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是精神价值的实现方式

——读杨和平《浙江音乐史》

  地方史是历史学科的一个重要分支。近些年来,专门史研究成为人文学科的研究重点和新趋势。由杨和平撰著的《浙江音乐史》(上海音乐出版社,2014年10月)正是这样一本集历史和区域为一体的音乐史学专著。全书以历史的脉络为主线,综合梳理出浙江省音乐的历史传承和舞台艺术的发展,并对极具地方特色的音乐现象予以重点分析。本书在研究内容上,深入挖掘浙江文化底蕴,系统梳理和分析浙江历史文化的内部结构、变化规律和地域特色;研究浙江文化与其他地域文化的异同,厘清浙江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和相互影响的关系。

  《浙江音乐史》全书共分六章十八节,所述论域包括民间音乐、文人音乐、宗教音乐和宫廷音乐;内容涵盖了从远古到新中国成立前长达5000年的历史过程中流传于浙江地域的民歌、歌舞、器乐(包括乐器)、戏曲、曲艺以及音乐理论、音乐表演、音乐家、音乐教育等。正如本书作者所言:“从音乐史的角度看,对在某个区域中长期以来由于其共有的、特殊的民族属性、风俗习惯、语言特征、文化背景、经济条件、生存方式等,所形成的音乐文化现象、音乐审美趣味、音乐品种,以及与音乐艺术相关的传播、传承、音乐家、音乐作品、音乐思想等的挖掘与探讨,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学术价值和历史意义。”

  纵观《浙江音乐史》一书不难看出,作者采用传统史学描述法的写作方式,对浙江各个历史阶段所发生的音乐事象进行描述,并给予一种解释,力求达到透过事实来观其本质。值得注意的是,作者突出了历史各阶段的主流意识形态,从社会史出发走向思想史,把社会史与思想史相结合,实现历史与逻辑的统一。

  从历史学的视阈看,构成历史的两大基本元素是自然的地理环境和人类的精神特质。黑格尔的《历史哲学》认为,精神是历史发展的决定性力量,是研究“人类社会中的理念”的科学。历史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人类由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发展”的过程。而表现在人们生活中的形形色色的现象,是“精神”的不同形式的发展。“历史无非是‘自由’意识的进展,这种进展必须在它的必然性中加以认识。而我们只有揭示这个过程发生的必然性,才能更深刻地认识人类实现‘自由’的艰难,认识人类为实现这一目的所做努力的合理性,从而深刻地认识时代的本质。”照照历史的镜子,为了理解或学会理解每个时代自身所具有的意义,懂得历史研究中史料考据的重要性时,我们自觉抵制过分玄想思辨的倾向,而注重史料证据,注重经验实证。历史文本帮助我们透视过去,“进入到与过去之间的某种实在的、本真的和‘体验式的’关系之中。”达到人类认识自身生命存在的本质意义的精神旨归。思想是历史的精华,思想是一道门。

  从某种意义上说,任何时代的思想都离不开文化传统,都是对先前某种思想的传承,一切有生命力的思想都是对历史传统创造性的继承与发展。思想的原创性,指的就是对传统的创新。其真实意义在于,源于传统而又超越传统,依赖传统而又突破传统。因此,思想创造了文化,而具有生命力的文化,一定是那些可以被感官确认的具体作品,这种沉淀着生命的文化,是精神价值的实现方式。文化具有以下特性:独有性、具体性、共知性、长续性。从这个层面来看,《浙江音乐史》既是理性认识、系统总结的研究成果,也是继往开来、借镜后人的续接。

  (作者单位: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

标 签:
  • 音乐审美,5000年,描述法,精神价值,浙江音乐史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