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钙的文艺需要思想进补

  文艺作品的思想性不是抽象概念的粘贴,更不是艺术形象或意象塑造之外的标语口号,而是来自对生活深刻的思考与独到的发现。提高创作质量,提升文艺格调,离不开思想。思想有深度,文艺才有力度。

  人若缺钙会患软骨病,缺钙的文艺同样会患上精神“软骨病”。当下,许多文艺作品经常给人一种软绵绵、轻飘飘的感觉,没法形成强烈的思想冲击力与穿透力。这就是文艺缺钙的病兆,也是造成当下文艺作品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一个重要原因,应该引起业界的关注。

  文艺的钙质源于思想的充盈

  客观地讲,中国是文艺创作生产的大国,一年可以生产电影600多部,电视剧15000多集,戏剧、音乐、舞蹈、文学作品数以万计。然而,其中真正能引起社会轰动且在人群中广为流传者却不多。在经济快速发展、国力空前增强和开放程度日益扩大的时代大背景下,一个艺术创作的数量大国很难成为质量大国的根源,已不再是经济资源和技术支撑的问题,而取决于精神的容量、思想的深度和艺术创新的能力。应当说,我们相当多的作家和艺术家拥有良好的创作条件,不缺乏生活阅历和创作能力,然而作品虽然忠实于生活,却毫无灵气,更缺少新意;会讲故事,却不会提炼意义;读者和观众即便能看下去,也很难产生回味和思考。有的创作者尽管早早成名,却难入大家行列。究其根本,他们没有足够的思想文化储备,缺乏对素材高屋建瓴的驾驭能力,他们对生活没有做到真正的“心入”,深刻思考少,人生感悟乏,陷入惯性化写作或表演的困境中,写来演去老一套,常年没有突破和提高。

  文艺的钙质源于思想的充盈。如果我们这个时代的最高思维成果和精神力量不能在文艺创作中得以体现,如果我们的文艺作品不能对社会的发展和人类的进步做出深入而独到的思考,如果我们的作家、艺术家无力洞察当代人的生存境遇和心灵困惑,那么,我们的文艺就无法给人以情感的慰藉与思想的启迪,自然更谈不上矗立于人类精神创造的巅峰。

  思想的内涵来自价值的追寻

  帕斯卡尔有句名言:人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因为,思想的力量,是人类所知最强大的力量之一。当人类理解了这种神圣力量的本质且加以合理利用的时候,人类才能把自己从物质的羁绊中解放出来,自觉地朝着一个有创造力的方向前进。人会因为思想而不朽;文艺也不例外,创作会因为思想含量的不同而区分出高下优劣。思想永远是艺术的脊梁,一旦在思想内涵上贫瘠瘫软,艺术上也会随之变形甚至垮塌。

  当然,文艺作品的思想性不是抽象概念的粘贴,更不是艺术形象或意象塑造之外的标语口号,而是来自对生活深刻的思考与独到的发现。有人把文艺对思想的疏远,归结为对过去公式化、概念化的反拨,粗看似乎有理,其实是个误解。因为,概念化的东西从来就不是艺术。去概念化、去公式化绝不等于去思想化。概念化与疏离艺术的思想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文艺真正的思想性,是对社会、人生和人性的深度开掘和价值的追寻,是深入创作本质、融入艺术骨髓的灵魂血脉。它与艺术性就像车之两轮,鸟之双翼,优秀的艺术作品从来离不开深邃思想精神的凝结。而以防止概念化为口实而空洞文艺作品思想性的做法,无异于为止渴而去饮鸩。

  我们同样可以十分肯定地说,文艺作品的思想不同于哲学、历史学、社会学,甚至也不是文艺史论中所说的思想性。它不是概念的演绎和逻辑的推理,而是与作家和艺术家对于生活和人生的认识程度和把握能力、生命情感体验和艺术直觉以及作品艺术形象和意象的塑造等融为一体的。对文艺作品思想深浅优劣的判断靠受众的审美感受来实现,作家和艺术家的思想秘密就隐藏在“怎么写、演、拍”“写、演、拍什么”的艺术话语中。作品的思想性有机地寓于艺术性之中,肯定一部作品思想价值的同时,也意味着对其艺术价值的肯定。愈是精品力作,其思想性与艺术性的融合度愈高,甚至在这种融合中,思想性的力量往往占据着更为突出的位置。有无深刻的思想性,往往成为区分一般艺术家和杰出艺术家的分水岭。

  价值的开掘在于对美的发现

  在实际创作中,文艺思想边缘化的症结,除了创作者自身对人生和现实的精神思想内涵缺乏深入开掘的原因之外,再就是当下艺术领域普遍存在的过度娱乐化倾向使然。一方面,社会生活的紧张高压,使人们更注重文艺的休闲娱乐功能;另一方面,适应市场需要、追寻商业利益,也导致许多创作者放弃严肃的社会思考转而倒向娱乐大潮。文艺领域甚嚣尘上的娱乐化、商品化和快餐化风气,让艺术告别了“思想的重负”,在一片浅薄的搞笑、不动脑筋的“读图”、卖萌以及庸俗不堪的感官刺激中,上演着一出又一出“娱乐至死”的闹剧。过度的娱乐化和技巧性游戏,让文艺在丧失对生活的严肃思考之后,留下一堆文化的泡沫甚至是垃圾。没有审美的新奇感,没有思想的震撼力,患上“软骨病”的文艺,再配上一帮思考能力已渐趋萎缩的盲目粉丝群,长此以往,损害的是一个民族的智力健康,销蚀的是国民的创造能力,最终危及的甚至是整个社会的发展进步。

  重提文艺的思想性,呼吁为疲软的艺坛进补思想的钙质,意在把那些被世俗功利和懒汉思维所挤占的思想空间还给文艺。重建文艺对思想的信仰,有利于文艺在新的思想高地上去重新拥抱生活,寻求自身更新、更高、更宏大的突破。文艺渴望思想的滋养,就像沙漠渴望甘霖一样,是源自生命深层的追求。重新让思想引领文艺的航程,需要文艺工作者不断增强理论的素养和文化的涵养,让创作与表演充盈着更加鲜活的时代精神、民族特色、家国情怀和悲悯意识;需要文艺工作者积极投身改革与建设的火热社会生活,在喧嚣的生活表象中发现深层的力量;需要在轻松的写作、惯常故事和技巧的玩味中注入思想的深度和新意;需要在一味地仿制和重复的潮流中多一些原创;需要在人性负面的展示中多一点深入的剖析和正面的引导,给人温暖的希望;需要在怀古的幽思中多一些对民族现实和未来进程的关注;需要在个人私生活的自我抚慰外多一些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需要在追求创作的速度和数量时多一些追求质量的韧性和耐心……总之,就是需要仰仗思想的穿透力,让艺术在波谲云诡的生活涌动中,做出深刻的发现,直抵本质的真实,给受众以警醒、震撼与冲击。

  提高创作质量,提升文艺格调,离不开思想。思想有深度,文艺才有力度。正如罗丹所言:所谓大师,就是这样的人,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别人见过的东西,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够发现出美来。发现常人所未见,需要深入的观察和思想的引领;而在常人常见中发现新美,实现艺术上的大突破,则更需要以思想上的发现与突破作为先导。所以,如若没有思想钙质的补充,文艺的“软骨病”治愈也难。

标 签:
  • 文艺作品,思想价值,文艺创作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