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电影讲好中国名人故事

  近日,一部由真人事迹改编的传记电影《血战钢锯岭》感动了万千中国观众。回顾电影史,许多传记电影令人难忘:讲述政治军事领袖风采的有《巴顿将军》《铁娘子》,讲述文化艺术名流人生境遇的有《莫扎特传》《玫瑰人生》,讲述学界天才挑战自我的有《美丽心灵》《万物理论》。遗憾的是,这些令人津津乐道的传记片大都来自好莱坞。好莱坞以标准化的电影叙事手段,将这些历史文化名人资源转化为大众易于接受的流行产品,其影响力已延伸到全球。

  好莱坞的传记片几乎涵盖了各类名人,政坛领袖、体育明星、创业奇才、音乐偶像……对比之下,国产的人物传记片不仅数量稀少,而且在质量上距离向全球输出的水准也相差甚远。坐拥极其丰富的历史文化名人资源,却没能产出优秀的传记电影,这的确令中国电影人尴尬。

  中国电影市场经历了10年的迅猛增长。其间,电影圈的急功近利有目共睹:一段时间扎堆拍小成本惊悚片、一段时间扎堆拍爱情喜剧、一段时间扎堆买IP,与这些易于搞噱头营销、能快速上马的电影项目相比,传记电影显得有点“高冷”和“费功夫”。处理历史文化名人的题材,对主创的耐心和能力都是巨大考验。

  历史文化名人因其所处的历史环境,或其较高的专业成就,对大众来说有陌生感,所以形成了一定的知识壁垒。作为流行艺术的电影要突破知识壁垒,让大部分观众对名人从略有耳闻,到了解、理解、为其感动,必须经历一个艰巨的创作过程。因为关于历史文化名人的生平资料和相关研究大多卷帙浩繁,而一部电影却长度有限。

  2013年3月,传记电影《萧红》上映3天,全国票房仅80万元,不少影院选择将该片下线。有观众评价这部电影太文艺。然而,在专业化影评人的引导下,在热爱文艺片的观众的鼓与呼下,该片逐渐被接纳。2014年10月上映的电影《黄金时代》更是经历了考验,从被观众冷落到被市场热捧,两度上映创下了票房口碑佳话。尽管市场认可了这部电影,但还有不少观众对文学意义上的萧红形象感到不满足。影评人认为,作为作家的萧红,为何能被鲁迅赏识,与萧军产生了怎样的理念分歧,又何以能成为当时一代文学青年的偶像,这些关系到人物特质的问题,在电影中虽得到了呈现,但不够,那个在文学世界中不断探索、不断强大、不断自信的萧红还没得到充分表达。

  为历史文化名人拍摄传记,不能只停留在传奇经历或坎坷命运的表象,而应梳理出主人公的精神跋涉之路。如果普通观众看不到主人公内心的坚持与外部世界的冲突,也就无法认同、理解他的人生选择。“文艺片就是小众”,绝不是电影表现力不足的借口。很多时候未必是观众欣赏能力不够,而是电影创作者没能做到“深入”和“浅出”。

  除文艺片之外,还有一类以领袖人物和英雄人物为主的主旋律式传记电影。这类传记片因为将人物一味“神化”,充斥着歌功颂德的赞美,往往令观众敬而远之,缺乏市场吸引力。令人欣慰的是,近年来的《张思德》《铁人》《杨善洲》等传记片,努力突破为了表现而表现的窠臼,用心寻找平凡中的视角。“伟大”背后,英雄们甘于奉献自己,甚至不惜牺牲的勇气、坚韧动力究竟从何而来?这些根本的问题都得到了重视。对于一部传记电影,如果不能剖开人物的内心世界,对于缺乏知识储备的观众而言,就只能成为“宣教片”。

  拍好一部传记片,最大的难点在于如何处理真实与虚构的关系。无论是国产的《梅兰芳》《孔子》《叶问》系列,还是即将在中国上映的《戴安娜王妃》《摩纳哥王妃》等外国传记片,都以真实事件为蓝本,这似乎又与光影的“造梦”特质有些格格不入。如果影片只是流水账似的记录人物生平,那么观众还不如捧一本人物传记读上一遍;但如果一味夸大人物传奇色彩,又会失去传记片的真正意义。因此,传记电影不仅要符合历史真实,也要将娱乐性、趣味性融入其中。一味地忠于真实就无法按人物思想逻辑展开想象,一味地娱乐和八卦,也会让观众认为低俗肤浅,传记电影如何拿捏内容的尺度,显得尤为重要。

  以美国电影《美丽心灵》为例,这是一部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讲述了伟大数学家小约翰·纳什对抗病魔的一生。数学对普通观众来说何其沉闷,但影片创作者巧妙避开了真实人物的光环,而是将观众带入一个虚构性质更强的故事悬念:纳什究竟是个天才,还是个疯子?切入点的悬疑性,大大增强了故事吸引力。同时,要攀登科学高峰,就必须战胜精神疾病带来的疯狂——这一核心冲突的树立,将人物苦苦挣扎的心理世界展现出来。这种寻找人物特有的内心冲突,并扣住内心冲突编排情节的叙事方法,值得借鉴。

  并非每一段传奇都能被写成传记。中国电影人如何充分挖掘丰富的历史文化名人资源,为观众带来更多的精神享受,是值得思考的话题。

标 签:
  • 传记电影,电影叙事,中国电影,传记片,名人
( 网站编辑:张利英 )
  • 经 济
  • 政 治
  • 文 化
  • 社 会
  • 党 建
  • 生 态
  • 国 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