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不在远方

  鲁迅先生说,“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喜欢这句话,因为它告诉我,没有一个人是独立于这世界的,他是这世界的一部分,这世界也便成就了他。在4月的尾巴,我把怀念献给两个陌生人——26日离世的作家汪国真,告别人世满十年的社会学家费孝通。二位都构成了我精神世界的远方。

  他们,一位用温文平和的浅唱低吟,触动了一个时期普通青年的心灵;一位用小心收集的历史脚印,昭示着一个民族国家的记忆。前者是细小的不平凡,后者是平实的伟大。他们以两种方式,诠释了这个世界的多样性,人的心灵的丰富性。倘若是再后退一步,钻进密密麻麻的时间的针脚,我看到一颗敏感的心,一颗坚韧的灵魂,不论曾背负怎样的争议,依然遵从自己的内心,依然望向远方。

  这就是他们所共有的,今天却渐次黯淡的理想主义的光芒。在文集《逝者如斯》里,耄耋之年的费孝通发出感慨:“时隔半个多世纪再重读《史记》,才悟到它的‘正本’就是这‘生生不息,难言止境,永不落幕的人生’”。在那些幽微细腻的感悟里,汪国真写下:“世界上有不绝的风景,我有不老的心境。”此种诗心与理想,于今读来是多么可爱。

  在实用主义成为明规则的今天,“远方”可能是另一种生活方式,可能是另一个地方,但应该是洁净的、崇高的。坚持走向心中的远方需要勇气,有时也不得不放弃些什么,但我始终相信,“远方”,并不在远方。就像曾鼓舞过许多人的那句诗,“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标 签:
  • 远方,史记,汪国真,费孝通,逝者如斯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