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腐败”该治一治了

  最近书画界的空气陡然紧张起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近日在参加十八届中纪委五次全会分组讨论时痛批有些地方书法家协会“官气”太重,点到了书画界的要害。

  “官气太重”首要表现在一些官员热衷于去书画协会等文艺团体担任领导职务。据媒体不完全统计,目前31个省区市书法家协会中,有至少66个名誉主席、主席、副主席为官员或退休官员担任;而在很多省份的书协中,除上述三种职务外,还有少则十余人、多则数十人的主席团委员、常务理事、理事等,其中亦不乏官员、退休官员的身影。2013年1月21日,陕西书协换届共选出了11名名誉主席、1名主席、16名常务副主席、18名副主席、10名副秘书长及6名顾问。有群众问:“工作要忙成什么样才需要这么多主席?”类似的情况在各类文艺家协会中并不少见。

  “官气”太重则“文气”必弱。一方面,不少官员兼任书画协会领导职务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并非为了艺术而是冲着职务待遇去的。在现有的文艺管理体制下,各级各类文艺协会名义上是群众组织,但实际依然存在行政级别和相应待遇。官员退休之后去文艺协会任职就意味着待遇级别的延续和保障。另一方面,在拿到主席等领导职务后,官员们的书画作品价格就会扶摇直上,哪怕拙劣、不入流也照样有人高价求购,官员可谓名利双收。当然,那些乐于高价收购官员书画作品的人所看重的也并非其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而是其官方背景。这实际等于是变相行贿,无非是披着一层艺术的外衣而已。

  权力介入艺术,最终结果是双输:权力受到腐蚀,艺术被玷污。2000年被执行死刑的江西省原副省长、中国书协理事胡长清曾公开卖字,每幅标价3000元至6000元,有一幅字“润笔”费高达9万元。2010年,因受贿罪被判处死缓的广东省政协原主席陈绍基,也曾是广东书协主席……

  这些落马官员长期占据文艺协会重要位置,借助艺术作品大搞权钱交易、中饱私囊,不但破坏法律尊严,更伤了广大文艺家的心。文艺协会本是党领导下的群众组织,其宗旨是团结艺术家、服务人民群众、促进艺术创作,但在官员大规模介入下,原本静雅淡泊的文艺协会变成了争名夺利的名利场。不少官员一篇文章没写过,一本著作没出过,随便写上两笔、画上几下就能混到某某协会主席的位置,令一些正直的文艺家齿冷心寒。此种艺术腐败如果不打击不遏制,最终必然伤害文艺的健康繁荣。

  不可否认,的确有不少领导干部有书画才华,其作品的艺术水准相当高,以专业性而言,足以在各级书画协会担任领导职务。但即便如此,“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为避免腐败嫌疑,最好不要在文艺协会中兼职。王羲之、颜真卿、苏轼在世之时就是举世公认的书法大家,也都曾做过官员,求字者络绎不绝,其中不乏皇亲国戚,但从未听说他们把书法当成升官发财的工具。把爱好和工作严格分开,让艺术的归艺术,权力的归权力,彼此相忘于江湖,才是正道。

标 签:
  • 艺术创作,艺术水准,艺术作品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