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批评该有包容心

  最近文艺圈儿被要求道歉的人很多,已经道歉那位就先不提了,还有一位没道歉的,也一直被公众关注。

  7月19日,认证为“丹东市道教协会”的微信公众号“道扬天下”发布题为《道教界向导演陈凯歌提出严正谴责声明——由中道协权益保护委员会主任孟崇然道长发起倡议》的文章称,《道士下山》电影严重背离我国传统文化价值观,肆意丑化道教、道士形象,违反多项政策法规,并要求《道士下山》电影必须马上停止所有播映、对道教界向社会做出公开道歉、消除所有因电影《道士下山》所带来的对道教界的不良影响。

  正当公众准备为此兴奋的时候,当日傍晚,中国道教协会新闻发言人孟至岭道长却通过媒体向公众表示,《道士下山》的制片方之前与中国道协有沟通,并按照要求对剧情做了修改,因此道协对影片持有包容心态。谴责声明并非由道协发出,至于是否孟崇然以个人名义发出尚待核实。

  有意思的就在于,仙风道骨、虚怀若骨,向来就是道家人的处世姿态,而孟至岭道长的表态,也恰恰表明了以中国道协为代表的广大道家信众的这个姿态。这场争论中涉及的包容,不仅是道家之精髓,也是文艺创作需要的沃土。任何时代的文艺创作都需要泼墨挥毫的空间,过多的束缚和苛责,必然导致艺术创作的枯萎。这一点,历史上已经有过很多教训。但是,为什么今天还是有人跳出来,号称以公共机构的立场、挪用公众的话语权,对一部作品作出盖棺定论的道德裁判?

  改革开放到现在,我们的社会文明已经发展到对许多新鲜的事物和现象都拥有宏大的包容心。但对公共话语权的私自占有和挪用、对文艺创作动辄“抡大棒”的“上纲上线”式的批评,却恰恰是我们不该包容的。

标 签:
  • 道士下山,文艺批评,电影,道教界,文艺创作
( 网站编辑:张盼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