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创造发展新基因

  北京经济发展依靠“科技”与“文化”双轮驱动,如果说中关村是北京科技的一张名片,那么定福庄或将成为北京文化发展的一张名片。怎样找准城市文化经济政策的落地点和突破点?文化与科技、金融怎样更好地融合发展?由光明日报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与北京定福庄文化产业促进会共同举办的定福庄国际文化产业峰会聚焦于“文化+”时代文化产业转型升级的新动力与新路径。

  “文化+城市”

  打造新型城镇化发展“样板”

  北京定福庄文化产业创新实验区,由文化部与北京市首次共同规划建设。历经5年多的发展,区内已聚集了国家广告产业园、国家版权贸易基地、国家音乐文化产业基地、国家动画产业基地等50余个国家级文化产业基地。截至目前,定福庄及辐射区域内已聚集文化传媒类企业1.6万余家。

  随着我国经济步入新常态,文化产业成为保障与实现城市转型发展的重要经济引擎。

  过去十年里,北京打造了科技中关村这一世界级的创意经济。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著名经济学家厉无畏认为,未来十年北京将再次创造以定福庄为核心的文化产业集聚区这一驱动北京发展的经济文化新支撑,实现首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国际交流中心的新城市定位。

  厉无畏指出,中国经济的崛起奇迹让世界空前渴望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化。同时,中国的崛起也必须实现中华文化的全球性传播和影响。经济和文化的融合发展已经成为新世纪全球产业经济的重点,世界各国成功的经验都是在科技、文化、商业等领域进行跨界融合的典范。科技是硬实力,文化是软实力,文化元素和科技含量有机融合才能够发挥巨大作用,形成新的产业,创造新的价值。

  从业人员达到161万多人;文化产业机构17万家;文化产业增加值达到2400多亿元;文化产业在GDP中占比达到13.1%,仅次于金融产业……“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北京文化创意产业已初具规模,但这仍然不够,未来10年将在过去的基础上打造文化创意产业2.0版。”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促进中心主任梅松表示。

  伦敦西岸、巴黎左岸、东京立川、纽约苏荷,这些国际知名的文化传媒产业聚集区不仅成为全球文化产业创新的摇篮,也因其文化标杆的定位驱动了所在国际都市的创新之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东方文化与城市发展研究所所长杨晓东认为“新型城镇化虽然是以人为本的城镇化,但是从传统的城镇化转变成新型城镇化无疑需要绿色低碳的产业驱动,文化产业是其中非常重要的驱动力。”在杨晓东看来,依托于北京的文化资源优势,定福庄具备打造文化产业驱动新型城镇化样板得天独厚的条件。

  文化产业聚集区如何才能为城市发展锦上添花?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文兵指出,城市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区往往具备多元化、轻资产、共生性等几个突出特点,不同领域的混搭与交流将为文化产业的发展提供多重养分,支撑其发展的广度与深度,“文化产业发展不能是孤岛状态,要与城市发展充分融合,成为城市的一部分。城市的发展为文化产业提供源泉,同时文化产业也要服务于城市中的各个行业,实现多个行业与领域的融通,形成城区、社区、园区三区合一的新格局”。中国对外文化集团总监王洪波也表示,文化因其开放和交流而更加精彩,在北京建设世界城市的过程中,与文化产业的混搭和交流将为城市赢得更大发展空间。

  “文化+科技”

  打通传统文化产业发展模式“梗阻”

  去年年底,华语电影市场异彩纷呈,徐克执导的大型3D动作贺岁片《智取威虎山》充分展示了文化与科技结合的良好效果,实现了口碑与票房的双丰收。徐克指出,“国内导演在影片拍摄上要向好莱坞学习科技创新,增强在技术与科技创新上的自觉性,而电影科技的发展要始终围绕人对电影的需求”。

  中国的电影产业如何在“文化+科技”的模式中获得更好更快的发展?著名导演徐克认为,科技是促进电影产业发展的重要条件,然而文化的重要性也不容忽视。事实上,我们这个时代科技这么发达,但好剧本没有多少,其实科技进步了,文化还需要很多人去努力,科技可以训练,文化需要很长的过程来建立我们的一个传统,它包括了我们的价值观、我们的关注和我们的情感等等”。

  “过去有不少片子存在形式大于内容的问题,片面追求炫技和特效,反而忽略了电影本身思想内容的传达。”澳门文化产业促进会会长蔡安安认为,科技要为文化内容服务,而不是为科技而科技。

  在大数据、云计算时代,“文化+科技”模式为文化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无限的想象空间。大中华艾菲奖专家委员会主席苏雄认为,互联网打破了传统媒体对信息的垄断,为文化创意产业提供了更多的发展空间,同时也需要更好的平台来孵化。科技平台可以成就更多的文化创意,在“文化+”的时代,科技的重要性也愈加凸显。“传统的媒体是单向传播的过程,消费者是被动式的接受信息,而今天已经进入大众媒体、大众传播的时代,通过信息技术能够精准化定位,科技平台可以成就更多的文化创意。”苏雄指出。

  信息科技的迅猛发展既带来了勃勃生机,同时又给部分行业带来了阵阵寒意,传统媒体就一直处在“狼来了”的恐惧之中。光明网总裁杨谷分析了互联网时代传统媒体的转型之路,他指出互联网公司已经把传统传媒业逼到了墙角,这在广告业务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光明网充分利用互联网领域的“长尾效应”,把曾经忽视的中小广告主充分利用起来,建立一个在线广告系统,让广大中小广告主以网上沟通的方式呈现广告内容。杨谷认为传统媒体一定要把互联网重要的发展规律利用起来,利用科技来增强自身的竞争力,这样才能在与互联网公司的竞争中保持不败。

  互联网打通了传播媒介的“梗阻”,传统媒体的竞争则聚焦到内容。旅游卫视CEO韩国辉认为:“当前电视台最核心的不是平台而是内容。以前是平台经济和线性传播的时代,现在则是内容为王,广电平台要善于运用互联网思维,整合优势资源,踏准时代节拍,实现与科技企业的合作共赢。”

  唱吧公司CEO陈华则认为,用户的偏好蕴藏商机,把握这个方向有助于企业在文化和科技两个领域找到最好的融合机会。“例如,唱吧的定位是做手机上的KTV,鼓励用户在手机上唱歌分享。其实这是天生的互联网思维,当时做唱吧的想法非常简单,智能手机非常普及,我们就开发一个手机平台供人美化声音,这个平台带来了意想不到的价值。现在唱吧上已经有一些歌手去参加《中国好声音》,有些歌手跟唱片公司签约,有些歌手甚至还去拍电影,我们也开始尝试和电视媒体开展更紧密的合作,让用户群体得到更好地发展,一起为草根音乐者创造一个成名、成星的道路。”陈华说。

  “文化+金融”

  培育文化产品增值的“土壤”

  从挂牌时的6.81元,到最高90多元,连续23个涨停,中文在线上市后的表现折射出文化产业在资本市场上的号召力。30万名写手、全媒体出版、三成内部持股,中文在线打造的高端不重合产品,充分展示了文化产业的活力和资本的挑剔。

  “未来的发展,第一是全媒体出版,其核心是版权,第二是IP开发,打造产品的过程需要很多产业链上下游合作,更需要和资本链合作。”在中文在线数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谢广才看来,文化行业的发展还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文化元素和实践结合,借助金融的力量会有更大的发展。

  而在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看来,文化产业发展要实施一体两翼,“一体就是以内容为本体,内容始终是文化产业最核心的价值和资源。但是仅有内容不可能给文化产业带来市场意义上的繁荣和资本上的收益,所以还需要两翼,一是资本之翼,一是科技之翼,只有与这两个内容结合起来,文化产业才能真正地腾飞”。

  文化产业如何与金融资本对接?文化产业存在轻资产、业绩波动较大、融资经验不足等弱点,商业银行对其提供金融服务面临着较高门槛。民生银行的做法是成立专门的机构和团队为文化产业提供服务,实现了流程的一体化。在对文化产业运行规律、风险特征和盈利模式充分认知的基础上,实现对文化企业运作经验、团队管理能力等无形资产的价值评估。“在这个过程中既要创新文化产业融资模式,也要充分评估风险,只有风险可控才能实现双赢,才能实现金融和文化对接的持续性。”民生银行文化产业金融事业部总裁万晓芳指出。

  “一个电影或电视剧项目运作三到五年,当这个项目成功之后所有的一切资源归零,下一个项目要从零开始,这是国内文化企业经常遇到的状况。而百老汇一部经典音乐剧可以演10年、30年甚至50年。”中国电视剧导演工作委员会副会长阎建钢认为,资本不应维系在文化产业的孤立项目上,而应支持文化产业盈利模式的创新和消费市场的延展。除了和资本结合,文化产品增值还有赖于革命性的创新理念。中国青年天使会秘书长杨守彬也表示,文化娱乐产业和资本结合,投资单个产品风险极高,要通过批量的产业化投资分散风险。

  新元文智咨询公司董事长刘德良建议,要建立金融市场的信息数据库,为文化产业方便融资提供平台;依托互联网平台让知识版权通过流动产生持续收入;探讨无形资产证券化,建立文化和金融对接的市场机制。

  互联网给文化产业带来新的力量。在杨守彬看来,股权众筹和产品众筹是发展文化娱乐产业的重要方法。“通过众筹和众享的方式,让很多人支持一个公司、一个产品、一个梦想,把文化创意产业的创业门槛降得更低,更符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要求”。

标 签:
  • 文化创意产业,科技,文化产业发展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