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村落要留下原住民

  江西汪口村的徽派老民居,因长年无人居住已成危房 李韵摄

  古村落里的空巢老人 侯仰军摄

  云南傣族村寨勐景来的村民在听僧侣布经 李 韵摄

  传统村落是宝贵的文化遗产,蕴含着深厚的历史文化信息,传承着中华民族的历史记忆、生产生活智慧、文化艺术结晶和地域特色,寄托着人们的乡愁,是文化之脉、自然之体、生态之基、历史之源,具有重要的生活价值、历史价值、科学价值和艺术价值。

  近年来,伴随着城市化的迅速推进、村落的转型撤并、农民的异地脱贫以及传统生产、生活方式的变革,城乡二元体制日渐松动,传统村落数量急剧下降,传统村落中的人口尤其是青壮年劳力不断“外流”,造成常住人口大量减少,出现“人走房空”现象,并由人口空心化逐渐演化为人口、土地、产业和基础设施整体空心化。与此同时,为了发展旅游,有些地方在保护开发传统村落的名义下,大规模拆除具有历史文化和地方特色价值的院落、建筑,而代之以新的住宅建筑,严重破坏了村落历史文脉的延续性。

  而更令人担忧的是,上述问题已为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到,但迁走原住民的危害却还未引起足够的重视。有些地方为了保护传统村落,竟将其中的原住民全部迁走,却不知如此会使传统村落丢失了生机和文化内涵。

  原住民与其居住的村落是一个整体,他们是村落文化的创造者,也是村落文化的承载者,只有他们才能真正传承这个村落特有的民俗、信仰、技艺、人文环境等文化遗产,也只有他们才能真正理解这些文化遗产的意义与价值。因而只有留下原住民,才是真正留住了传统村落的传承发展之根。

  然而,留下原住民面临着重重困境。且不说功利性的开发,使原住民想留而不能留;即使无人强迫,原住民也未必甘心待在村里。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是,大多数传统村落位置偏僻,生活不方便,生活条件差,几无娱乐场所,就业门路少,老百姓辛辛苦苦种田一年,还不如外出打工一个月挣得多。即便以苗族风情闻名中外的贵州省雷山县的西江苗寨,外出打工仍是挣钱的主要门路。正如一位当地人所说:“如果一定说西江富裕了,老百姓的生活好了,那应该归功于打工。”

  在我们看来,要留下原住民,就要满足原住民的生活、精神需求,改善其生存条件,使其交通便利、居住舒适、环境优美、就业有道、社保无忧。

  交通便利

  传统村落位置偏僻,我们不可能把它们都迁到城郊去,但可以改善交通条件,让老百姓出行便利一些。

  吉林省长白山密林深处有一个木屋村,被称为“长白山最后的木屋村落”。这里的老百姓本来过着“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黑熊野猪进园子,人蛇同睡被窝里”的世外桃源生活。可近年来,耐不住农村的寂寞,多数村民迁居他处,村里的54栋木屋,多数已是“空壳”,加剧了木屋的破败。由于没有硬化,一下雨或冰雪融化,道路便泥泞不堪,出行十分不便。后来,当地政府在保持木屋村整体格局不变的情况下,在村里铺垫了沙石路,省道至村口之间修了水泥路。这样一来,游客增多了,老百姓的生活有所改善,传统村落的吸引力也增强了。

  居住舒适

  不少古民居年久失修,破败不堪,成为危房。不少村民认为楼房舒适,生活方便,于是要么干脆拆掉旧房盖新房,要么到村外建新居,对古建筑不维修,任凭其荒芜、破败下去。那些被当地政府公布为文化遗产保护的核心建筑,不能随便拆迁和建造,维修要按照国家制定的文物维修规定进行,古建筑便处在拆不得、没钱修、住又不安全的尴尬境况中。

  要留住原住民,就要解决原住民住房拥挤、传统建筑中生活不方便的问题。要在保持传统村落整体布局不变的情况下,改善内部的基础生活设施和外部的生活、卫生条件,满足村民的现代化生活需求。只有缩小了城乡差距,才会从根本上解决“空巢村落”的问题。

  环境优美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农村中不易降解的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大量增加。据统计,我国乡村年生产垃圾约3亿吨,生活污水约6000万吨,大多随意排放,严重污染了环境。由于没有实行垃圾集中处理,老百姓随意倾倒垃圾,污染了河水,恶化了居住环境。因此,给原住民一个碧空如洗、山清水秀的生活环境,也是留住他们的一个必备条件。

  就业有道

  传承是一种活态的文化延续,没有民众的积极参与,很难说是真正的“活态传承”。因此,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保护跟群众脱贫致富紧密联系起来,是激发民众积极性的一种方法。比如,发展具有地域特色的文化产业,吸引农民在当地就业,增加农民收入,如此,传统村落的土壤依然存在,其文化空间也在民众的积极参与中得以维护。山东省沂南县的竹泉村、邹城市的上九村,就按照这个思路保护传统村落,既传承、弘扬了民间文化,还给原住民就业、致富提供了便利条件。

  社保无忧

  我国现阶段实施的社会保障制度是以家庭保障为主,积极发展制度化保障。农村社会保障项目主要包括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农村社会救助和以合作医疗为主的医疗保障。近年来,农村社会保障项目在广大农村逐步完善,让千百万农民受益。但社会保障只能让农民过上温饱的日子,不能让农民富足,他们除了务农,还得外出打工。因此,我们建议,凡被国家认定的传统村落,政府给予原住民一定的生活补贴或政策扶持,让他们可以不离乡就能过上悠然自适的生活。否则,“文化疼痛”的悲剧,将会不断上演。

  此外,要留住原住民,还得加强宣传引导,让他们认识到传统民居和传统文化的价值,激发他们热爱家乡之美并以在家乡生活为荣的意识。我们固有的教育理念,是上对下、先进对落后的二元思维;事实上,教育是一种启发,一种传播。传统村落承载着浓郁的文化,而民众却不能自知,需要不断播撒新的理念,以理念润心田的教育是保护传统村落的一条途径。

  另一方面,老百姓要改善生活,要过得更好一点,要过得更舒适一点,这是他们的权利,无可厚非。而且,物质自足与精神丰盈并不是矛盾的两极,保护了传统村落及其文化遗产,也就是保存了文化多样性,就为老百姓的文化生活提供了更多的选择项,有助于生活质量的提高。

    (作者: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研究部主任)

标 签:
  • 传统村落,原住民,传承保护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