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如何改变了旅游

  正值暑期旅游旺季,一张用30多种颜色绘制的“全国高铁线路图”近日在网上迅速走红。网友纷纷表示,要以这样一张“高铁图”,游遍、吃遍全中国。国务院近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提出,实施旅游基础设施提升计划,改善旅游消费环境。高铁作为交通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旅游经济的带动作用日趋彰显。1.7万多公里的高铁网络正逐渐改变着我国旅游业的格局——

  A.“快旅慢游”变为现实

  ●“我这个月拉的客人量,超过原来三个月总和,全靠合福高铁带来的人气。”福建武夷山市北赤路口的“云河漂流”艄公吕锡明说。

  7月28日,被誉为“中国最美铁路”的合福高铁运营“满月”。作为国家5A级风景区、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的武夷山,得益于高铁拉动,呈现游客井喷旺象。统计数据显示,6月28日至7月28日,自合福高铁开通一个月以来,武夷山市旅游业共接待游客118.80万人次,同比增长42.86%。

  “旅游发展一定跟交通的发展有密切的关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管理系主任厉新建说,随着高速铁路的发展,人们在旅游过程中的时间和空间感知在不断变化,在旅游过程中需要花费的时间也在不断调整。比如刚刚开通的合福高铁,从北京到黄山只花5个小时就走了1000公里,大大缩短了感知上的时空距离。

  在中国旅游报社社长高舜礼看来,高铁全天候开行,运量很大,这是飞机空运和高速公路所不能比拟的。“目前来看,高铁已是或明显接近于公交化,极适合散客出行”。

  携程网数据显示,乘坐高铁出行的游客抵达目的地平均耗费3.3小时,而其中耗费1~2小时的占比最高,达到35.3%;在4小时以内抵达目的地的游客占比接近八成。

  高舜礼说,高铁不仅提高了“行”的速度和质量,还拉动了“游”“住”两大要素,使“快旅慢游”逐步变为现实。这既缩短了旅途时间,也节省了旅途花销,可以达到使周末双休变为3天长周末的效果,有利于激发中低收入或闲暇较少的群体出游,有利于提高国民出游率和普及率,其影响应类似于长周末和黄金周。

  “旅速游缓或者说快旅慢游是客观需求。”世界休闲组织中国分会副会长魏小安表示,速缓相接,减少了路上时间,增加了玩的时间,也就增加了消费时间,意味着旅游效益的提升,最终意味着旅游与交通的双赢。

  《意见》提出,要完善城市旅游咨询中心和集散中心。“以往呈现的点状辐射、近程为主、季节反差、畸冷畸热的客源流向,随着高铁开行将逐步发生改变,陆续出现以高铁线路为主干、以停靠站点为集散地、以沿途周边为辐射的客源流向新格局。”在高舜礼看来,高铁的开通与普及,正改变着游客旅游目的地的选择,也将明显影响国民旅游的传统流向与分布。随着高铁主干和网络布局的铺开,旅游客源顺势而动,并明显地流向中小城镇和广大中西部地区,这有利于全国客源流向的均衡与疏散。这种现象的实质,就是高铁开行所带来的影响,大大超越了客源流向的自然蔓延与缓慢调节,加速了全国客源流向与布局调整,由此快速影响到旅游市场开发与目的地建设,对旅游业转型升级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B.旅游业态的“冷”与“热”

  ●兰新高铁于去年底开通以来,新疆铁路部门借助高铁优势资源,结合疆内各地区特色旅游活动,先后开行吐鲁番“杏花专列”“桑葚专列”、东疆哈密“坐高铁品果鲜”水果采摘专列等动车旅游专列。与此同时,北京、上海、广州、福州、武汉、西安、成都等16个城市组织了旅游专列进疆活动,已开行进疆旅游专列23列。今后,还将在数十个城市继续组织旅游专列抵疆。

  最新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新疆共接待国内游客1568万人次,同比增长15.8%,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00个旅游新业态重点项目总投资超过547亿元人民币,上半年实际完成投资140亿元。

  “高铁改变了传统的营销理念,空间距离不再是影响出游的关键因素。”高舜礼说,兰州至乌鲁木齐1776公里,高铁开通后只需11个多小时,以前一周到10天的旅游线路可优化为3至4日游。

  高舜礼认为,随着高铁的增多和普及,过去难以企及的客源市场被拉近了,长期偏处一方的旅游目的地可迎来大量的中远程客源。基于日趋光明的旅游市场前景,投资者将热切审视旅游相对较弱地区。一些靠自然发展需一二十年才能迎来市场机遇的地区,随着高铁的开通而一跃成为投资热点,并很快发展为崭新的投资平台。这一切的加速改变,都源于高铁缩短了旅游投资市场的自然发育过程,扩大了市场配置资源的空间。

  无独有偶,合福高铁开通“满月”的7月28日,台湾立荣航空联合三家台湾旅行社推出合福高铁线走武夷山行程的首发团,当天即告售罄。“过去厦门到武夷山需要十来个小时一整夜,合福高铁通车后,从厦门到武夷山仅3小时车程,从福州更缩短到1小时。加上大陆7月1日起取消台胞签注的政策,便利台胞来往大陆,预计今年暑假将出现新一波大陆旅游热。”立荣航空总经理林志忠表示。

  一些高铁旅游产品崭露头角的同时,另外一些旅游产品却在经历转型。高铁开通的线路上,一些传统的大巴包车旅游团正在萎缩,选择大巴的游客数量逐步减少。但在高铁站,却出现了新的大巴旅游团形态。游客出了高铁站,直接就可以加入本地“一日游”“两日游”的旅游团,这些旅游业态正在因高铁带来的人流量迅速扩张。

  《意见》提出,加强城市与景区之间交通设施建设和运输组织,加快实现从机场、车站、码头到主要景区公路交通无缝对接。

  “应该努力做好高铁与自驾车租赁系统的衔接。”厉新建说,国内自驾游市场的蓬勃发展,使得未来极有可能会出现“高铁+租车”的新型旅游方式。为此,高铁系统需要考虑与这些租车企业之间的接驳。高铁跟自驾车如何很好地衔接在一起?高铁跟景区、高铁跟住宿企业怎么形成打包的产品?这在下一步做“高铁+”系列产品的时候需要关注。

  据厉新建介绍,目前,“机票+酒店”的模式是最流行的旅游自由行模式,而随着高铁发展,下一步很可能出现“铁路+酒店”的高铁自由行产品。“比如,台湾地区的公司就曾与日本近铁集团共同开发了类似的产品,名曰‘近畿铁道之旅’——从名古屋进,从大阪出,行程共5天,以铁路干线作为串联旅游的主轴,以铁路为主要运输工具,产品包括近铁电车交通券、机票、住宿、早餐和晚餐。”厉新建举例说。

  C.避免“游客”变“过客”

  ●高铁时代的到来,一定会影响到旅游目的地的重构。旅游目的地本身可以分成很多类型:如果一个地方是机场、高铁、车站聚集的地方,那么这个地方可能是一个旅游集散地;如果人们到这个旅游集散地能够停留下来休息、消费,那这个地方就是一个专业的功能区;如果旅游者在这个地方可以吃、住、行、游、购、娱,这个地方才有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旅游目的地。

  “高铁不是一通百通。”魏小安说,高铁开通带来的交通条件的改善是普遍现象,意味着优势弱势的变化。原来大家说哪个地方交通有优势,现在大家都有优势了,优势就淡化了。传统的交通弱势淡化,区位弱势反而有可能强化。比如说有的地方原来是区位弱势,高铁开通了仍然是弱势,只是竞争平台不同了,大家都在变,消费者的要求也在变化。

  “交通过于便利就有一个问题,很可能就变成上午来下午走,原来至少住一晚,现在就有可能当日往返。这就把一桌丰盛的宴席快餐化,变成了一个汉堡包,旅速游缓搞成了旅速游速。”魏小安认为,反对快餐化,核心就是要借助高铁的便利性,使更多的人前来。同时要发挥吸引力,使人停留更长的时间。再进一步把全面的资源挖掘出来,调整丰富目的地的内容,从比较单一的产品转向复合型的旅游产品,使游客在这里花更多的钱,而且要达到高高兴兴花钱、心满意足离开的效果,才能获得一个好的旅游体验,这是高铁时代高铁改变中国旅游最大的挑战,也是最大的机会。

  高舜礼认为,高铁在快捷抵达的同时缩小了区域旅游可进入性差距,在延长出游半径的同时减少了旅游在外停留时间。但它仅改善了干线出行,并未同步改善旅游其他要素。所以当各地都在探索高铁旅游的同时,也掀起新一轮的旅游发展竞争,必须及早准备,避免“游客”变“过客”。高铁开通以后,各地在积极抢抓机遇的同时,也要加速城市和旅游公共服务建设。

  “未来旅游发展在高铁时代可能需要更重视回头客市场,把近距离的市场当作一个更重要的市场来对待。”厉新建解释,因为只有在这个市场中,跟休闲度假未来发展方向、转型方向更好契合的市场需求才存在。更近距离的市场,才会更强调旅游的休闲本质,也更有可能来一场现在非常时髦的所谓“说走就走的旅行”。

  “关注这个市场,不仅仅是消费的特征,也包括游客的消费能力,他们的消费能力与高频次的消费特征是结合在一起的。近距离的,可以反复多次观光,近距离市场也可能是单客消费能力比较低的大众化市场,这个市场虽然单客消费能力比较低,但是距离比较近,有可能达到薄利多销的效果。”厉新建说。

标 签:
  • 旅游专列,旅游产品,旅游发展,旅游管理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