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国粹”不能游离法外

  不久前,有媒体披露,全国至少有15万名民间中医长期处于“非法”状态。保护和改善民间中医的生存环境,比挖掘、整理民间医药资源更紧要,应从源头上解决民间中医的合法从业问题。

  前段时间,屠呦呦获诺贝尔奖掀起了一股“中医药热”,“中医药”成了全世界专家学者甚至普通百姓的热门话题。但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竟然有15万名民间中医都是在“非法行医”,根本就没有行医执照,素有“国粹”之称的中医之乱象可见一斑。

  媒体报道称,这15万名民间中医处于有用、有益但却“非法”的状态。究其原因,原来是执业医师法设置的门槛制约了民间中医的发展,让民间中医有“本领”却难获“资格”。

  我国的执业医师法实行医师分类执业,但中医类别的执业范围划分与临床实际情况严重脱节,即便是正规院校的中医药毕业生也只能挤进综合医院相对边缘的“中医科”,挤不进去的就只能改行到其他岗位。僧多粥少,连师承名校的中医都难搞到资格,自然也就没有那些“民间游医”的戏了。

  在当前西医勃兴、中医式微的情况下,中医药也被挤进了法律的夹缝中。没了规矩,自然难成方圆,使中医药界怪象多多:屠呦呦在获得诺贝尔奖之前鲜有人知道其姓甚名谁,反而是张悟本、马悦凌这些骗子冒充中医赚了个盆满钵盈;一些没有经过验证的“民间验方”大行其道,但真正的中医药资源却在自生自灭。

  张悟本的一句“吃长条茄子可治各种疑难杂症”,一度让市场上的长条茄子一根难求;马悦凌说“生吃泥鳅”可治百病,结果一百多人按照该说法吃得中毒住院。这些人假借中医药理论行骗,也让公众对中医药产生了误解,认为中医药都是骗人的,坏了中医药“国粹”的名声。

  解决中医药之乱,时不我待。笔者认为,当务之急是通过立法解决中医“三乱”。

  一是破解执业资格之乱,制定一部专门关于中医执业的执业医师法,真正让“有用、有益”的民间中医有个执照,正大光明地悬壶济世治病救人,让那些只会忽悠的大神无用武之地。

  二是挖掘整理民间验方并加以推广,避免中医药“口口相传”模式出现的偏差。并非所有的“民间验方”都是精华,有些根本就是不符合医学原理的瞎扯,比如前些年媒体报道河南邓州的张克勤老人在杂志上看到一则专治胆结石的“小验方”,按照验方购药服下后结果中毒身亡。

  三是通过立法让中医药返璞归真,让中医药诊断治疗有法律规程可遵循。在“偏方治大病”的民间中医理念下,一些民间偏方、验方自行传播,造就了“全民皆医”的局面。中药更是在“药食同源”的理论之下被添加到多种食品之中,被商家吹嘘成能把病“吃回去”的灵丹,事实上很多只是夸大其词,甚至是借题炒作。

  中医是中国对世界的伟大贡献。如何让中医药“国粹”在世界上发扬光大,让中医药界出现更多的“屠呦呦”,确实急需一部专门的法律来拨乱反正、去伪存真、正本清源,给中医药“把把脉”、开个“方子”了。

标 签:
  • 国粹,中医药,民间中医,中医执业,民间验方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