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书悟道

2017年12月07日 10:41:47
来源: 求是网 作者: 成 卓

  毛笔掠过纸面,便如蛟龙出世,既能扶摇而上,腾云驾雾,凌空伸展自如;又能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乘风破浪,翻腾鱼跃。流淌蔓延的墨汁,可以是山清水秀,草木葱茏的江南水乡,也可是大漠孤烟,风卷黄沙的亘古荒原;可以是高峰入云,气壮山河的粗旷雄伟,也可以是莲花数枝,小桥流水的细腻委婉。疏可走马,密不透风;可硬如钢铁,可柔似柳条。是无言的诗,是有景的画,是无声的音乐,包罗人间万象。书法之道,像艺术的神灵在其中跃动飞舞,如空中佳音,不能用言辞捕捉,却能用心灵追寻。如相中之色,神秘无形,却目有所感。

  杨雄云:“书,心画也。”以字观人,则“字如其人”。;反之,以人观字,则人如其字。人好,字好,在这个前提下,人字合一,才是写作者追求的完美境界。每当我观赏临摹一本字帖,都会被古人书帖中那清秀飘逸的笔法,那坚毅沉静的定力,那跳跃灵动的神态所感动。运笔是需要投入情感的。优秀的书法作品都是作者思想感情的形象化外现。按照作品所透漏出的心路历程,我凝神入定后,被这些眼中挥之不去的神灵所带领,每一横每一划,快快慢慢,走走停停,起起落落,随其变化。我要把情与意,形与理,心与字,融为一体。硬与软、粗与细、长与短、聚与放、大与小、正与奇,诸多矛盾随情驾驭,随理调遣。我坚信只有如此才能写出美好含情达意的字。

  书法是随着文字的变化发展而成长的。文字记载和反映着文化,文化反映和来源于生活。文字和生活的联系是间接的。书法师法造化,只能观形摄神。对外界诸物直接的照搬,不加消化的模仿,只能说是对书法艺术的浅层直观原始朴素的领悟。正如原始的文字更直接模仿来源于生活一样,是不成熟不深刻的表现。王羲之妙笔对白鹅那完美的自然形态诠释,是感于形,摄神于心,上升到形而上之后的产物。水中之鹅,与王羲之纸上之鹅,是神似,不是单纯的形似。水中畅游的白鹅,那高昂的鹅冠,完美的身体曲线,这样人人熟睹的风景,只有在王右军的笔下才变成传神之鹅。异于他人的是心智之功,绝不是不加思虑的直接临物描摹之举。雨淅淅沥沥的坠入河塘中,雨珠错落地散在水面上,泛开一层接一层的涟漪,必须用书法之道的要求,才能转化为书法作品中的抑扬顿挫节奏和韵律。笔墨纸砚,竟能将自然四方之物的勾勒得如此淋漓尽致,是艺术加工和转化的结果。认识不到这点,就没有搞清艺术的真实与生活的真实的同异区分。书法艺术之所以能称得上博大精深,奥妙无穷无尽,就在于书法文字的形体表达,承载了中华文化的内涵、艺术的真谛、生活的来源。这样的文字,有容纳如此内容的博大空间,才能称之为艺术。

  汉字书法是一条历史的长河。溯流而上,捉摸它最原始的姿态,是乐趣无限的娱乐。我最初发现文字的乐趣,是来源于一个繁体的“开”字,外面是一个门,里面是一个开字。我练习小篆的时候,偶得于《说文解字》:“开字小篆外部是两扇大门,内部为门闩,会两手拉开门闩之意。”简单的介绍,顿然有画面之感。从各种原始文化的图符起,甲骨文,金文、篆、隶、楷、行、草的演变过程,是一个不断的简化,去形留神的过程。它那最精华的、能更集中反映神的部分,被不断浓缩,不断传承保留。学习书法,我不仅学习它的技法,而且要由形探神,了解其演变遵循的内在思想轨迹。越是古老的文字,越接近原始状态,就越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汉字最初胎儿、婴儿、童年、青年又是怎样模样?神秘的无声的符号,有的能让我摸到心跳,有的却又让我怎么也琢磨不透。你们,越神秘越唤起我的好奇,越渴望挖掘出你们的内在本质。从仓颉时代,一路走来的汉字书法,我伴随你,勇敢探索,永不停步,一步步走向瑰丽的书法艺术世界。

  书法只是中国文化的外在符号。单纯地从书法自身去领悟书法之道,只能得到一些浮皮表象的东西。自古以来,没有一个伟大的书法家,是只会写字,不会吟诗赋文的文人。今天的书法家之所以无法赶上古人,是因为学识浅薄,没有文化根基,只会手艺,没有文心。书写技法是形而下的肢体之功,可以由生而熟、由慢到快、由笨到巧。当然,这种匠艺也需下大功夫才能达到缜密地步,上升到形似体美的高度。但是,这只是掌握书法之道的一个方面。判断书家道法高低,就如观看两个窈窕貌美的双胞胎姐妹,只从外形衣着是难以区分的。如果有了高深学识和严格职场训练的巨大分野后,儒雅与粗俗、深刻与肤浅、厚重与轻飘等等,这种难以言传,凝聚着精神和思想的气质性神态,就使两者的形神高下截然分明。笔尖不会撒谎,它描绘反映的往往就是内心世界大小、轻重的真实写照。包裹再严的伪装,终会有暴露的时间和地点。我在执笔临摹时,就好像目睹了现场一般,甚至能感受到书法家紧握笔杆的手温。他们年轻时才薄气盛,恃才孤傲;中年时文丰气厚;晚年时学问深时意气平,求简淡然。这些都从那笔触中,完完整整还原了。千年书法史,告诉我们:书法所涉及的领域,就是书法家必须耕耘劳作的领域;书法探寻之道,在广阔博大的文化海洋中。

  王澍在《娄寿碑》中云:“前人论隶书云:方劲古拙,斩钉截铁。”现在有人致力追求于各种字体“拙”的气息。“大智若愚,大巧若拙。”这种若拙的智慧,不是用笔笨拙,而是气息古,意稚拙,是一种高境界的艺术追求,有返璞归真的意味。我学习隶书时感受尤为深刻。隶书用笔多下沉,是要用极大的力气与耐心去书写。对于这种书法的练习,是不能有半点浮躁而且对人的定力和把握力要求非常高。学习隶书的体验让我明白,一丝不苟,脚踏实地地学习才是正道。现在这个浮华喧闹的世界,却恰恰能锻炼人纯真坦荡沉稳的时机。

  (作者为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16级文博专业学生)

标签 -
网站编辑 - 张盼