数字可能会更高一些,但在招展方面我们必须坚持多元化的标准。不是打开一个窗口,而是要给儿童阅读打开很多扇门。

  推进儿童出版背后的科学支撑

  每年都有大量的童书面世,但良莠不齐,精品不多。徐炯认为,童书是儿童教育的重要媒介和平台,从某种意义上讲,提升童书出版的质量,也是提升儿童教育的质量。“童书出版应当有儿童教育理念的支撑,一本好的儿童读物,一定是着眼孩子的,不仅是内容和样式,还有背后的理念。”徐炯说。

  在徐炯的构想中,上海国际童书展应该在推进儿童出版背后的科学支撑方面起到引领作用。“童书作者和编者都应该对儿童教育理念和相应的编辑出版理念有所了解,以满足不同阶段孩子的阅读需求,这都需要整合专家学者的资源,进行更多专业有效的对话和交流。”

  2014国际出版媒体上海合作计划、全球少儿出版新常态与新趋势论坛、国际儿童分级阅读与教育论坛、新媒体时代儿童阅读推广论坛……“国际国际再国际,海派海派再海派,专业专业再专业,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童书展上可以看到这三个方面的进步。”徐炯告诉记者,与去年首届相比,本届童书展不仅展会面积和展商数量大幅增加,同期举办的各类阅读推广、作家推介、交流互动活动也更加丰富。

  本届童书展还创新推出国际出版人上海访问计划(SHVIP),将邀请一批国际知名童书出版人和资深编辑来沪,与中国童书出版机构负责人、版权经理、编辑和作家进行高密度、专业化、零距离的业务洽谈,围绕版权交易、出版合作和中国作家作品国际推广展开深度交流。

  “我们希望以更加符合国际惯例、更加富有专业成效的形式,实现点对点直接的信息传递,减少过程损耗,这也体现了上海国际童书展在打造专业平台上鲜明的需求导向。”徐炯说。

  童书展潜力几许?

  在很多出版人、作者的眼中,上海国际童书展从创办伊始就野心勃勃,也生逢其时。“依托庞大的出版市场、全世界最大的读者群、不断增强的国家实力,加之上海对这个展会的重视、办展队伍的专业,经过几届的磨砺,上海国际童书展一定有望比肩博洛尼亚童书展。”作家曹文轩的乐观代表了不少业内人士的观点。在业内人士看来,无论从时间、地域还是类型来看,上海国际童书展都有条件与博洛尼亚童书展形成充分的互补关系。

  徐炯告诉记者,上海国际童书展从筹备之初,就在认真学习博洛尼亚童书展的成熟经验,在功能上根据中国的特点加以丰富拓展。博洛尼亚童书展上,很多版权交易不限于出版机构和出版机构之间,也不限于已经出版的作品,许多作者来展会推荐自己的作品。上海国际童书展希望借鉴这一发现新人新作的功能,吸引世界各地的作者和作品来到这里,寻求中国的出版者。

  今年的童书展上,有一块特设的插画墙,上面挂满了未成名的年轻插画家的作品,供出版商挑选。这是今年童书展增加“发现新人新作”功能的一次新的尝试。“明年我们将继续改进这方面的工作,比如将年轻的插画家、作家请到童书展现场作画、现场洽谈,真正改变童书市场年年‘老面孔’的现象,为童书创作与出版增添新鲜血液。”徐炯说。

  不同于国外书展多为专业场,上海国际童书展将最后一天设为公众场,兼顾专业观众与大众阅读的两方面需求。“全民阅读始终是我们的追求。”徐炯说,亲子阅读带动成人阅读,上海国际童书展要强化阅读推广的功能,更多地发挥社会力量,借助新媒体等多种载体的力量。

  令徐炯期待的是,围绕童书聚合而成的产业链。“童书的衍生产品不是只有毛绒玩具。童书完全可以形成一个产业链,但起点一定是童书,并且是有足够影响力的童书。”徐炯说,版权贸易是童书展的核心,将核心做高,半径做大做优,明年的童书展将考虑为儿童阅读的周边产品提供更大规模的平台。

  “童书展的发展潜力和空间有多大?我想说,更多着眼于国际,更多着眼于融合,更多着眼于未来的读者和未来的发展,上海国际童书展的空间无限。”徐炯说。

分享: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求是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