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风劲扬帆正当时

  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一年前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公开发表。《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是蓝图,是纲领,对繁荣社会主义文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10月20日,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全文发表。《意见》是贯彻落实《讲话》精神的重大举措,为同心共筑中国梦提供了强大的价值引导力、文化凝聚力、精神推动力。

  学习贯彻《讲话》精神,全面实施《意见》要求,是每一位文艺工作者的担当与使命。

  ——编 者

  “人类社会的每一次跃进,人类文明的每一次升华,无不伴随着文化的历史性进步”。我们正处于文艺的大时代,这是历史演进的必然规律。回首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从百家争鸣到盛唐之音,从魏晋“人的觉醒”到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呼声,每一个历史时期的风云际会、波澜壮阔,无不蒸腾着中华文化精神的涅槃与复兴。

  我们所处的文艺大时代,同样是复兴中国梦的必经道路。“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也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走向复兴的征程不仅需要物质力量的支撑,更需要精神力量的引领。今日中国的深刻变革、万千气象,迫切呼唤我们时代的文艺巨人破土而出,绽放光芒。

  这是愿景,也是方向和行动。今天的文艺,如何真切描摹时代的风貌,如何引领时代的风气,又如何吹响时代的号角?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召开一周年和《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公布之际,众多文艺工作者思考着,探索着,实践着。

  有生活的作品才是大作品

  文艺作品如何才能真切地反映时代风貌?作家用手中的笔书写,音乐家用音符作答,画家在画布上挥洒思考,然而,不论通过哪一种艺术载体把握和建构这个时代,保持心中的艺术之树常青只有一个奥秘:深入生活,扎根人民。

  “从事报告文学写作将近30年,我所有的心得和感受汇成一句话就是:时时刻刻不能离开生活,时时刻刻也不能离开人民。”接受采访时,海军作家黄传会正在为他的下一部作品奔走采访。从“反贫困三部曲”到“中国海军三部曲”,黄传会一直瞄准“这个时代的紧迫题材”。为了调查希望工程,他曾在半年内跑了7个省的二十几个贫困县,为打捞中国海军的故事和精神,他先后采访了100多位海军将领,“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无法上学读书,众多新生代农民工生活在城乡夹缝之间……国计民生是我们时代报告文学最为紧迫的题材,让我萌发为人民代言的冲动”。

  就在上个周末,原创交响组曲《哈尼印象》《彝风彝韵》在云南红河大剧院上演,哈尼族、彝族的音乐元素与浓郁生活气息的曲调,正是国家交响乐团的音乐家们从深入生活中酿出的“蜜”。今年5月,作曲家关峡和几位团员来到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采风,“同样的地点,上一次来采风在32年前,那时我们还是一群大学二年级的学生,跋山涉水,不知疲倦,创作出了彝族题材的管弦乐曲《彝歌》。32年过去了,名气大了,收入高了,工作忙了,深入采风的活动却越来越少了。”关峡说,大家在云南乡村坎坷的路途上跋涉,在1300年历史的哈尼梯田中行走,在哈尼族的土屋、在彝族的庭院汲取古老而鲜活的少数民族曲调,回到了驻地,揉着酸疼肿胀的双腿,仍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艺术的灵感不能靠冥思苦想,不能闭门造车,真正的灵感就要去生活中寻找”。

  采访上海美术家协会主席施大畏,他提到频次最多的词还是“生活”。他说,“有生活的作品才是大作品”,“但如果不解决根本的价值观,生活也很难真正 ‘孵化’出好的作品”。他引用著名导演吴贻弓在一次文代会上的发言,“没有人逼着我们选择现在的事业,既然是自己选的,那么就凭良心做好吧。”对于美术界也是一样,“我们把这个问题先想想明白,解决了 ‘什么才是真正追求的目标’,生活与创作的关系才能顺理成章”。

  激活传统文化的基因

  对今天的文艺创作与文艺思想而言,中华传统文化是根脉是渊源,而绝不是精神枷锁;失去了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敬重、接续,文艺创作和文艺思想便如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在世界多元文化的激荡中,便容易失去定力,迷失方向。

  近日,白俄罗斯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摘得2015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国内由此引发对“非虚构”文学的热切关注,甚至有人“欢呼”中国“纪实时代”的到来。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认为,我们不必妄自菲薄,“因为中国才是真正的‘非虚构’文学大国。两千多年前我们就有了《史记》这样的‘非虚构’大作,司马迁是世界‘非虚构’的真正鼻祖。从夏衍的《包身工》到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再到今天的众多优秀作品,我们可以同任何一个国家的作家媲美”。

  然而,整理和回归文化传统,并非简单复古,而是在全新的视角与标准下寻找对今天对世界仍有价值的中国智慧,接续激活我们的文化基因。树立文化自信与文化自觉,并不等于闭目塞听,盲目自大。从历史来看,任何一个拥有强大生命力的文明体系都不可能是完全封闭的。

  “让世界成为中国的舞台,让中国成为世界的舞台”,是中国对外文化集团董事长张宇和他的团队最高的职责。“一个国家一种文化的尊严,并不能仅仅靠经济总量来赢得。”座谈会后的一年里,他们将张火丁对京剧程派艺术的传承带到了美国林肯艺术中心,成为《纽约时报》连续报道的文化事件;邀请全世界22个国家的戏剧高手齐聚北京“戏剧奥林匹克”,演出季长达60天,堪称戏剧盛宴。“传统表演艺术为外国人了解中国提供了一种人格化的视角,而中国艺术的别开生面,同样离不开内容与形式的创新融合,离不开胸怀与眼界的对接。”张宇说。

  文艺的大时代正在走来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精神。文艺,肩负着发出时代新声,引领社会风气的时代使命。健康积极的文艺作品,就像蓝天下的阳光,春天里的清风,足以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性情。引领健康昂扬的中国精神,大时代的文艺工作者责任在肩。

  “文学的时代担当和历史担当,一直是文学精神本身所赋予文学作品最根本的使命,也是衡量一个作家社会责任感的一把尺子。以我自己近40年的创作体会,你内心支起了这样的社会担当责任,你的注意力和笔力就会自然而然地朝着这一方向去努力、去实践,并总有良好的收获。”何建明说,作家的文学生命,只有深深地融入国家发展的伟大历史进程和人民为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奋斗中,才能获得持久的辉煌。

  “文以载道,古来如此。”电视节目制作人关正文说,“什么样的精神产品拥有主流市场,本身就是社会整体价值观的真实写照。良好的社会氛围,正确的价值观,是孕育文艺精品的土壤,也会让投机取巧、急功近利者难以生存。中国电视并不缺少生产精品的能力,但更需要传播精品的内心力量”。

  一年来,戏剧、影视、音乐、舞蹈、美术、摄影、书法、曲艺等各个领域的文艺创作,百花竞放,生面别开。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为主题,现代京剧《西安事变》、原创歌剧《我的母亲叫太行》、儿童剧《红缨》、评剧《母亲》、歌剧《方志敏》、电影《百团大战》、电视剧《巨浪》、电视纪录片《伟大的贡献》以及纪录片《东方主战场》《光明与阴霾》等,深情讴歌争取民族解放、国家独立的先驱,赞颂中国人民永不屈服的骨气,唤起了实现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社会共鸣。格非《江南三部曲》、王蒙《这边风景》、李佩甫《生命册》、金宇澄《繁花》、苏童《黄雀记》5部长篇小说获得第九届茅盾文学奖,昭示着中国当代文学的繁荣与发展。科幻作家刘慈欣凭借《三体》获得世界科幻奖“雨果奖”,标刻中国科幻文学的新高度。国产电影《智取威虎山》《狼图腾》《战狼》《大圣归来》等,以真诚精心的制作、富有温度的故事、向上向善的正能量,力压同期上映的好莱坞大片,赢得广大观众的真心喜欢。

  “中国的文学事业已经具备了高原态势,我们所期待的‘高峰’,或许正在‘于无声处’的时刻。一个作家的大作品、好作品是这样,一个国家的文艺复兴和伟大时代也是如此。”何建明说。

  当文学艺术在全民族生活中成为一件大事时,当艺术家备受推崇备受尊重信心满满时,文艺的大时代便会悄然而至。这是历史的经验,也是现实的呼唤。今天,中国文艺的大时代正在走来。文艺,风劲扬帆正当时。

标 签:
  • 黄传会,文艺创作,文艺作品,文艺精品,意见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