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尼梯田背后的故事

  铭记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要引以为戒。传承历史不是为了纠结过去,而是为了开创未来,让和平的星火代代相传。云南省红河州歌舞团创作排演的哈尼族舞剧《诺玛阿美》,艺术地诠释了这一理念。

  舞剧《诺玛阿美》所讲述的是:生活在青藏高原的哈尼族遭受外来强敌入侵南迁,在迁徙的途中与强敌殊死抗争,头人纳索牺牲在战场上,恋人戚姒带领不屈族人继续寻找心灵中的美好家园“诺玛阿美”,抵达红河南岸,创造了举世闻名的哈尼梯田的故事。

  战争与和平是人类永恒的主题。舞剧《诺玛阿美》立意为“心在梦在,爱在家在”,美好家园永远是人类共同的梦想和追求,犹如中华民族向往中国梦一样,“诺玛阿美”就是哈尼人向往美好生活的梦,也是人类的理想家园。

  从这个角度讲,《诺玛阿美》再现了哈尼族珍爱和平,不畏强敌,英勇顽强抗击入侵,寻找心中的“诺玛阿美”的坚韧、执着。这不仅是某个民族锲而不舍的情感坚持,而且是整个中华民族不畏强暴,热爱和平,向往美好自由的生活,先礼后兵的伟大民族精神的具体体现。哈尼族历尽艰辛和磨难,矢志不移寻找美丽家园的民族史诗,是一种可贵的民族精神。哈尼族寻求的和平,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愿望,也是世界需要共同构筑的梦想和现实。诺玛阿美是哈尼族的梦,也是中国人的梦,同时也是人类的精神财富。

  当代中国文艺创作方面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当谈及一部作品的艺术价值和所表达的精神境界时,很多业内人士可能会用与时代接轨、市场需求来回答。争取拥有更多的财富,无可厚非。但我们的观众真的只需要稍纵即逝的感官刺激,或者那些低俗恶搞、逻辑混乱、有悖常识的文艺作品吗?

  说实话,云南省红河州经济和文化都算不上发达。剧院里欣赏阳春白雪的艺术享受,对于身处边陲的红河人来说,离生活很远。但8月29日《诺玛阿美》第一场试演结束,州府蒙自沸腾了,红河州沸腾了,乃至整个云南的知情者都有种无缘相见的遗憾。最终,30、31日的两场演出,一票难求。微信、微博里,很多人纷纷晒出自己和该剧有关的影像和故事。而茶余饭后凡有人在谈及该剧时,都离不开震撼、感动之类的词意表达。

  这是一种什么现象?又说明了些什么?

  在专家们看来,源于历史的舞剧《诺玛阿美》,以一种小中见大的叙述方式,讲述这个族群生存,发展和繁衍并与侵略者妥协迁徙、抗争、直至寻找到自己的生存家园和心灵家园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一个族群的精神,也是大山的精神,更可以延伸到整个中华民族的精神。以这样一个整合型题材用舞剧的形式来表现,碰触今天人们的心灵具有重要意义。这或许也是观众容易产生共鸣的原因。

  一个好的剧作品,首先故事本身要吸引人,更高一个层次就是用诸多细节去感染观众,传递一种精神力量。这些对于《诺玛阿美》来说,无疑是实现了的。舞剧用凝练的结构,清晰的叙述,打动人心。剧中人物喜怒哀乐,生别死离,都是有血有肉的情爱交织。主人公纳索从一个鲁莽的青年、到一个迷茫的接班人、再到一个顽强的百折不挠的斗士,这个转变的过程就是一个族群的奋斗史,这个奋斗史的形成也离不开以戚姒为代表的一群坚韧不屈耐力十足的哈尼族女性,她们的鼓励、期待、支持及族群的发展繁衍是纳索奋斗的原动力。创作手法上,舞剧将宏大的主题与人性的力量相结合,历史的背景与人物的命运相契合、写实的叙事与动人的情感相融合。用丰沛奇妙的舞蹈语言融合歌、舞、礼、乐、诗等表现形式,表现内容涵盖哈尼原始的祭祀仪式、四季生产、风情独特的节日活动和浓郁的歌舞等,结合现代舞台声光电的运用,通过剧中人物演绎出感人动人的故事。舞剧本身并没有太多对美好家园的描述,而是讲述了一种必须抵达的信念。

  大爱无疆,大美无言。这是很多人观看舞剧《诺玛阿美》后最直接的感受。如果要给该剧一个具体定位的话,它可能是一部荡气回肠、启迪心灵的民族史诗,又是一场余音绕梁的音乐盛会,更是一场美轮美奂的视觉盛宴。而这样的收获,对于一个边疆民族地区文艺团体来说,无疑是心怀观众、用心创作的结果,对于繁荣边疆也具有深远意义。

标 签:
  • 诺玛阿美,舞剧,哈尼梯田,哈尼族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