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热”勿弹歪调

  时值暑期,乐器培训又迎来新的热潮,而曾经濒危的古琴更是大受欢迎,不仅培训班多,各种琴馆和古琴培训班应运而生,动辄数千元上万元的学费;而且古琴的价格也不断炒高,一把琴的价格被炒到十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的高价。仅成都一地就有20多个古琴社、琴馆教学生学古琴,古琴雅集活动更是层出不穷,已成为白领时尚生活的内容。成都古琴学员的数量也颇具规模,常年坚持学习古琴的学生有3000余人。从全国的情况来看,在民乐乐器考级的品目中,古琴赶超了其他民乐坐上了“第一把交椅”。

  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昆剧古琴研究会会长田青研究员看来,“古琴热”有个大的背景,那就是传统文化正在复兴,近十年来,正在形成的文化自觉,使大家从忽略自己的文化到重新重视,并且采取一系列措施来保护和加强传统文化,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1956年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在全国做了一个调查,当时中国有六亿人口,但是弹古琴的不到一百位,可以说古琴传承是青黄不接,几近灭绝。”田青谈起了古琴“从冷到热”的转变:2003年古琴艺术被联合国批准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之后,短短十来年时间,现在中国学古琴的人超过二十万,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有一个新的琴社出现。十多年前,古琴的圈子很小,每次北京的雅集都是那几个人,当时大家聚在一起就叹气,最担忧的问题是古琴如何传承。而现在古琴家们“能松一口气了”,因为学古琴的人越来越多,可谓后继有人。

  “古琴热”中,各个琴社和琴馆自然“功不可没”,想方设法地发展学员,通过不断的雅集凝聚人气,通过口碑相传保持品牌。“但各种古琴培训班林林总总,鱼龙混杂,有的老师都是速成的,曲谱甚至用简谱印制,错误百出,误人子弟。”田青研究员道出了对“古琴热”的担忧,有的老师“半路出家”,自己才学半年的古琴就开始建琴社、教学生了。“8万元到100万元才算好琴,低于这个价就不用买了。”有的古琴老师对初学者提出这样的要求,反映了“古琴热”背后的乱象。

  “古琴从冷门变为热门,从濒危变为时尚”,这是近些年保护和发展的巨大成果,但其中的“野蛮生长”需要规范。有关专家建议,相关行业协会要对古琴的师资、琴社琴馆的标准和教材进行规范,防止商业利益推动的“急功近利”。从业人员的自律也是关键,古人说“欲成其事,先正其心;鼓琴亦然,心不正,艺难精”,今天更需要正其心,需要从业者的自律和对传统文化的敬畏。“古琴热”如何才不弹歪调?北京知音堂创始人王光明认为应区别对待,一方面要有古琴艺术的传承,另一方面是大众的普及,古琴要从精英文化走向大众文化。

  王光明说,古琴虽然是一种民乐,但它骨子里是“雅文化”,“古琴热”也是一件好事,让更多的人接触和了解传统文化,修身怡情。

标 签:
  • 古琴艺术,古琴热,雅集,艺术研究院,乐器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